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七三章 ?花钱如流水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25:29
A+ A- 关灯 听书

长孙皇后的懿旨发的很快,就在第二天中午,宣旨的太监登门,薄薄一张黄绢,改变了候萱萱的身份。

消息传开,羡慕者有之,嫉妒者有之,兴灾乐祸者亦有之。

不知情者眼中,皇后义女的身份代表了一步登天,以前一个国公之女的身份便候萱萱在长安横行无忌,如今又多了一层这样的身份,岂不是变本加厉。

知情者眼中,皇后义女的身份无疑是一份枷锁,若候萱萱再敢像以前那般胡为,别的不说,只要去皇后娘娘那里告状,绝对一告一个准。

据某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下人言说,候家大小姐在接到懿旨之后,除了进宫拜谢,数日未曾再出过房间一步。

李昊并不知道这个几乎火遍长安的消息,事情发生的当天,他正带着匆匆赶来汇合的李雪雁前往技术学院。

一路上,堂堂卫公世子脸皱的跟包子差不多,好像有人欠了他好多钱不还一般。

李雪雁见他不说话,也不出言打扰,只是看着窗外呆呆出神,不知在想些什么。

直到马车停下来,外面传来陈蒙的声音:“少爷,到了。”

“唔,这么快。”回过神的李昊这才反应过来,一路上似乎冷落了佳人,歉意的笑道:“不好意思,刚刚想事情走神了,雪雁不要见怪。”

李雪雁摇摇头,依旧是心事重重的样子:“没事,正好我也想些事情。”

若放在平时,李昊一定会注意到李雪雁的不同之处,奈何回来这几天事情太多,记他把大部分精力都放到了技术学院上面,以致忽略了女孩的感受。

说话的功夫,陈蒙已经安排人把挂在马车后面的轮椅抬了下来,扶着李昊坐了上去,亲自推了,向着不远处水泥路尽头走去。

路的尽头是一面高达两丈的灰色墙体,上面每隔十丈便有一座不大的半开放式塔楼,隐约间可以看到塔楼里黝黑的火炮。

除开那些塔楼,平日里并不常见的八牛弩在墙上几乎随处可见,每架八牛弩的边上,还有十余身披铠甲的禁军,刀出鞘,弓上弦,警惕异常。

灰色墙体的下面是宽达数丈的大门,大门上方是大唐技术学院六个大字,两侧各站着二十名背着火枪的禁军,身型笔直,目光炯炯。

“这就是名动长安的大唐技术学院?”望着前面戒备森严的建筑,李雪雁咋舌叹道:“便是皇宫的戒备也不及此吧。”

李昊笑着道:“不一样的,皇宫禁军守的是皇上,这里禁军守的是未来。”

“未来……”李雪雁隐约间像是明白了什么,仔细一想似乎李昊又什么都没说,本待再问,等在门口的几个老道士已经迎了上来。

为首一人面色红润,气宇轩昂,对着李昊与李雪雁稽首道:“贫道见过世子,见过郡主。”

看清来人的李雪雁露出惊讶的表情,连忙回礼道:“袁道长不必多礼,雪雁见过袁道长。”

“咦,雪雁识得袁道长?”李昊诧异问道。

“当然,袁道长神算之名长安城谁人不知谁人不晓。此前长安多有奇怪为何许久不见袁道长之言,没想到袁道长却是在这里安身。”李雪雁似是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袁天罡,语气中带着异常的兴奋,模样看上去颇后些后世追星族的味道。

“郡主过奖了。”袁天罡口中客气,表情却显得很是受用,看了李昊一眼道:“刚刚我观世子行动无碍,不知为何要坐这带轮子的椅子?”

别说袁天罡,就连跟在他身后的几个老道也是满头雾水。

他们刚刚可是亲眼看着李昊走着从马车上下来的,腿脚不知道有多灵活。

“因为我懒呗。”李昊敷衍着说了一句,显然并不打算给袁天罡解释自己为什么要坐这东西。

袁天罡被李昊怼的哑口无言,讪讪一笑道:“是贫道失言了。”

倒是李雪雁有些看不过去,横了李昊一眼道:“德謇,袁道长是道门高人,你怎能如此无礼。”

“无礼?!”李昊突然深吸一口气,咂咂嘴道:“老袁啊,你觉得本世子失礼了没?”

“呃……,没,没有。”袁天罡飞快的摇头,陪笑道:“世子宽宏大量,世间罕有。”

诶?这还是以前那个高傲的袁道长么?

看着面前唱双簧般的两人,李雪雁觉得脑子有些不大够用。

记忆中这位道长可是连父亲李道宗的面子都不给,怎么在李昊面前却笑的如此……呃,猥琐,对,就是猥琐。

这里面莫非有什么不为人知的隐情?漂亮的眸子在李昊与袁天罡两人身上扫过,李雪雁总觉得这两人之间似乎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李昊似笑非笑的点点头,抬手指了指不远处的大门:“走吧,咱们进去再说,这外面实在太冷了。”

“是是是,世子请!”袁天罡如获大赦,挤开陈蒙,亲自上阵推着李昊进了名动长安的大唐技术学院,身后除了那几个老道和李雪雁,其余之人尽被拦了下来。

随着一点点深入其中,技术学院在李雪雁面前揭开了神秘的面纱。

高墙之内是一条三丈宽的水泥路,路的两侧栽种着粗大的梧桐,每隔一段主路就会出现一个分叉口,路口的位置是指示方向用的路标。

顺着那些小路向远处望去,可以看到一些园林景观,或是人工湖,或是假山凉亭,在那些苍松翠柏的掩映间,一座座制式相同的三层小楼矗立其间。

机械一院,机械二院,化工院,生物工程院,医学院……,一路走来各式各样的院系看的李雪雁眼花缭乱,心中对技术学院的好奇欲发强烈起来。

在经过第一个路口的时候,李昊等人向左转入小路,在穿过一片箭竹林,进入写着机械一院的小楼。

李雪雁本以为小楼里面会是一个又一个的房间,可进入大门之后,里面宽大的空间彻底改变了她的想法,注意力也被摆在一起的五台造型别致的机器所吸引。

“这就是我要的纺纱机?怎么才四个锭子。”四下里没有外人,李昊索性也懒得再装了,直接从椅子上站起来,来到那几台机器边一边打量一边问道。

纺纱机是李昊根据记忆中珍妮纺纱机的结构仿制的,原本他给袁天罡的图纸是可以同时纺十个纱锭的,结果没想到实物竟然只能纺四个。

被质问的袁天罡苦涩一笑:“世子,不是老道我不想打造十锭的纱机,实在是你这东西太过犀利,弄出来有伤天和,老道……不敢啊。”

“什么意思?”李昊皱了皱眉。

袁天罡道:“世子,依老道来看,此物生产出来,你一定不会卖的很便宜吧?”

“老袁,就算我想卖的便宜,你能答应?”李昊意有所指的反问道。

“不能,贫道还指望着这东西能卖个好价钱,用来填补亏空呢。”袁天罡愁容满面的说道:“可是,此物贫道找人试过了,只一台就可顶上以往普通民妇五到六人的工作量,若是按你十锭的要求,只怕能顶普通民妇十六、七人的工作量。

可世子您想过没有,此物只一台便可顶十多个人,若是卖的多了,市场上必然会在短时间内充斥大量纱线,最终导致纱线价格一降再降。对于那些大商人来说或许没什么,可是对于那些小门小户的纺纱户来说,那就是灭顶之灾啊。”

“呵呵,想不到,老袁你竟然懂得米贱伤农的道理。”李昊颇有些意外的拍拍袁天罡的肩膀,大有孺子可教的意思在里面,可就在下一刻,话锋突然一转道:“可是谁告诉你我要把这东西卖给大唐的商人了。”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原本还沉浸在悲天悯人中的袁天罡霎时没了主意:“啊?不,不是卖给大唐商人……”

李昊郁闷道:“废话,本世子少读史书,岂不知米贱伤农,怎么可能故意坑害我大唐自家百姓,你……你说你这事办的让我说你什么好。”

袁天罡听李昊这样说也傻眼了,结结巴巴道:“那,那现在改还来及得不?”

“怎么可能来得及,展销会还有两天就要开了,你别告诉我两天你能弄出十台标准的纺纱机,你要是能弄出来,以前的事情咱们既往不咎。”

袁天罡站在原地讷讷无言,两天时间别说十台,就算弄出一台都勉强。

李雪雁看的有些不忍心,上来将李昊拉到一边,小声道:“德謇,袁道长可是长安的名人,你这样欺负他若是传出去怕是要影响你的声誉。”

“哎呦,我的小姑奶奶,您是从哪看出我在欺负他的?”李昊懊恼的抓抓脑袋,痛心疾首道:“合着这老不死的半年时间花我五十万贯,我还不能说他两句了。”

“什,什么?五十万贯!”李雪雁差点没惊的跳起来,看着袁天罡的眼神再也没了之前的敬意,取而代之的是愤怒。

那可是五十万贯啊,半年花光了,合着不花自己钱不心疼是吧。原本还觉着李昊总是对袁天罡冷言冷语有些过份,现在回过头再看,这个木头脾气真是太好了,换成自己非打折他腿不可。

袁天罡也有些不好意思,讪讪一笑:“郡主莫怪,贫道这不是一研究起来就没收住手么,不,不小心……。”

他虽然一直缩在技术学院搞研究,可消息却不怎么闭塞,李二要给李雪雁与李昊赐婚的事情他可是一清二楚。同时也知道自己花了李昊五十万贯,与花了李雪雁五十万贯其实没啥区别。

李昊幽幽叹了口气,对李雪雁微微摇头,示意她不必如此,转头又对袁天罡诚恳说道:“老袁,这事儿说起来我也有责任,是我对学院的关心不够,没有提前做好预算,你放心,以后绝不会出现这样的事情。”

见李昊如此,袁天罡倒是颇为意外。

按照他自己的想法,别说李昊对自己冷言冷语几句,就是真的抽上两巴掌他也认了,甚至就算让他掏一部分资金,他也不会犹豫,只要不让他离开学院就好。

毕竟眼下学院研究的东西太重要了,让他很难说放下就放下。

想着,袁天罡亦是面色一正,咬咬牙打算放点血:“世子,贫道……”

李昊却一言打断他,豪气的道:“老袁你莫要再说其它,此事的确错在我身上,是我低估了搞研究的投入,五十万贯花了也就花了,大不了咱们重新来过。”

“看把你能的。”李雪雁自宫里传出赐婚旨意的那天起就把自己当成了李家人,此时听李昊放出豪言,狠狠剜了他一眼,不过却没有再多说什么。

有道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遇到这个么不差钱的玩意儿,她能说什么呢,总要在外人面前给他留些面子。

袁天罡还以为李昊这是要在未来夫人面前充大个儿,苦笑一声道:“不瞒世子,贫道这些年说来也有些积蓄,世子若是不嫌弃的话,三、五万贯贫道还是能拿出来的。”

“三、五万贯能顶什么,这点钱老袁你还是留着吧,本世子看不上。”深吸一口气,李昊继续道:“不过经过这次的教训,以后咱们可不能这么放开手脚齐头并进的干了,研究要分得清主次,先研究什么,后研究什么,要有个方略。而每个项目需要多少资金也要有个统筹安排,不能搞大锅饭,谁出成绩谁就多拿经费,不出成绩的自然要扣经费,这个老袁回头你拿个章程出来。”

袁天罡闻言笑道:“没问题,世子的话还真是说到老袁我的心坎里去了,以前老道我醉心于研究,就算觉得哪里不对想总结不出来,现在好了,有世子来把关,着实能让老道轻松不少。”

这哪里还是个道士,若是换上白大褂好像与后世的科学家没啥区别嘛。

盯着豪情万丈的老道,李昊只觉得脊梁骨凉飕飕的,造孽呢这是,好好一个算命大师,硬生生被自己给弄成科研工作者了,也不知道这推背图将来咋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