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七一章 ?一点小风波(上)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25:26
A+ A- 关灯 听书

这丫头怎么回事,我也没说什么啊,咋脸红成这样。

李昊瞪着两只无神的大眼珠子,神游物外,努力回忆着自己刚刚是否说过某些不得体的话。

最终,没有,我什么都没说过,肯定是这丫头自己想歪了。

“那个,雪雁啊,既然你已经答应了,那咱们就商量一下接下来的事情。”

岔开话题,李昊拿起一团棉花放在掌心。

李雪雁定了定神,抬起头:“什么事?”

到底是大户人家出来的妹纸,适应力就是比一般人强,随着话题的转换,人也变的平静下来。

李昊摆弄着手里的棉花说道:“此物虽然有着保暖的做用,但因为里面有棉籽存在,使其使用价值大大降低,若是使用人力将棉籽分离出来,其成本必然成倍提高。”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那怎么办?”李雪雁的声音有一丝关切。

她现在已经的立场完全倒向了李昊这一边,想的,做的全都是以自己面前这个男子为中心,智商开始直线下降。

只是李昊此时的心思全都在棉花上面,并没注意到女孩的异常,自顾自说道:“所以我们需要一种叫脱籽机的机器,用机器来代替人工,只可惜,这种机器眼下还是镜中花,水中月,必须有人来研究。”

机器……,研究……,李雪雁不禁生出一股无力感,这可不都不是她擅长的。

大唐的女人虽然有不爱红妆爱武妆的习惯,但大部分女性还是比较传统的,最多就是平时稍微涉足一些三纲五常,儒家经典,更多的时间还是放在研究相夫教子以及女红方面。

所以当李昊提出研究机器的时候,李雪雁瞬间陷入一种自责的状态,讷讷道:“可,可是我不,不懂。”

“啊?”李昊原本还想接着说下去,被李雪雁这么一打岔,脱口道:“这跟你懂不懂有什么关系,难道你还想亲自研究这个?”

说者无心,听着有意,李昊的无心之语立刻让女孩嘟起了嘴。

什么意思嘛,这是不相信本姑娘?

虽然本姑娘的确不擅长这个,可你也不能这么直接吧。

好在雪雁郡主并不是那种娇纵的性子,借着梳理鬓角长发将不忿的表情掩饰下去,轻声问道:“那德謇你的意思是什么?”

李昊总算是听出女孩语气中的不快了,苦笑道:“我的意思是把这个任务交给技术学院那帮家伙,让他们找个时间去研究,你若是有时间最好能帮我督促一下,让他们加快点速度,力争用半个月的时间搞定。”

技术学院么?那里可是大唐最神秘的地方,甚至就连皇宫都无法跟那里相比。

太极宫虽然戒备禁严,可只要李雪雁愿意,大部分地方她都是可以去的。

但技术学院则不然,若是没有陛下的手令,除了面前这个家伙,其它人就算是太子都没办法进那座设立在城外,占地数亩的混凝土城堡半步。

想着,李雪雁热切的问道:“你的意思是,我可以随意进出技术学院?”

“呃……,也不是那么随意,有些地方还是不能进的。”李昊尴尬的摸摸鼻子。

这倒不是他小气,实在是技术学院眼下有着太多的秘密,实在不是一个可以任人参观的地方。

远的不说,就说大概占地五百亩的火药配方试验室吧,那里就包括了硫酸、硝酸工坊,无烟火药工坊等五、六个工坊。

这些地方就算不怕配方泄露,单就甚至危险性来说,也不是一般人可以去参观的地方。

更不要说在技术学院里面还有许许多多稀奇古怪的试验项目,从涉及民用的造纸试验工坊到军用的冶金材料配方试验工坊不一而足。

李雪雁虽然不知道技术学院里面有什么,但也知道自己刚刚的表现让李昊为难了,琼鼻微皱哼了一声道:“好啦,我就是那么一说,弄的好像谁稀罕进去看似的。”

“嘿嘿……”李昊讪笑一声:“其实也不是不能看,主要是里面很多地方都太危险,一个不小心死上百十人都是轻的,所以能不参观还是不要参观的好。”

白了口不对心的李昊一眼,李雪雁聪明的主动岔开话题:“对了,除了你说的那个脱籽机,还有其它事么。”

李昊点点头:“当然有,脱籽机的事情其实并不那么重要,让你负责只是为了更好的了解一下这些设备的生产过程,更主要的是我打算弄一个专门销售这类机械的商行,你若是有兴趣的话,可以交给你来负责。”

以李雪雁的聪明,敏锐的抓住了李昊话里的重点:“这类机械?都有什么?”

“眼下嘛……,只有一种,纺纱机。纺纱的速度可以达到以前的十倍往上,如果你有兴趣可以把这个带去展销会,相信一定能卖出个好价钱。”李昊说这话的瞳孔几乎都是方型的,此时他的脑子里已经没了其它任何东西,有的只有钱。

李雪雁被盯的有些不好意思,再次低下头,半晌才道:“如果你信得过我,那就把这件事情交给我吧。”

“好,那就这么说定了,明天这个时候你来找我,我带你去技术学院看看,了解一下情况。”见李雪雁答应,李昊一高兴,直接下了逐客令。

不过话说回来,他这也是被逼无奈。

俗话说的好,一文钱难倒英雄汉。

想当初,锏打三州六府的秦琼秦二爷为钱所困,连心爱的黄骠马都卖了,李昊自认比不上爷,也没有马可卖,所以只能把心爱的纺纱机给卖掉。

诶,等等,我刚刚干了什么?

看着空无一人的房间,李昊突然反应过来,似乎,好像……刚刚把某人给得罪了。

……

去往任城王府的路上,李雪雁轻咬着下唇,手中绣帕几乎被绞成一团麻布。

臭木头,烂木头,傻木头,人家好心好意去看你,你不说谢谢也就算了,竟然连句好听的话都不会说,除了要求人家干这个就是要求人家干那个,难道我堂堂郡主就是你的使唤丫头不成。

梅香并不知道自己离开以后房间里发生了什么,看到李雪雁心事重重的样子,忍不住问道:“郡主,您这是怎么了?莫非是与世子闹矛盾了?”

“莫要跟我提他,这个不解风情的家伙。”李雪雁哼了一声,嘟着嘴说道。

梅香嘴角抽了抽,都肥水不流外人田了,咋还不解风情?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本待再问,冷不防‘轰’的一声,马车猛然一阵剧烈的颤抖,巨大的撞击让车厢里两人堪堪跌倒,还没等李雪雁与梅香反应过来,便得到有人高声骂道:“你这人怎么驾车的,没长眼睛嘛!”

接着便是自家车夫老覃的声音:“瞎了你的狗眼,任城王府的马车你都敢撞,伤了我家郡主,让你全家抵命。”然后,马车的车厢被人在外面拍响,老覃的声音传了进来:“郡主您和梅香姑娘没事吧?”

“没事。”李雪雁轻咬贝齿回了老覃一句,在梅香的搀扶下坐了起来,对她冷然说道:“你出去看看对方是哪个,竟然连任城王府都不放在眼里。”

她虽说性格恬静不喜惹事,可再怎么说那也是堂堂郡主的身份,这会儿马车被人撞了,对方不道歉不说反而开口就骂,这让她如何忍得了。

梅香也不是怕事的性格,得了李雪雁的交待,起身便掀开车帘走了出去,站在车辕怒斥对方车夫道:“你是谁家的下人,让你家主事的人出来答话。”

声对,对面马车的车窗帘子一挑,露出一张吹弹可破的俏脸,理也不理梅香,只对着李雪雁的马车说道:“雪雁姐好大的威风,一个婢女竟然也能随意呵斥小妹,倒是让小妹好生难堪。”

熟悉的声音让车厢里的李雪雁微微一愣,挑开车窗的帘子,冷冷看着对方:“真没想到,竟然是你,候萱萱。”

“可不就是我么。”对面女子嫣然一笑,如百花绽放,轻理云鬓道:“雪雁姐姐这是跟准生这么大的气,闹市之中马车行的如此之快,这也亏得小妹家的马车结实,换成别人家的怕不是要被撞散了架。”

候萱萱,兵部代尚书候君集之女,充分继承了其父霸道的一面,又仗着自己漂亮,从不把与自己同代的妹纸放在眼中,甚至还曾放出豪言,太子妃之位非她莫属。

总之,这丫头是就是属于那种狂到没边,很不招人喜欢的类型。

当然,这仅限于女人,至于男人,长安城有半数的狂蜂浪蝶对此女趋之若鹜。

李雪雁自然也是很不喜欢此女,当下眉头一皱,不屑道:“候萱萱,少在那里惺惺作态,路这么宽,撞上了也是怪你家车夫不长眼睛。”

候萱萱显在并没把李雪雁放在眼中,嗲声嗲气道:“哎呦,听雪雁姐这话的意思是这路是你任城王府的呗,撞了白撞对吧。啧啧啧,还真没看出来,雪雁姐也有如此霸道的一面呢。”

“你……”李雪雁被气的杏目圆睁,却不知道应该如何反击,样子看上去好不委屈。

候萱萱见状,露出胜利者的微笑,随手把车帘一放,语带不屑道:“车夫,走吧,任城王府的人呢,咱们惹不起。”

候家车夫嘿嘿一笑,语中带刺:“小姐坐稳了,当心再有不长眼的撞上来,伤了您的玉体。”

马蹄声响,车声远去,巨大的撞击似乎并没有给候萱萱的马车造成任何损伤,反倒是李雪雁的马车被撞坏了车轴,想走都走不了了。

车夫老覃在检查了车轴之后,苦涩的道:“郡主……,老朽该死,让郡主受委屈了。”

“罢了,此事与你无关,刚刚是她故意撞上来的。”李雪雁强忍住心中委屈对老覃摆摆手。

“郡主……”梅香这个时候也回到了马车里面,很是不忿的道:“刚刚为什么就那么容易的让她走了,这种人你让她一次,她下次还会变本加厉。”

李雪雁苦笑着摇摇头:“不让她离开又能如何,难道我还能在这大街之上当着那么多百姓的面与她撕打不成。”

“可……”

“算了,我们先回去吧。”李雪雁止住梅香后面的话,走出车厢顺着踏板下了马车,独自向前走去,背影显得有些孤单。

她何尝不想狠狠教育一顿对面那个不知好歹的女人,可是教训了之后呢,你让别人怎么想。

其它人又会如何传。

会不会有人故意借此机会来中伤李道宗。

任城王,表面上看似风光,可背地里李雪雁却知道父亲每时每刻都在如履薄冰,生怕有什么传言引起皇帝陛下的误会。

所以她不是不能将那个女人留下,而是不敢。

……

就在李雪雁一路委屈着步行走回任城王府的同时,候府的马车停在了卫公国府的门前,盛装打扮的候萱萱在侍女挑开车帘后,莲步款款走下马车。

抬头望了一眼卫国公府的匾额,转头对身边侍女道:“去递上我的名帖。”

“诺!”侍女乖巧的应了一声,自袖中取出烫金的名贴递于守在门口的侍卫:“去通知你家世子,就说候府萱萱小姐来访。”

守门的侍卫也是个有眼色的,见候萱萱气派非常,小心的将名贴接了,正打算送进府中,却见自家少爷正自里面出来,慵懒的样子与外面站着的候萱萱形成鲜明的对比。

“萱萱小姐?我好像不认识她吧?”从侍卫手中拿过名贴,放在眼前看了看,李昊随手又递还给了正自好奇打量自己的侍女,打着哈欠道:“告诉你家小姐,就说我不在。”

侍女:“……”

侍卫:“……”

候萱萱:“……”

你还敢再敷衍一点不,当着人家的面说自己不在,亏你说得出口。

迈步拦在李昊的面前,候萱萱微微仰头,与李昊对视巧笑嫣然:“世兄何必拒人于千里之外呢,萱萱这次前来可是有要事与世兄商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