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八四章 大扑棱蛾子(下)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25:48
A+ A- 关灯 听书

“嗯。”铁柱顾不上其它,一边吃一边点头,看上去就像好几天都没吃过饭一样。

李昊没心思搭理这两头吞金神兽,转头看坐在一旁局促不安的万雪彤:“万小姐是吧。”

万雪彤连忙站起来:“世子。”

“坐坐坐,不用紧张。”李昊笑着摆摆手,看也不看正竖着耳朵倾听这边动静的薛仁贵:“既然你与仁贵相和,便是自己人,用不着客套。”

“谢世子。”万雪彤再度施了一礼,重新坐下。

李昊张了张嘴,却发现突然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历史上的薛仁贵原配夫人姓柳,出身普通,可面前这位却是县令家的大小姐,出身虽然说不上有多高贵,却也比普通人家的柳氏强上不知多少倍。

这是要闹哪样?难道老子真就是那只鼎鼎有名的大扑棱蛾子?

虽然薛仁贵与万雪彤两人谁都没有公开两人之间的关系,可李昊又不傻。

绛州与长安相距虽然不远,但也有数百里,这点距离放在后世可能不算什么,开车一天就能打个来回。

但放在离家五里就算出远门的大唐,那绝对属于背井离乡。

一个县令的女儿,跟着一个年龄相仿的男子,背井离乡外出打拼,这能是普通男女关系?别开玩笑了,说出去只怕连铁柱都不信。

铁柱:「(°ヘ°)。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李昊觉得有些话还是提前说清楚比较好,干咳一声问道:“令尊万府君身体还好吧?”

“托世子的福,家父身体康健。”万雪彤微微点头致意。

“那个……”这尼玛叫什么事啊,老子还是个孩子,为什么尽让老子做一些大人才能做的事情,李昊暗自吐槽一句,顿了顿问道:“万小姐,在下有句话,不知当问不当问。”

“世子请讲。”

李昊点点头,看了还在与铁柱一起闷头大嚼的薛仁贵一眼,狠狠心:“你和仁贵的事情……令尊知道么?”

万雪彤的脸一下子就红了,吱唔着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答。

最后还是身后丫鬟小环仗义直言:“劳世子费心,这次我家小姐陪薛公子出来已经争得了我家老爷首肯。”

李昊没搭理小丫鬟,依旧看着万雪彤,似乎想要从她那里得到肯定的答复。

倒不是说他想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实在是眼前发生的一切与历史记载有着太大的出入,他可不想自己看好的人变成未来抛妻弃子那个陈世美的原型。

深吸一口气,李昊说道:“万小姐,在下接下来说的话可能比较直接,希望你能理解。”

万雪彤抬起头,眸子里闪过一抹疑惑与不解。

李昊不等她有所反应,继续说道:“仁贵是在下看好之人,未来前途不可限量,在下不想看他将来陷于不仁不义的境地,所以关于你们两个之间的事情,必须要问个清楚。”

万雪彤闻言,表情微僵,声音干涩问道:“世子此言何意?”

薛仁贵也顾不上吃了,抬起头看向李昊。

原本他还觉得李昊这人不错,虽为世家公子,却没有任何架子,知道自己能吃,还为自己准备了大量的食物。

可没想到,转眼间老母鸡变鸭,开始针对起自己未来的枕边人,这不由让他产生一种逆反心理,若是不是‘好友’铁憨憨一直按着他,早就摔盘子走人了。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我的意思很简单。”抱着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的态度,李昊歪着身子对正在看向自己的薛仁贵问道:“仁贵,你如实告诉我,在认识万小娘子之前,你可另有婚约在身?比如柳氏之人。”

薛仁贵一脸懵逼:“什么柳家?小人家里穷的就剩下四面墙了,除了雪彤,哪还有人会看得上我。”

没有就好,李昊又扭回身:“万小姐,你与仁贵之的事情令尊是否赞成,还望如实相告。”

此人该不会是家中也有与薛郎年龄相仿的女眷尚未婚配吧?如此质疑我与薛郎之间的关系,莫不是想要分开我俩,好让薛郎另娶他人?

接二连三的质疑让万雪彤心中疑窦丛生,脑补出李昊家里或许有个妹子什么的想要嫁人,于是他便派出亲信找到薛仁贵。

结果没想到,薛仁贵已经与自己定了终身,故而一直从中作梗,想要使计分开自己二人,满足其不可告人的目的。

好不容易争得父亲同意自己与薛仁贵亲事的万雪彤越想越觉得有道理,一股不忿的情绪在心底滋生,赌气道:“世子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家父若是不赞成我与薛郎的亲事,我便不能与薛郎在一起?世子管的未免太宽了吧!”

我日,老子竟然被怼了。

目光不善的瞟一眼薛仁贵,李昊觉得自己应该大度一些,没必要跟个女流之辈一般见识,反正羊毛出在狗身上,大不了以后……嗯,老子不是小心眼的人,要以德服人。

笑了笑:“万小姐想多了,所谓君子有成人之美,在下虽不是什么君子,但也不会干那种棒打鸳鸯的事情,之所以一而再,再而三的询问,不过是未雨绸缪。

如今,仁贵既没有婚约在身,你又与他情投意合,在下倒是想要自荐替你们做个证婚人,不知万小姐意下如何?

哦对,在下做证婚人还有一桩好处,便是将来如果薛仁贵敢再娶他人,本世子定会替你做主,甚至令尊那里,在下也可以帮你们说上几句话。”

“呀!”突如其来的转折让万雪彤有种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感觉,惊呼一声,俏脸瞬间遍布红霞,老大不好意思的低下头,讷讷道:“多,多谢世子成全,小女子刚刚失,失礼了,望世子莫怪。”

“哈哈哈……”李昊这只大扑棱蛾子闻言哈哈大笑,敲定了这桩亲事,对于他来说等于是给薛仁贵套上了又一层枷锁,同时也在这位未来名将的身上打上了自己的烙印。

至于未来的柳氏……,没发生的事情,就当不存在好了。

薛仁贵的想法倒是没那么多,人穷志短,马瘦毛长,以他现在的条件,能有个人收留他,给一份工作就已经不错了,哪里还敢要求更多。

问了一下万雪彤主仆二人近期可有地方住宿,在得知万家有亲眷在长安的时候,李昊大大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使人护送这主仆二人过去安顿。

毕竟这万小姐与薛仁贵还没成亲,李昊也不好替他们安排住处,钱不钱的倒是无所谓,万一搞出人命就不好了。

薛仁贵这边倒是好处理,反正养心斋这里平时也没什么人,索性就让他暂时在这里住着,待过几日从李二那里讨一份出使的诏书,便直接打发他去吐谷浑。

……

王玄策这段时间日子很不好过,整个人变的消沉了许多。

作为赶考的学子,住宿什么的倒是好解决,不管是玄都观还是大兴善寺都有免费的房间可以居住,吃饭问题也可以在里面解决。

随着时间的推移,关于春闱的消息越来越多,王玄策意识到春闱并不是自己想像中的那么容易,先不说这是个拼爹的年代,没个好爹就算你考的再好,人家也不一定要。

就说这考试资格吧,科举虽然产生于前隋,但前隋选考生还是用的察举法,也就是你想参加科举必须有高官推荐,否则你连名都报不上。

到了今朝,理论上讲朝庭科举允许学子‘投牒自进’,就是自己报名参加考试,可问题是邸报上条条框框写了一大堆,最后却没写报名处在哪儿。

没写报名处,王玄策只能国子监,国子学,礼部,吏部,长安、万年两县县衙到处跑,这里推那里,那里推这里,长安辣么大,一圈下来腿都跑细了,名却还是没有报上。

如果不是想要为父报仇,必须参加科考,然后殿试面前李二,在皇帝陛下面前痛陈过往。

王玄策早就大呼一声‘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然后提前数百年在城墙上写下‘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拂袖而去鸟。

无奈之下,王玄策再次辗转来到了东市那处让他记忆犹新的建筑前,打算实在不行就签个卖身契,把自己给卖给那个长安第一祸害算了。

“站住,你是何人,来此何为。”养心斋门口,失魂落魄的王玄策正打算上前敲门,冷不防一阵寒风掠过,眼角寒光一闪,一柄寒光闪闪的方天画戟就那么突兀的横在他的面前,险些将他的鼻子削掉。

大惊失色的王玄策向后急退,这才看到原来门口还站着一员武将,亮银甲、凤头盔,白袍披身,一手持方天画戟,一手抱着……呃,那是……饭桶(名词)?

“小生王玄策,是卫公世子旧识,今日特来拜访世子,不知将军可否通报一声。”艰难的咽了一口唾沫,王玄策硬着头皮说道。

“等着。”守门的将军上下打量了人畜无害的王玄策一会儿,淡淡丢下一句:“某姓薛,眼下还不是将军,莫要再叫错了。”

养心斋二楼,李昊站在窗前,看着下面王玄策与薛仁贵两个多少有些中二的青年,喃喃道:“要是有录像机就好了,给他们两个录下来,三十年后估计能换不少钱。”

不过话说回来,人不中二枉少年,等到老了会少许多乐趣的说。

推开窗子,李昊打了一声口哨,对下面抬头看来的二人道:“你们两个一起进来,我有事跟你们说。”

一个是有求于是,一个是寄人篱下,王玄策与薛仁贵对视一眼,二话没说臊眉耷眼进了养心斋。

“看看这个。”片刻之后,两人上得楼来,李昊不等他们开口,直接丢了本册子给他们。

这是什么?薛仁贵两只手都被占着,王玄策理所当然的将册子拿起来打开。

入眼处:字谕吐谷浑国主伏允……。

从头看到尾,王玄策拿着册子的手都在哆嗦:“这,这是国书?”

李昊嘴角微微翘起,似笑非笑道:“对,是陛下给伏允的国书,怎么样,敢不敢给他送过去。”

“有何不敢。”薛仁贵就站在王玄策的边上,自然将册子上的内容看的清清楚楚,豪情万仗道:“区区吐谷浑,也敢私扣我大唐人口,却不是欺我大唐无人。”

王玄策考虑的要比薛仁贵全面些,沉默片刻道:“世子,非是玄策胆怯推诿,实在是小生白身一个,去送国书名不正言不顺。”

李昊摆摆手:“别说那些废话,只说敢不敢去便可,若是敢去我自会让你名声言顺,若是不敢……,便留在京城看我替你父亲出口恶气,然后回家种地去吧。”

“世子都知道了?”王玄策悚然一惊,迎着李昊的目光只觉芒刺在背。

李昊不置可否的笑笑:“我不想拿当年的旧事来威胁你,你自己好好考虑一下要不要去,无论如何,对当年的事情我都会给你一个交待,算是对前些日子撞了你的补偿。”

“为,为什么。”王玄策条件反射的问道。

王玄策不知道李昊为何如此看重自己,对方可是大唐顶极权贵,而他只是一个无权无势又身负大仇的穷书生,而要说图他什么,他自己都不信。

“因为我是个好人呗,见不得有人受委屈。”李昊摊开手,一副打死我也不说的表情。

王玄策憋的差点没一口老血喷出去,努力深吸几口气,平复一下心情,正色道:“古人言:君以国士待我,我以国士报之。世子既然不愿说原因,玄策自不好再问,只是小生希望世子可以将一切报复留待玄策日后从吐谷浑归来再进行。”

“可以。”李昊表面不动声色,心中却对这次阵容豪华的西域之行充满期待。

王玄策、薛仁贵,两人随便放出去一个都能把西域搅的天翻地覆,如今两人一同出手,希望吐谷浑的那个什么伏允能够受得了吧。

当然,此时的王玄策与薛仁贵破坏力还没有将来那么大,能不能把伏允克制住也是未知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