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六八章 ?补习班还是点子王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25:22
A+ A- 关灯 听书

提字是什么鬼?

李承乾满头黑线,本以为弄来笔墨是李昊自己要用,结果没想到是给自己准备的。

李承乾:郁闷,不想写。

李昊:不写我就不说。

大眼瞪小眼,一刻钟后,李承乾果断放弃,抓起桌上的笔,恶声恶气道:“说,写什么。”

“对联。”给李承乾递了个识时务的眼神,李昊笑着说道:“上联是: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下联下:国事家事天下事事事关心。”

李承乾的手顿了顿,诧异看了李昊一眼:“这对联不错啊,有点意思。”

李昊懒得在这种事情上废话,催促道:“快写,墨要干了,一会儿还要重新磨。”

抄来的东西,实在没心思吹牛,等哪天自己写出来一副好对联再说好了。

李承乾也不含糊,笔起龙蛇,很快便将李昊要求的对联写了出来,虽然看上去笔法有些稚嫩,但比某些人可以用来防伪的字迹却要强上无数倍。

“写完了,还有什么,一起说了吧。”李承乾这会儿也认命了,知道李昊不会轻易放过自己,索性豪气的来者不拒。

李昊厚颜无耻的笑笑,毫不客气的说道:“再写一副扁,大唐补习班,麻烦顺带留个落款。”

李承乾并没有马上动笔,皱着眉头问道:“大唐补习班?那是什么?”

“根据字面的意思来说,补就是补充,填补;习自然就是学习;班是范指,至于大唐……,代表了只要是唐人。”

李承乾打断李昊的扯蛋:“本宫知道补习班的意思,我问的是你为什么要弄这么个东西出来。”

李昊耸耸肩膀,摊手道:“我娘常说,人如果闲着没事做就废了,所以我要在休养这段时间给自己找点事做。”

“找点事做就弄个补习班?你想给谁补习?”李承乾随即问道。

李昊……盯。

李承乾:“总不会是我吧?”

李昊拍拍放在桌上的奏疏:“难道还有别人?”

嘿我这小暴脾气,李承乾把笔往桌上一放,抱着膀子……我反盯。

又一刻钟后……。

“你大爷的,写就写,有什么了不起,不过你最好能出个好主意,否则本宫亲自带人来拆你家招牌。”

唰唰……,不消片刻,大唐补习班五个大字外加太子落款跃然纸上。

李昊像是生怕李承乾后悔一样,也不等墨迹干掉,叫过铁柱把几幅字往他手里一塞:“拿出去拓印下来,找长安城取好的匠人做成对联和牌匾,速度,快去。”

望着铁柱匆匆离去的背影,李承乾突然后悔了,狗屁的大唐补习班,我怎么就鬼迷心窍给他提了字呢。

李昊则笑的像是一只刚刚偷到鸡的狐狸,半点也不在乎李承乾的郁闷。

事实上,从打苏醒的那天开始,他就在盘算回到长安之后的事情。

这一次北伐的过程中,自己风头出的有点大,一下子就把不怎么听话的颉利给掀翻了,短时间来说,这的确是件好事,年少多金,功成名就,足够让许多人羡慕一辈子。

可从长远来说,他这么一折腾等于成了出头的檩子,很容易被人集火。

故而回到长安之后,他先是装伤,接着又跟李二请假回家休养,为的就是能够韬光养晦,让世人慢慢把自己做过的一切慢慢忘掉,重新旧于平庸。

但老话说的好啊,是金子在哪里都发光,李昊很清楚自己的优秀就算是在家养伤也很难藏得住,嗯……好吧,李昊必须承认,自己就是那种一天不折腾就浑身不舒服的性子。

于是他就想到了开个补习班的主意,既能让自己的优秀发挥余热,又可以不引人注意,最关键的是赚钱、交友两不误不说,还可以避免像老娘说的那样,把人给待废了。

嗯,我真是太聪明了,一举数得。

李承乾实在有些看不下去李昊得意的嘴脸,重重咳了一声:“咳,李德謇,咱们是不是该谈正事了?”

“什么正事?”正在走神的李昊憨憨的问道,随即就看到李承乾的黑脸,连忙纠正“啊,哦,对对对,正事。那个关于展销会呢,我觉得应该这样……。”

良久……。

李承乾:“咋样,你道是说啊。”

李昊郁闷的摆摆手:“别吵吵,我这不正想呢么。”

李承乾:……。

我刀呢,老子想杀人。

好在这次李昊想的比较用心,很快便开口说道:“殿下,你觉着咱们大唐办展销会的目的是什么?”

四下里没有外人,李承乾自然不用端着太子的架子,露出苦恼的表情:“那还用说,当然是赚钱。”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再漂亮的美女也要拉粑粑,再有气质的皇太子也要为钱所困,这是没办法的事情,李昊感同身受的点点头:“殿下目的明确,那么接下来的问题就好解决了。”

李承乾道:“如何解决?”

“简单,羊毛出在羊身上。”李昊说着,打开李承乾写给李二的奏疏,指着其中一处说道:“殿下且看这里,入园人数这一项。”

“怎么了?”李承乾按头过去看了看,发现上面写的数字似乎并没有错。

“难道殿下不觉得那些来参加展销会的商户来的人太多了么?这严重影响了参加展销会观众的情绪,商户来了那么多人,观众是看商品还是看人。”

“可是商户需要护卫,有很多商品都是非卖品,若是丢了……。”

“丢了不怕,我们可以给他们保险嘛,入园的时候按照商品的数量缴纳一定的保险费用,出了问题我们可以包赔,另外护卫问题我们也可以解决,宫里的大内禁军怎么样,长的帅,气质好,重要的是能打,只要出钱我们可以派出禁军给护着他们。”

李承乾的眼睛顿时就亮了,虽然不知道保险具体的含义是什么,但缴纳保险费等于收钱却是简单易懂,另外还有派出禁军当护卫,这简直就是神来之笔,一来排面高,二来还能继续收钱。

“哈哈哈……德謇,你可真是我的智多星啊,不费吹灰之力就想到了这么好的赚钱……呃,不是,是营销手段。”

李昊撇撇嘴,这算什么手段,小意思而已。

真要捞钱,咱家办法多的是。

李承乾敏锐的把握住了老友的表情,主动抓起茶壶给李昊倒了一杯热茶,凑到他身边说道:“快快快,还有什么法子,说说。”

“法子当然有,比如说为了制式统一,我们可以制作一批款式统一的柜台租出去,椅子、板凳什么的也必须统一,这个同样可以租用,至于价格,殿下看着办就是。”

黑,真黑!小常子当初可是亲眼看着李承乾写奏疏的,当时他就觉着殿下把一块长宽各三丈的地皮以每天五百贯的价格租出去就够黑了。

可没想到,面前这位更黑,竟然连桌椅也要收钱,这已经不是办展销会了,完全是在抢钱好不好。

不过,这想法也就是在脑子里转了一圈便被小常子抛到脑后去了,李昊黑不黑无所谓,关键是丫能跟太子称兄道弟,这样的人物绝不是他能评论的。

再说就算收钱又能怎么样,觉着贵大可不来参加嘛,现在的展销会可是一位难求,有多少人可着劲的往东宫里塞钱想要提前定一个位置而不得呢。

李承乾同样有种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的感觉,连连拍打李昊的肩膀:“德謇啊德謇,要我说你干脆把那个什么大唐补习班换了算了,我再给你重新提幅字,就叫大唐点子王。”

屁的点子王,一点逼格都没有。

李昊的脸顿时一黑:“不用,我觉着补习班就挺好,挺适合我的。还有,殿下别忘了,补课是要交钱的,一会儿麻烦把帐结了。”

李承乾手上动作一停:“啥?就凭咱俩这关系,你还跟我要钱?”

李昊重重一点头:“当然,亲兄弟还明算帐呢,别说是殿下你,就是陛下来了,该给的钱也一文不能少。“

李承乾抓狂道:“你掉钱眼儿里了!”

“不好意思,我还有一大家子人要养活,如果人人都来套关系,家里人吃什么。”

养你大爷,满长安城,除了国库和皇宫就你家最有钱了好不好。

再说,你以为你人缘有多好,还人人都来套关系,亏你也好意思说出口。

李承乾郁闷的做了两个深呼吸,做了个投降的手势:“好,本宫今天算是被你打败了,你说个价吧,本宫看看能不能出得起。”

“殿下你的事情不大,咱们关系又这么铁,我给你打个对折,五千贯。”

李承乾:“……”

这价格报的可不是一般的黑,就说了那么两句话,五千贯,这还是打折的价格,你特么不如去抢好了。

呃……不对,就算是抢也没有这么快的,毕竟五千贯堆在一起可是老大一堆,想弄走都不是很容易。

咬了咬牙,李承乾眼珠一转,换上一副笑脸:“成,五千就五千。不过德謇,刚刚本宫给你提字……,这润笔费你总得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