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六七章 ?大和尚竟然被抓走了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25:20
A+ A- 关灯 听书

太极宫的御书房真的很大,大到需要安装三台人力空调才能从根本上解决夏天降温的问题,这是李昊对皇帝新家最直观的印像。

抛开这些,皇帝陛下的心情似乎也很不错,估计是自己离开漠北之后,那边又有什么好消息传回来了。

李昊打量李二的时候,虎踞龙盘坐在书案后的李二也在看他,隔了好一会儿才半开玩笑的说道:“这是朕的万人敌回来了,来来来,跟朕说说,力敌千军的感觉如何。”

李昊惭愧的低下了头:“陛下,您就别拿臣开玩笑了,臣这点本事您又不是不知道,力敌千军那都是苏烈和席君买、铁柱他们的事,臣最多就是在后面喊喊口号。”

“呦,你小子还知道不好意思,难得。”李二倒也是个君子,知道杀人不过头点地的道理,又损了李昊一句才转头看了看李承乾:“太子,朕交给你的事情处理完了?”

“是的父皇。”李承乾老老实实的回答着,同时身后随行的太监小常子也恭恭敬敬的上前将厚厚的奏疏放到李二的案头。

“嗯。”李二淡淡扫了一眼,未并翻看,只对李昊说道:“说说吧,今后你有什么打算。”

李昊犹豫了一下,最后决定还是实话实说:“陛下若是无甚大事,臣打算先休养一段时间。”

李二微微一愣,诧异的看向李昊。

这不对啊,这不是他性格啊,难道战场真的这么锻炼人么?

以前的李昊得得瑟瑟,没事都能搅出三份事,现如今怎么这么怂,难道这号被朕练废了?这可不是好现象。

李承乾也觉得李昊有些问题,想说话,却被李二瞪了回去。

“韬光养晦,不错!朕原本还以担心这次北伐在你心中留下什么阴影,现在看来,总算还不错,知道自己应该干什么。”

皇帝就是皇帝,看问题还真不是一般的准,李昊心中苦笑,躬身答道:“谢陛下体谅,臣谢谢过陛下隆恩。”

李二摆摆手:“先别急着谢朕,朕还没有答应你呢。”

没答应?没答应说那么开心干什么。

差点闪到腰的李昊眨着无辜的眼睛看着李二,可怜,弱小,又无助。

满足了自己恶趣味的李二笑的很是开心,敲敲桌上厚厚一堆奏疏道:“你可是这次北伐的大功臣,若是让你回来立刻就回去休养,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朕赏罚不明,是非不分,你可担得起这个责任。”

“不,不至于吧。”李昊苦着脸:“北伐大军这不是还没回来么,现在就论功行赏是不是早了些?”

李二突然沉默下来,隔了好一会儿才语出惊人道:“不早了,颉利已经被抓住了,北伐大军不日便会返京。”

这就抓住了?这颉利也太不争气了吧?我还准备借着大军在外的机会好好休息一下呢。

诶,等等,北伐大军回不回来跟我有什么关系,我现在可是个瘸子。

正打算跟李二好好说道说道,却见皇帝陛下不知从哪里拿出一个黄色的册子,样子有些眼熟,但却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这东西是你和太子鼓捣出来的吧?“李二将小册子递到身后林喜手里,再由林喜交给李昊。

小册子有些旧,边角的位置泛着油光,一看就是经常被人拿在手中摩挲。

李昊拿到手里略一翻看立刻想起这是什么东西了,通关文牒,换句话说就是大唐版护照。

这东西很多往来于大唐与其它各国的商队都有,但款式如此特别的,却只此一份。

摩挲着小册子后面那一段可以让每一个国民感到自豪的字迹,李昊不自觉的想到了那个大和尚,深吸一口气,平静问道:“陛下,臣能问问此物是从哪里来的么。”

李二倒也没卖关子,淡淡道“吐蕃国主派人送来的,准确的说,应该是三个月前有人从吐谷浑带出来的,然后落到了吐蕃人手里,后来又辗转落到了吐蕃国主手中。”

这一圈绕的,李昊反应了半天,才弄明白,敢情那倒霉和尚才刚刚走出国门不久就被吐谷浑人抓走了,可怜的,也不知道现在还活着没有。

“诶,这不是那个叫玄奘的和尚的东西么。”李承乾不知什么时候来到李昊身边,看清了小册子后面的字迹,立刻叫了起来:“那和尚出关都快两年了吧,怎么通关文牒会落在吐谷浑人手中。”

说完这些,李承乾也反应过来:“……该不会这和尚才出关就被吐谷浑抓走了吧?这也太倒霉了。”

相比于正在感叹的李承乾,李昊考虑的则要全面不少,一肘子杵过去:“殿下,和尚倒不倒霉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被抓了。”

李承乾无所谓的说道:“被抓了就被抓了呗,难道还要我们去救他不成。”

本以为李昊会跟自己站在同一战线,结果这位死党却摇摇头,戳着最后面那几行字迹道:“我的殿下,别忘了这后面的承诺,强大的帝国可不会任由自己的子民被人欺凌。再说你看看这通关文牒的破损程度,显然那和尚在被抓的这段时间一直靠着这段话活着呢,若是我们置若罔闻,怕是要寒了这天下百姓的心。”

“啊?!”李承乾反应了一会儿,一甩袖子懊恼道:“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当初弄上这么一句话一定没好事,看看,现在应验了吧。”

李昊苦笑摇头:“当初我也就是觉着这话写着提气,谁知道那和尚真就这么倒霉被人抓去了。”

“那你说现在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大不了把那和尚救回来呗。”

“说的容易,你觉得吐谷浑就那么听话?”

李二煞有其事的看着两个臭味相投小子狗咬狗,笑的很是没心没肺。

隔了好一会儿,轻咳一声道:“好了,你们两个要闹去别处闹去,朕还有公务要处理。哦对了,和尚的事情你们抓紧处理,这事情是你们搞出来的,若是让朕失信于人,当心你们的狗腿。”

从李二那个堪比以前三个大小的御书房出来,李昊捏着下颌陷入沉思,任由李承乾在边上唠唠叨叨也不搭理他。

吐谷浑这地方位于大唐与吐蕃中间,地势说高不高,说低也不低,地理位置也不是什么非取不可的地方,根据李二刚刚的态度来看,显然是不打算将那里收归己有。

这样的话,想把那和尚弄出来的就只能徐徐图之,最好能用谈判的方法将其弄出来。

只是这样一来报复什么的就不要想了。

不过玄奘是个和尚,割肉喂鹰,舍身饲虎,应该不会在意是否报复,对,一定是这样。

既然大和尚不在意是否报复,那么现在需要只要选一个合适的人选,派去吐谷浑要人就好。

打定主意之后,李昊便想与李承乾商量一下,结果一回过神,立刻看到面前一张恼羞成怒的大脸:“喂,李德謇,你到底有没有听到本宫在说什么。”

李昊努力把头向后仰,尽量保持着与李承乾的距离:“啊?!你,你说,我听着呢。”

“父皇把今年展销会的事情交给本宫了,你帮本宫参谋参谋,看看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地方。”李承乾愁眉苦脸的拿出刚刚交给李二的奏疏,塞到李昊手中。

李昊将奏疏拿在手里,一边打开,一边疑惑问道:“这东西你不是给陛下了么?”

李承乾郁闷道:“被打回来了,说是让本宫重新弄。”

几句话的功夫,李昊已经大致把李承乾的‘计划书’翻了一遍,合上之后咂咂嘴道:“嗯,是应该重新弄。地盘还是原来的那些地盘,价格还是原来的价格,再就是加强护卫什么的,新瓶装旧酒一点新意都没有,别说是陛下,换成是我也得给你打回来。”

李承乾急的抓耳挠腮,也不计较李昊的语气,死乞白赖连‘本宫’的自称都不用了:“那你说怎么弄,我这都想了快一个月了,也没有什么好想法。”

李昊摇摇头,语气中满是失落:“唉,你这叫不当家不知柴米贵知道么。”

“我……”如果不是还指望着李昊帮着想办法,李承乾真的很想把他从轮椅上给掀下去。

我可是太子啊,柴米贵不贵跟我有什么关系,老子在皇宫里吃饭难道还要花钱不成。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李昊似是没感觉李承乾的怨气,不紧不慢的说道:“殿下出宫方便吧?”

“嗯。”李承乾没好气的应了一声。

“那走吧,咱们去我那里坐坐,好好合计一下展销会的事情。”

就这样,李承乾与李昊坐上马车离开太极宫去了东市。

直到出了皇城,李昊都没有多嘴去问太上皇李渊搬去了哪里,仿佛之前李二便是一直住在太极宫一样。

李承乾似乎也没有提及事此的想法,两人就这样在心照不宣的情况下坐到了养心斋二楼的茶室,在铁柱将宣纸和笔墨摆好之后,李昊大大方方道:“来吧殿下,帮臣提几个字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