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八五章 又作了一回死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25:50
A+ A- 关灯 听书

东宫,宜秋院。

李承乾与李昊每人一张摇椅,享受着正午温暖的阳光。

时不时伸手自中间矮几上捻起一颗葡萄放入口中,酸酸甜甜,好不惬意。

‘啐’,吐掉葡萄籽,李昊砸吧着嘴:“亲爱的太子殿下,为什么我每次来你这里,都有逛青楼的感觉,什么时候你能把这院子那破名改改。”

知道李昊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李承乾翻了个白眼没搭理他,比赛一样继续抓紧时间吃葡萄。

这东西怎么说呢……,吃一口少一口吧。

虽然听着有些不吉利,但事实就是这样。

毕竟玻璃大棚一共就那么大,又不能全都种葡萄,除去太极宫里的特供,大明宫老爷子的特供,朝庭有功之臣的奖赏,能送来东宫的屈指可数。

时间不大,两串葡萄尽数被消灭一空,李承乾挥手示意常公公把盘子撤掉,这才开口道:“德謇,你说咱们伪造的那份国书不会出问题吧?”

李昊遗憾的看着被端走的盘子,意犹未尽的舔舔嘴唇,半晌方才回过神道:“只要能够入档,就不会出问题。”

李承乾急赤白脸道:“你这不是废话么,那本来就是伪造的,怎么可能入得了档。”

李昊淡淡一笑:“事在人为嘛,你都没跟陛下商量,怎么就知道肯定不行。”

“那你去。”李承乾一指大极宫的方向。

“我不去,我看着你爹肝儿都颤。”想到李二那对鹰隼一样的眼睛,李昊果断摇头拒绝了李承乾的提议。

李承乾顿时无语。

这话说的多新鲜,就好像我看着我爹腿不哆嗦一样。

“要不一起吧。”对峙片刻,李承乾妥协道。

“好吧,那就一起。”

穿过冷冷清清的东宫,绕了一个大大的圈子,来到太极宫两仪殿,正赶上伟大的皇帝陛下午睡刚醒。

李承乾打头,李昊殿后,两人上前给睡眼朦胧的李二见了礼,就一捅我一下,我捅你一下在那较劲。

等了半天不见两人有动静的李二终于回魂,不悦道:“你们两个臭小子又在搞什么名堂。”

“回父皇,德謇说有要事向您禀报。”李承乾抢先一果,果断将队友卖了。

迎着李二审视的目光,李昊只能把这一段记在心里,上前道:“陛下可曾记得前些年出关西行的大德高僧玄奘?眼下此人陷在吐谷浑脱身不得,正望眼欲穿,期待故国能够救其脱离苦海。”

玄奘?李二努力回忆好久,才在脑子里找到一个胖大和尚的形象,点点头道:“朕记得前次似乎与你们两个小子谈过此事,不是交给你们去办了么。”

李昊无辜的眨眨眼睛,心说你交给我们办了是不假,可一不派人,二不派兵,我们两个小年轻能干啥。

老老实实的拱拱手:“陛下容禀,此事经过太子殿下与臣反复磋商,觉得最好还是经过正常的官方渠道营救比较好,一来可以给吐谷浑施压,二来也可以震慑西域诸国。”

李二微微眯起眼睛:“哦,你的意思是……发兵西域?你就不怕朝臣弹刻你师出无名?”

李昊有些心虚,吱唔道:“其实也说不上发兵西域吧,以您现在的声威,只要修书一封,派人带去吐谷浑,定能让其俯首帖耳,惟命是从。”

“哦,真是这样么?”李二从一旁宫人手中接过刚刚冲泡好的茶水,吸溜了一口。

“呃……”瞥了一眼缩头缩脑的李承乾,李昊把心一横:“其实臣还有一些其它想法。”

“说说看。”李二的态度不温不火,却带着一种压迫感。

李昊略顿了顿,开口道:“臣之所以想请陛下出面,主要还是想要试一试吐谷浑国主伏允对我大唐的态度。伏允此人一直都对我大唐陇右一带贼心不死,不若借此机会压他一压,看他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李二冷笑一声:“真就这么简单?”

“当然不止。”李昊摇摇头,继续说道:“臣观伏允此人能屈能伸,非是甘居人下之辈,前隋的时候被杨广打的远窜西域,后来不到两年便再次复起,重新夺回原本地盘不说,还在陇右一带占了四座边城。

如今我大唐强盛,此人立刻又让出了那四座边城,表面上看似乎是怕了我们,但打劫往来于西域的客商之举却分明是在试探我大唐的底线,若我们真对他置之不理,怕是要不了多久,此人便又会生出别样心思。”

李二的性格本就桀骜不驯,最是见不得有人在自己面前出而反而,反复无常,再加上李昊言之凿凿,心中便对那吐谷浑生出许多不满,沉声问道:“你可敢肯定那伏允有不臣之心?”

所谓不臣之心,指的自然是吐谷浑身为属国,却对天朝上国的大唐起了别样心思。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李昊作为大唐唯一的先知,自是能肯定这一点。

但为了稳一手,他还是婉转的说道:“陛下,臣只是就事论事,一切还要看这次出使的结果才能断言伏允到底存了什么心思。”

说这话的时候,李昊存了点小心思,故意用出使来试探李二的反应。

李二或许听出了李昊的言外之意,又或许没听出来,手指轻扣桌面陷入沉默之中。

熟悉他习惯的李昊心中微微一松,知道这位帝国主义头子应该是把自己的话听进去了,开始认真考虑起针对吐谷浑的计划。

良久,李二终于停了下来,看了李承乾一眼道:“行了,把你们准备好的国书呈上来吧,待会儿朕会让林喜送去中书省。”

诶?一直把自己当隐形人的李承乾愕然抬头:“父皇,您……。”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李二哼了一声,冷笑道:“难不成你们两个觉得私造国书的事情朕会不知情?”

李承乾、李昊对视一眼,暗自擦了把冷汗。

好险啊,幸亏今日来了太极宫,若是真要私底下处理这件事情,怕是后果吉凶难料。

老老实实拿出小册子放到李二的案头,李承乾缩着脖子退回原位,李昊为了不被殃及池鱼,又主动退出五步,估摸着到了李二就算丢东西过来砸自己也有机会闪开的距离这才停下。

李二似乎早已经知晓了其中的内容一般,对那伪造的国书看也不看,只盯着李承乾看个不停,只把个太子瞅的毛骨悚然,结结巴巴的问道:“父,父皇,您,您看我干什么。”

李二敲了敲桌子:“印章呢,别告诉朕你们两个鼓捣出来的国书上面印章是画上去的。”

李承乾一脸便秘的表情,吱唔道:“回父皇,吃,吃了!”

“吃了?”

李昊这会儿也不好再继续装傻,坦白道:“陛下,那印章是臣跟太子用萝卜刻的,用,用完之后就,就被毁尸灭迹了。”

“好,好啊,一个是朕的太子,一个是朕的心腹宠臣,你们两个当真是好大的胆子。”

李二的表情看不出喜怒,可越是这样,李昊的心里就越是没底。

原本的计划中,他跟李承乾谁也没打算把这份伪造的假国书拿出来,都想着只要能够征得李二的同意,立刻就能换回一份真的国书,这份假的自然也就没了任何意义。

可万万没想到,李二竟然早就知道这份假国书的存在,而且还知道就在李承乾的身上带着,这让两人连狡辩的机会都没有,直接来了个人赃并获。

既然狡辩无用,李昊只能认命,上前两步跪到李二面前:“陛下,千错万错都是小臣的错,此事都是小臣一个人的主意,太子殿下只是受了臣的蛊惑……。”

李二双眼微微一眯,刚要说话,边上李承乾突然跪了下来,急声道:“父皇,您千万别听德謇胡说,其实这一切都是儿臣的主意,与德謇没有什么关系,您,您要罚就罚儿臣吧。”

“殿下……”听闻李承乾如此说,李昊当时就急了,心说你这不是跟我添乱么。

我一个人把事情扛下来,目的还不是为了替你脱罪。

这下你丫把自己也搅和进来,岂不是连个跟唯一大救星皇后娘娘通风报信的人都没有了。

“咳!”李二一声干咳将跪在地上两个家伙的注意力吸引了过来,冷声说道:“李德謇,你可知道伪造国书与谋逆无异,是要夷三族的!”

“啥?谋,谋逆?”李昊当时就傻了,当初刻章的时候咋就没人告诉老子后果有这么严重。

李承乾一副丧丧的表情,喃喃道:“白痴。”

同样的想法也在李二的脑海中浮现,看着傻夫夫的李昊,这位大唐皇帝陛下连生气的心思都没了,转头看向李承乾道:“你还算是有些担当,既然如此,来人呐,将太子带去宗正寺,仗三十,禁足三月。”

“诺!”门外涌进四个金甲禁军,二话不说直接把如丧考妣的李承乾带了出去。

眼瞅着李承乾被带走,李昊心急如焚,仰头道:“陛下,殿下虽然有错,但也是事出有因,还望陛下看在殿下是为了解救我大唐子民的份上,网开一面。”

“李德謇,在替那逆子求情之前,还是想想你自己的事情吧。”李二冷着脸,严肃无比,让人看不出他到底在想些什么东西。

李昊这会儿也是乱了方寸,当初只想着弄份假国书忽悠人,何曾想过后果竟然如此严重,如今李承乾被押入宗正寺,自己也要面对李二的怒火,若是早知如此,当初就不应该弄那个什么见鬼的‘护照’出来。

见李昊耷拉着脑袋不说话,李二哼了一声:“不说话,可是心有不服,觉得朕有些过份?”

你是皇帝,你官大,你说了算,李昊泄气道:“臣不敢。”

“不敢,那就说明还是有想过。”李二站起身,抄着手在李昊面前来回走了几步,见他再度陷入无言,继续说道:“既然你执意要替太子求情,朕可以给你一个机会。”

见事情有了转机,李昊忙道:“陛下请讲。”

“拿下伏允,朕要看到伏允的项上人头,用他的人头来换你和太子平安,这条件你可答应。”

你在开玩笑什么?李昊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人家伏允好歹也是国主好么,身边虽不说蚊蝇不近,却也称得上高手如云。

若干年后段志玄带着数万骑兵追杀数千里都被他跑了,自己拿什么去搞定他。

“怎么,不敢答应?”

李昊索性破罐子破摔:“陛下,您还是直接弄死我算了,人家伏允好歹也是一国之主,您让我一个人怎么去拿他的人头。”

“好啊,来人……。”

看着涌进来的又一伙禁军,李昊连连摆手:“哎,别,别别,陛下,万事好商量,好商量!”

“能商量?”

“呃……”到了这会儿,李昊算是看明白了,李二如此折腾自己的目的就是在警告自己做事要有分寸,对大唐这个朝庭要心存敬畏,不要脑子一热就不顾后果。

这,应该是之前一系列事情的后遗症。

不过,这份领悟有些晚,若是能早些意识到这一点……。

好吧,李昊必须承认,其实在很早之前自家老头子就提醒过自己,只是自己没有在乎。

在大唐的生活在他看来更像是一场游戏,凭着先知先觉,游走在各大势力中间,将所有人都看成棋子,以一种旁观者的角度审视着一切,以至于忽略了李二对一切的掌控欲。

做为开国皇帝,李二的掌控欲无疑是最强的,他绝对不会允许有人游离于自己的控制之外。

若是有这样的人存在,那么结果一定是个死。

多么痛的领悟,要是能早点领悟这一点,何至于会走到今天这一步。

想通了这些,李昊苦笑着对李二说道:“陛下,皇帝不差饿兵呢,臣独自一人是真拿那伏允没有办法,您好歹也给臣点支持,哪怕是一份国书,一支使团也好啊。”

李二微微一笑:“国书可以给你,使团也可以给你,朕的要求只有一个,那就是把伏允的人头带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