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七零章 ?肥水不落外人田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25:25
A+ A- 关灯 听书

好吧,爱咋咋地吧,反正事情已经过去了,说什么都没用了。

李昊摇摇头,感动什么的肯定有一些,但却没有必要说出来。再说以铁柱的性子,就算说了能不能听明白也是未知数。

回到家,跟红拂打了个招呼,便以累了为借口,滚回房间美美的睡了一宿。

再睁眼,已经是第二天上午。

床榻边上,一个靓丽的身影正背对着自己低头忙着什么,不远处,一身侍女打扮的梅香正朝自己看过来。

见到梅香,李昊立刻反应过来床边坐的是谁了,给她递了个禁声的眼神,坐床上坐起来,盯着床边女子拿在手中的东西瞅了一会儿,突然咳嗽了一声:“咳。”

“啊!”李雪雁被身后传来的声音吓的发出一声惊叫,转回身才发现竟是李昊醒了,嗔怪的瞪了他一眼:“醒了就知道吓唬人。”

“嘿嘿……”李昊讪讪一笑,指了指李雪雁手中的东西,岔开话题道:“你这寒鸦戏水绣的真不错,费了不少功夫吧?”

李雪春:(???)。

“噗哧……”梅香忍不住笑出声来,提醒道:“世子,那是鸳鸯。”

“呃……,这个,刚刚睡醒,眼睛还有点花,一时没看清。”李昊挠挠头,更尴尬了。

“算了。”苍白无力的解释让李雪雁无力的垂下手中还未绣完的帕子,幽幽道:“本就是练习之做,看错了也没什么。倒是你,我听说你在漠北受了伤,不知好些了没有。”

“都是以讹传讹,当时我身边六千多人呢,怎么可能有人伤得到我。”为了不让李雪雁担心,李昊撒了个善意的谎。

再说漠北之战真要说起来也有些麻烦,李昊并不想在这样阳光明媚的日子里聊那些煞风景的事情。

李雪雁不知是真信了还是假装信了,轻轻点头道:“如此就好,以后记得不要再这般逞强了,万一你要是有个……。”

说到这里,可能是觉得后面的话有些不吉利,李雪雁理智的停了下来,房间中的气氛也随之变的尴尬起来。

虽然之前李二曾经有过要给二人赐婚的举动,不过当时因为李昊的原因耽搁了一下并没有真的赐婚,故而真要说起来,两人之间实际上没有任何关系。

如今孤男寡女同处一室,其中还有一个没起床的,嗯……,怎么说呢,反正挺尴尬。

最后还是李雪雁先开口:“你先休息吧,我跟梅香走了,过几天再来看你。”

“哎,等等。”见李雪雁要走,李昊突然反应过来自己还有事要跟她说,连忙将其叫住:“你先在外面等我一下,等我换好衣服有事跟你谈。”

“嗯,好的。”听到换衣服,李雪雁的俏脸微微泛红,加快脚步走出了房间。

梅香离开的时候倒是面不改色心不跳,无它,唯见多识广尔。

大背心,套头衫,外面再来一套运动装,片刻之后李昊已经把自己收拾一新,重新将外面的主仆二人请回了房间。

大唐的风格就是兼容并蓄,外面大街上光膀子穿皮裤衩的都有,像李昊这样的穿着倒也没引起过多的注意。

李雪雁在回到房间之后,只是淡淡看了他一眼,便安静的找了一个地方坐下,静静看着李昊。

“那个……”李昊站在屋里走了两圈,又向外面看了看,这才想起铁柱昨天就被自己打发回家照看老婆孩子去了。

从打之前把兰铃安排到庄子上帮忙,李昊的小院就再也没有安排什么侍女之类,眼下铁柱又不在,所以整个院子便只有他一个人了,来了客人连个端茶送水的都没有。

梅香看出李昊的尴尬,展颜一笑:“世子先与郡主坐吧,我去后面厨房看看。”

李昊能说什么,只能点点头。

待到梅香出去了,李昊这才一拍脑袋,对李雪雁说道:“对了,我给你看些东西。”

这个呆子,木头,傻瓜……,美丽的雪雁郡主纵然脾气再好,多少也有些抓狂。

此时此刻,气氛如此和谐,环境如此宜人,难道不应该是情话绵绵,郎情妾意么?为什么这个家伙却像个傻子一样,非要弄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正郁闷着,李昊已经打开房间里的柜子,从里面拿出一个包袱,打开之后,露出里面一套衣服和几团颜色雪白的白叠子。

“这是什么?”李雪雁的注意力被包袱中的东西吸引,暂时忘记了李昊的不解风情。

李昊这个时候已经将包袱里的东西全都拿了出来,一件一件摆到床榻之上:“这两套衣服我分别叫它们棉衣和羽绒服,至于这些白色的,是白叠子。”

白叠子又轻又软,白白的很是可爱,李雪雁只看了一眼便喜欢上了,拿起一团放在手心里,眼中带着星星:“原来这就是白叠子,看着真可爱。”

“小心点,这是没脱籽的,会扎手。”李昊嘱咐了一句,自己也拿起一团,剥开外面白色的棉絮,露出里面黑色的棉籽道:“这些棉籽长在棉絮里面,想要剥离出来非常麻烦。”

李雪雁并没有如同一千多年后的小女生一样问出‘白叠子这么可爱,为什么要给它脱籽’的问题,反而看向李昊:“你是打算做棉布生意?”

“不是棉布,是棉衣。”李昊摇摇头,纠正道。

“绵衣?”李雪雁皱起眉头。

看着李雪雁的表情,李昊就知道她一定是误会了什么:“不不不,此棉非彼绵,我说的棉衣并不是丝绵制的衣服,而是木棉。”

听着李昊的解释,李雪雁更加迷惑,女孩聪明归聪明,可在没有见到实物的情况下,还是有些理解不上去。

李昊索性直接拿起一边从漠北带回来的棉衣往女孩身上一披:“这个就是我说的棉衣,你穿着出去试试。”

漠北带回来的棉衣样子肯定不会好看,不过却是李昊在回程的时候弄出来的,倒是没有别人穿过。

可李雪雁却并不知道这棉衣的来历,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被披到了身上,只以为这衣服是李昊的,心底顿时涌起一股说不出的感觉,红霞飞快爬上俏脸,轻嘤一声,不敢面对李昊,起身快步走出了房间。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直到站在院子里,一颗心还在扑通扑通的乱跳。

想到刚刚披衣上身的亲密一幕,她是真的有些搞不懂李昊这家伙到底是真呆还是假呆了。

说他真呆吧,他送给梅香她们几个的诗写的是真好,好到让她这个未来的主母都有些嫉妒。

说他假呆吧,这种随随便便把自己的衣服披在一个女孩身上的行为岂是能轻易做的。

想着想着,李雪雁不由呆了,慢慢的忘记了时间。

直到梅香从外面回来,惊声问道:“郡主,你怎么会站在外面,当心染了风寒。”

“啊!”李雪雁这才反应过来,似乎,好像自己已经在外面待了好长时间。

可是……为什么自己一点都不觉得冷呢?

在梅香的提醒下,李雪雁很快发现了问题,这才有时间把精力放到身上披着的棉衣上面。

正月的长安依旧寒意十足,就算是在正午,在外面待的时间长了,也会让人冷的浑身发抖。

可是自从披上棉衣开始,就没有察觉到一丝寒冷,也正是因为这样,她才会有那么长的时间胡思乱想。

“郡主,你身上的衣服好丑。”梅香见李雪雁不说话只顾着看身上的衣服,忍不住嘟囔道。

“你不懂。”到底是皇族子弟,哪怕不用李昊提醒,李雪雁也意识到了棉衣的好处,淡淡丢下一句话便回身进了房间。

李昊此时正无聊的扯着棉絮,桌上已经摆了大概三十多颗黑色的棉籽,见李雪雁回来了,笑着对她道:“怎么样,这棉衣还不错吧。”

“嗯,披在身上很暖和。”李雪雁目光烁烁的看着李昊:“你真厉害。”

李昊呵呵一笑:“呵呵……,我厉害你又不是第一天知道。”

梅香:“……”

这是在当着我的面开车么?

好在李雪雁是个单纯的妹纸,并没意识到李昊这句话的其它含意,娇嗔着白了他一眼道:“就知道吹牛。”

李昊眨眨眼睛,不得不承认,面前这个女孩的确很漂亮,一颦一笑都那么动人,尤其那一记白眼,电的他浑身发麻,连下一句话该说什么都忘了。

见李昊一直盯着自己看,李雪雁的脸再次红了起来,嗔怒道:“呆子,看什么呢。”

李昊条件反射道:“看美女呗。”

“你……”原本还在埋怨李昊不解风情的女孩大窘,狠狠一跺脚:“你再这样我不理你了。”

梅香眼瞅着架式不对,暗叫一声受不了,不声不响的退了出去,顺带着关上了房门。

偏偏屋内二人谁也没有觉察,李昊依旧笑的是没心没肺,李雪雁窘的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

良久之后,总算李昊有点良心,没让姑娘过于失态,主动岔开话题道:“肥水不落外人田,棉衣的事情我不打算交给其它人,不如由你来打理如何?”

肥水不落外人田么?这是把我当自己人?

雪雁郡主几乎把头垂到胸口,用自己都勉强能够听到的声音呐呐道:“好,好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