第三五一章 稀奇古怪的章节名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24:55
A+ A- 关灯 听书

我看你是想屁吃。

李承乾不着痕迹翻了个白眼,把头扭在一边不去搭理这老妖精。

熟悉老程性子的全都知道这老货人来疯的性子,自然不会接他的话茬,直将个宝货晾在原地眼着一对牛眼发愣。

但不得不说的是,火枪确实让老家伙们十分感兴趣,散朝之后拉帮结伙的跑去六率驻地查看演练效果。

至于李昊答应卖出去的刀箭,谁会在乎,就算他不往外卖,难道每年流出去的还少了?

一个月后,深秋的草原落下第一场雪。

按照以往的惯例,这个时候的草原早已经百里无人烟,各大部落收缩领地,牧民们每天老婆孩子热炕头,过上猪一样的日子。

可是今年的深秋却出现了例外,荒凉的草原上竟然到处都是迁徙的小部落,无数人驱赶着牛、羊,向着距离大唐最近的定襄城而去。

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所有人都听说定襄城来了一位收购鲜奶的富商。

对于放牧为生的草原人来说,他们最不缺的就是鲜奶,若是能用这些没用的东西从大唐商人手中换取钱财或者生活必须品,这个冬天无疑会好过许多。

定襄城城主对这样的情况自然是喜闻乐见,就算没有二王子和突利可汗的推荐,也没有富商献上来的百匹绸缎、万斤美酒,这样能够扩大定襄城影响力的机会也不是他愿意错过的。

毕竟治下的部落越多,他能控制的范围就越大,得到的好处就越多。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于是,这位姓钱的富商便成了定襄城主的座上宾,三天一小宴,五日一大宴,来自大唐的美酒随着豪迈的笑声,流水介的进了这些人的肚子。

这一日,风雪中又是一场大宴,近五十个平方左右的帐篷中生着篝火,篝火上烤着最肥美的羔羊,十余舞姬身着轻纱随着乐声载歌载舞,虽然帐篷外正漫天风雪,里面却是温暖如春。

主位上,定襄城主阿史那图鲁怀抱着来自西域的美儿,高举着酒碗,高声招呼着‘尊贵’的客人:“钱管事,来来来,满饮此杯。”

钱管事自然就是任城王府的老钱,此时的他哪里还有半点在李昊面前的唯唯诺诺,微微一笑,同样举起手中酒碗:“城主海量,小人佩服。”

“哈哈哈……”图鲁闻言哈哈大笑,一口将碗中美酒喝干,重重往桌上一放,大声道:“钱管事,你来我这里也有七、八日了,不知这工坊可曾建好了?”

老钱也是个滑头,手上动作故意慢了图鲁一步,此时见他问话,顺势把酒碗放下道:“不瞒城主,大概还需要一段时间。”

“哦?为何啊,可是有什么困难?”

“这个……”老钱略犹豫了一下,搓着手道:“主要还是人手不够,小人带来的人有些不适应草原的气候,好多人都染了风寒,故而这进度一直快不起来。”

“我当何事,无妨无妨,明日本城主便调些人手过去帮你。哎,你们这些唐人啊,什么都好,就是算是身子骨太弱,像我突厥男人,这样的天气还穿着单衣呢。”图鲁如此配合倒不是因为他真的很好说话,主要原因还是因为眼下的突厥太乱了,他必须为自己将来考虑。

北面,薛延陀已经反了;东面,突利可汗听调不听宣;南面,大唐虎视眈眈;西面,九姓铁勒蠢蠢欲动;内部,大王子、二王子不和。这样的局面下,谁也不知道突厥还能坚持多久,这让图鲁不得不早做打算。

当然,这并不是说图鲁有造反的意思,真要有这样的想法,只要他把城向李二一献,混个刺使之类的官职还是可以的。

“如此可就太好了,我代我家王爷谢过城主!”老钱笑呵呵的举起酒碗,话里话外透着一股会把这里发生的一切全部汇报给任城王的意。

图鲁显然听,自以为走通了任城王的路子,给自己找了一条后路,哈哈大笑:“哈哈哈……,来,饮胜!”

一场大宴下来,宾主大醉而归,钱管事再醒来时已经是第二日的正午。

揉着发涨的脑袋爬起来,从小厮手中接过热毛巾擦了把脸,似是想起了什么:“小童,昨天那定襄城主答应咱们的人手可曾来了?”

小童大概十八、九岁的样子,看上去挺机灵的,见老钱问立刻答道:“已经来了,人都被带到工地上去了。“

“哦。”老钱点点头,吩咐道:“去弄些吃的来,吃过之后,咱们出去看看。”

“哎,我这就去。”小童答应一声,从旁边拿过一件大氅给老钱披到身上,这才掀开帐篷走了出去。

帐外,雪已经停了,寒风吹进帐篷里面,老钱不由自主打了个哆嗦:“该死的天气,怎么冷成这个样子。”

等了片刻,小童回来了,烤肉,奶茶提了一大堆,看的老钱直倒胃口。

摆摆手让小童将东西放到一边,换好衣服,走了出去。

老钱的帐篷就立在距离工坊大概五百步左右的位置,原本他是可以不住在这里的,定襄城中环境再差,多少也有些石屋,怎么也比城外强上许多。

但他实在不放心那些匠人,生怕出现什么差错耽误了事情,于是便在城外弄了帐篷住着,一来可以就近管理,二来……白天累了也好有个地方休息。

好歹也是四十多,快奔五十的人了,身体一天比一天差,也不知道还能再活几年。

远处的工地忙碌异常,近二十来间烘干间同时动工使得那些来自大唐的匠人恨不能把一个人掰成两个使,就算有大量的突厥汉子过来帮忙赶工,看上去进度也并没有快到哪里去。

外面冰冷的空气让老钱的精神一振,昨夜饮酒过度带来的萎靡一扫而空,轻轻在脸上拍了拍,带着小童便向工地走了过去。

任务艰巨,责任重大!尽管不知道京城那位少爷到底想要干什么,但既然自己已经来到定襄城,那就好好表现吧。

“这位贵人!”刚刚来到工地,一个穿着毛皮坎肩的突厥老汉迎了上来,恭恭敬敬上来问好。

老钱回忆了一下,发现自己并不认识面前这突厥老汉,不由皱眉问道:“你是……?”

老汉连忙道:“小老儿是回鹘部落的。”

回鹘人?回鹘人怎么会在这里,定襄城不是突厥的人么?

按下心中疑惑,老钱问道:“你有什么事么?”

放在长安,一个普通的老汉,想要接近老钱都不可能,但这里是突厥,为了不耽误自家姑爷的大事,老钱耐着性子问道。

回鹘老汉似乎看出了老钱眼中的不耐,不由有些退缩,但想到身后还有许许多多的族人,还是咬了咬牙问道:“哦,老汉就是想问问贵人,最近草原盛传大唐的贵人打算收购鲜奶,此事是不是真的。”

老钱点点头:“自然是真的。此事由我家任城王爷和郡马一手操持,绝不至于骗你们。”

回鹘老汉犹豫片刻,又追问了一句:“那……不知是什么价钱?”

说起价格,老钱有些拿不定主意,倒不是离开长安之前李昊没有交待,实在是他觉得自家姑爷给的报价太高了。

身边小童见他不语,嘴快道:“十斤一文钱。”

回鹘老汉面色一喜:“当真?那,那不知能不能以物易物?”

看那老汉的表情,钱管家就知道,价钱报高了,暗叹一声道:“以物易物也可以,但不知你们需要什么东西?”

“布,什么布都行。”

本以为老汉会要些刀剑锅铲什么的,毕竟草原上最缺的就是铁器,而牧民的生活又离不开铁。

可老钱怎么也没想到,回鹘的老汉竟然想要布匹,如此一来倒是让他有些为难:“为何要布匹呢?若我猜的没错,你们最缺的应该是刀剑之类的东西吧?”

“呵呵……”回鹘老汉苦笑一声,叹了口气道:“贵人不知道,若是往年,我们倒真是需要刀剑,但是今年与往年不同。”

“有何不同?”老钱疑惑问道。

回鹘老汉也是个实在人,毫不隐瞒道:“还不都是年头不好,现在才九月初,竟然就下了这么大的雪,天气也冷的厉害,这让我们可怎么活啊。”

老汉一番话说的老钱心中了然的同时,不禁也有些头疼。

好歹也进入草原有一段时间了,老钱知道这破地方除了牛、羊、马匹外什么都没有。

是,牛、羊毛皮拔下来的确可以用来取暖,但就算穿皮袄也得有里子吧,没有里面的布衣,光穿皮袄那不是成了真空装了?天冷的时候,冷风飕飕往里灌,你就是穿八层皮袄也没用不是。

弄懂了老汉为何一定要换布匹,老钱在答应可以用鲜奶换布匹的同时,连忙安排人返回大唐境内的云州,购买一批布匹运送过来。

如此操作顿时让回鹘老汉感动莫名,连声道谢的同时,还不忘招呼正在干活的汉子加把力气。

直到此时老钱才知道,原来那个什么定襄城城主安排给自己的竟然都是些附庸在突厥人周围的回鹘人,至于突厥本部的人,一个都没有调过来。

这不禁又让老钱好一顿郁闷,若不是小童拦着,他已经‘找’定襄城城主‘出气’去了。

时间就这样一点点过去,漠北的天气越来越冷,寒风肆虐草原,每天都会有或多或少的牲口被冻饿至死,甚至有些时候人也会被冻死。

就这,还是老钱时不时大发善心救济一下周围牧民,否则死的人只会更多。

十一月,整个草原全都被大雪覆盖,放眼望去似乎整个世界都变成了白色。

定襄城外,奶粉工坊的周围,汇聚了大大小小二十余个小部落,这些部落加在一起每天都能提供近万斤的鲜奶,其中有牛奶也有羊奶,甚至还有马奶。

随着大量鲜奶被送进工坊,一批又一批生活用品被这些部落换走,用来维持他们过冬所需。

而奶粉工坊每天也会有千斤左右的奶粉产出,这些奶粉被分门别类的包装好,每十天便会送往云州,再由云州派人送往长安。

没人觉得这样会烦,突厥人如此,工坊的人如此,边军同样如此。

对于突厥人来说,工坊就是他们的命,正是因为有了工坊的存在,他们才可以拿着平日里没有半点用处的鲜奶换来生活的必须品,比如衣服,比如柴火,再比如粮食。

工坊的人几乎被这样的天气折腾疯了,巴不得回去云州好好休息一下,所以十日一次运送物资只有表现特别好的人才有机会去押送这些物资,其它人连押送的资格都没有。

最高兴的还是边军,为了节省运费,大部分奶粉会在当地消化掉,而吃军饷的边军就是消化奶粉的大户。

早上起来,一壶热水半斤奶粉再加上一些粮食,足够一伙十人吃的饱饱的,与以前相比钱并没有多花,但营养却上接上了不止一个档次。

没人觉得这有什么不对,甚至一些深入草原的地方,许多部落都在盼着奶粉工坊能够再多开几间,最好一直开进草原深处,也好让他们也享受一下大唐工坊带来的好处。

消息传到金帐王庭,颉利非但没有制止此事,反而兴致高昂的跟自己的死忠炫耀大唐的愚蠢。

既然李二想要花钱帮自己养活百姓那就让他养好了,本汗正好省些心力,省得还要琢磨着去哪里打草谷。

大唐现在的防守力量是越来越强了,打一次草谷收获远不如以前不说,甚至有可能还会赔上不少抚恤。

就是这样,奶粉工坊在定襄城扎下了根,每日向大唐输送着大量的奶分,同时也在用自己的能量影响草原,让越来越多的人知道了工坊的存在。

任谁都没有想过,随着工坊存在的消息越传越广,大量牧民已经开始对大唐心生向往。

而就在此时,驻扎在长安周围的十六卫动了,整整二十万大军分成六路北上,一路向着突厥挺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