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七四章 受伤的袁老道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25:31
A+ A- 关灯 听书

安排人将已经摆在一起的五架纱机装上马车,又从仓库里提出另外库存的五台,共计十架纱机被装车运往不日即将开始的展销会。

李昊望着马车离开,突然一拍大腿:“哎呦,你看看我这个脑子。”

“怎么了?”还沉浸在五十万贯中的李雪雁回过神,关切的问道。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李昊摆摆手,转头对袁天罡道:“老袁,这些纱机你试过没有?”

“自然是试过的。”袁天罡理所当然的道:“若是没有试过,贫道如何知道此物之神妙。”

纱机的神妙不用袁老道说李昊便已经知道,见他如此说,立刻道:“那你试机时候的纱工呢?现在人在哪里?”

“纱工?”袁老道反应了一会儿,才想明白李昊说的是什么,抱怨道:“世子,学院里戒备森严,等闲就算三、四品的官员没有陛下旨意都进不来,怎么可能会有什么纱工,试机的不过是老道两个不争气的徒弟罢了。”

李昊这才想起此时的技术学院已经和他当初的想法大相径庭,挠挠头道:“那你把他们两个借给我使使也成,放心,只借两天。”

最开始的时候,他只是想弄一间学校,给自己培养一下得力的手下,教他们一些后世的基础数学、物理、化学什么的,方便日后一些工作的展开。

可万万没想到,这帮道士和一些手段高超的匠人在进入学院之后,立刻被李昊里提出的各种学科迷住了,死抱着李昊默写出来的初等物理,初等化学猛啃,并美其名曰,自己不学会如何教学生。

再后来随着道士们知识愈加丰富,心思更不在教学生方面了,利用学到的知识开始了公器私用,鼓捣着炼丹之类的东西。

李昊见这样不是办法,花了不少钱弄出的学院总不能丢给那些道士玩吧,索性学生也不招了,直接弄几个项目丢给他们,像硫酸、硝酸,无烟火药,甚至还有提高冶铁工艺配方,玻璃制造工艺等等。

一来二去,技术学院的性质慢慢从原来的教育机构向着科研机构发展,直到无烟火药研制成功以后,学院引起了李二的注意,为防止意外的发生,特地从宫里调了一府禁军负责这里的护卫工作,并严令任何人无旨不得进入。

技术学院也从最开始的无人问津变成现在所有人眼中最神秘之地,所研究的项目也开始变的越来越高端,范围也变的越来越广,这也是为什么学院会花钱如流水的原困。

袁天罡听说李昊要借人,立刻紧张起来:“世子要借他们干什么?贫道那两个不成器的徒弟眼下身负重任,可不敢离开太久。”

“你怎么那么小气,不过就是借两个人而已。”李昊才不管袁天罡怎么想,鄙视他一句,转头对李雪雁说道:“纺纱机的销售就交给你了,回头跟你家的那个摊位放在起,你看着照顾一下。另外,你再从家里挑两个机灵点的丫头,跟着老袁的徒弟学学如何使用纱机,到时候给那帮老外演示。”

说起正事,李雪雁也不含糊,轻轻点头,这种事情也不是第一次了,左右不过就是多派一个管事过去看着而已:“你放心吧,我会派出最得力的人。”

袁天罡本以为李昊是要从他这里挖墙脚,紧张的要命,待后来发现只是去现场教学,心情顿时一松,大包大揽道:“教徒弟这种事情世子可以放心,劣徒保证包教包会。”

那是啊,不就是四个破线轴加上一个摇把么,只要不是傻子基本都能一看就会。

李昊翻了个白眼,继续下一话题:“老袁啊,这次我带雪雁郡主过来,主要是想让她来这里负责一些事情,你看学院里还有没有空着的场地,弄一个轻纺院出来。”

作为学院的主要负责人之一,院长李承乾挂名混日子,金主李昊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情况下,袁天罡虽无学院最高管理者之名,却有最高管理者之实。

低头略想了一下便点头道:“若是这样的话,贫道觉得这机械一院直接换个称呼便好,人手什么的视郡主需要调配就可以。”

“那就这么决定吧,机械一院改在轻纺院,主要负责纺纱机、织布机的研究工作,尽量简化其操作步骤和使用可靠性。”李昊说完这些,又对李雪雁笑道:“以后你就是这座小楼的主要负责人了,千万不要偷懒啊。”

“啊,我是这里的负责人?”李雪雁从始自终都没搞明白李昊到底要干什么,一切安排都是那么莫名其妙,眨动着漂亮的眼睛不解道:“这是为什么啊,我,我怕我弄不来。”

李昊微微一笑:“没事,你放手去作就好,出了事我担着。”

不知不觉间,两人便给身边的纯阳老帅哥喂了一把狗粮,弄的老袁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尴尬的咳了一声:“那个……世子,贫道看郡主也是第一次来咱们这里,不如贫道带着您和郡主参观一下这里可好。”

“那敢情好,说来我都有半年多没来这里了,正好看看老袁你在搞什么新东西。”

随着袁天罡一声招呼,立刻有人赶来挂着学院内部通行证的马车,李昊几人坐上去,马车立刻动了起来,向着学院的深处驶去。

马车里的空间十分宽敞,坐上四、五个人都不显得拥挤,迎着李雪雁好奇的眼神,李昊解释道:“这是专门用来在学院内部通行的马车,所以做的大了些。”

李雪雁奇道:“为什么在学院里面还要准备马车?”

“因为这里实在太大了,真要走的话,怕是两天也没有办法把这里所有的地方都走上一遍。”袁天罡笑着说道:“不过也亏得世子当初将这里弄的这么大,否则这么多的研究项目,贫道都不知道摆在哪里才好呢。”

“袁道长,学院的研究项目很多么?”李雪雁眸子里带着强烈的求知欲。

与其说她想知道学院里的研究项目,不如说是想知道五十万贯是怎么在半年内花出去的,只不过她问的很有技巧罢了。

果然是个贤内助,能与这样的女孩喜结连理,也不知道李昊走了什么狗屎运。

袁天罡也是见过世面的人物,如何听不出李雪雁话里的意思,当下拿出不比后世导游逊色的专业技能,指着外面道:“郡主请看右侧,右侧是学院的化工院,也可以叫化工分院,目前化工分院主要研究的项目是世子提出来的硫酸与硝酸,以及洧水。”

“洧水是什么?”李雪雁插言问道,一副好奇宝宝的样子。

“洧水就是一种能燃烧的黑色液体,你也可以叫它石油。”李昊解释了一句,然后颇有些意外的看向袁天罡道:“想不到你竟然会研究洧水这种东西,我以为你会把它当成火油来用。”

“不不不,世子,洧水的并不像你想的那么简单。”说到学院的研究项目,袁天罡像是换了个人,变的有些癫狂:“若是贫道不说,你绝对想不到化工院在洧水里发现了什么。”

“发现了什么?你总不会在里面发现航空煤油了吧!”李昊打趣道。

在大唐聊石油,李昊估计绝对不会有人比自己更加了解这东西,袁天罡就算再厉害,难道还能把石油玩儿出花来。

果然,袁天罡脑代上冒出无数的问号:“航空煤油是什么?”

“没啥,你接着水字数。”李昊摆摆手,并没有解释航空煤油具体是什么。

这东西实在太复杂了,单就煤油来说就已经让人很难理解了,若是再加上航空……,听的人三观非毁了不可。

袁天罡倒也没有刨根问底的意思,关键是他知道李昊如果不想说,自己问了也白问,顿了顿说道:“化工院经过对洧水蒸馏,发现了一种固体物质,这种物质可以在一定温度下融化,有非常高的粘度……。”

还没等袁天罡说完,李昊就不淡定了。

据他所知,提炼沥青的方式之一就有石油蒸馏法,而且根据袁老道的描述,他所形容的黑色物质也的确与沥青很像。

尼玛,这帮老疯子们这是彻底放飞自我了么。

李昊已经不知如何表达对袁天罡的敬仰之情,什么高山仰止,五体投地都不及一句:“卧槽,你们不会是把沥青给研究出来了吧?”

袁天罡自动忽略了‘卧槽’这个叹词,继续说道:“贫道不知道世子说的沥青是什么,只知道此物可以用来防水,还可以用来沾接一些物品。”

李昊却摇摇头:“不,这东西最大的作用是修路。”

他这样说并不是没有道理,毕竟大唐高级一点的房子基本都是以瓦为顶,百姓的房子则大多以茅草为顶,住上倒沥青……万一烧着了怎么办。

不过话说回来,按照大唐眼下的工业水平,用沥青来修路,怕是一百年也就能修一条从长安到灞桥的路,这也太不值了。

可不管怎么说,沥青的出现都是一件好事,至少李昊觉得以后自己盖房子可以用来修屋顶做防水。

正想着,袁天罡扣扣搜搜从怀里摸出一个扁扁的小盒子,放到了李昊面前:“世子,看看此物。”

“这是什么?”李昊随手拿起来,见上面有一个小小的按钮,便随手按了一下。

下刻,扁扁的小盒子‘啪’的一声弹开,一道耀眼的光芒闪过,李昊整个人一下子僵住了。

李雪雁好奇的探过头来,一看之下也发出一声惊呼:“呀,这,这是镜子?!”

敢给老道喂狗粮,且看老夫如何报复你们。袁天罡很是满意小小的扁盒子带给两人的震撼,哈哈一笑道:“哈哈,正是镜子,郡主,这可是化工院最新的成果,昨天晚上才送到贫道的住处。”

“德謇,快拿来给我看看。”李雪雁就算再矜持,在纤毫可见的镜子面前,也无法再继续保持淡定,劈手将李昊手中的扁盒子抢过来,放在眼前打量着。

但见得小小盒子打开的盖子上面,倒映出一张绝美的容颜,微微偏头,镜中人儿亦随之而动,轻抚面颊,镜中人儿的吹弹可破的肌肤泛起淡淡的红润。

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这还是李雪雁第一次如此清楚的看到镜中自己,良久才发出一声感叹:“这,这镜子竟然如此清晰,袁道长,不知此物可肯割爱?”

李昊无语的看着身边可人儿,整个人都不好了。

倒不是因为李雪雁对镜子的痴迷,而是恼火自己竟然没有想到如此简单的发财神物。

玻璃已经被研究出来好久了,玻璃杯,玻璃窗,望远镜已经卖的满世界都是,唯独镜子这东西没有被搞出来,想想还真是蠢不可及。

叹了口气,李昊朝李雪雁笑笑:“你若是喜欢就收起来,什么割不割爱的,不就是一块玻璃再喷上一点水银么,这东西咱要多少有多少,不值钱。”

“真的?”李雪雁有些不也相信,放下手中小巧的盒子看向袁天罡。

刚刚还一脸得意的袁天罡跟变脸似的换上一副苦笑:“果然是什么都瞒不过世子,亏贫道原本还打算卖个关子,现在看来,世子学究天人,窥一斑而知全豹,非我等能及也。”

“别拍马屁,拍马屁也没用。”李昊没好气的接过话头:“你说就这么个破东西,也值得你们费劲吧啦去研究,你们这帮家伙脑子里到底装的是什么,花岗岩么?”

袁天罡被说的惭愧不矣,耷拉着脑袋,连句反驳的话都说不出来。

压力山大啊。这家伙难道就没有不知道的东西么,前有沥青,后有镜子,化工院能拿得出手的东西在对方眼中竟然一钱不值,自己只开了个头,对方就已经把其中的关键点全都说出来了。

若是早知这样,化工院又何必研究,有啥问题直接问不就好了。

李雪雁看的略有些不忍,轻轻碰了李昊一下,然后巧笑嫣然说道:“德謇,我觉得这镜子还是不错的,如果价钱合适,未必不能把之前投入的成本收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