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九六章 . 吐谷浑之行(下二)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26:08
A+ A- 关灯 听书

随着李昊留下的一批人都是最初翎府的那一批老人,两年的训练,一年的百济历练,让这帮老兵油子得到了脱胎换骨的变化。

席君买一声令下,五百多人立刻放下手中的一切集合到了一起,跨上战马,拉开迎敌的架式。

远处忽然传来一声鹰哨,空中盘旋的苍鹰双翅一抖,调转方向掠空而去。

向着苍鹰离去的方向看去,地平线上忽然扬起一股烟尘,接着是一条由远及近的黑线。

马蹄声轰鸣。

骑兵,大队骑兵。

不足一刻钟的时间,一支人数三千左右的骑兵出现在李昊等人的面前。

为首的,是一个年龄在三旬左右的中青年,勒停战马之后,远远打招呼道:“面前便是李侍读吧?”

被一口叫破身份的李昊毫不在意,骑马跃众而出:“正是,对面可是吐谷浑伏顺殿下?”

伏顺既然能够派人潜伏到凉州打听大唐使团的消息,李昊自然也要打听吐谷浑的消息,像伏顺这个吐谷浑王子这样的重要人物,更是打听的重要对像。

更不要说李昊之所以在离开凉州之后一路缓行,目的就是为了等着吐谷浑的人来找自己。

“哈哈哈……”伏顺突然发出一连串爽朗的笑声,对着身后摆了摆手。

三千吐谷浑骑兵立刻放下了警戒的姿态,纷纷下马。

伏顺则是继续崔马向前,行至李昊近前道:“小王久闻大唐太子侍读李德謇的大名,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王子殿下过奖了,些许恶名,当不得王子殿下如此夸奖。”这家伙倒是个人物,李昊表面不动声色笑容可掬,心里却对伏顺加分不少。

此时单论人数,吐谷浑可是占了上风的,伏顺若是猖狂一些,完全可以以势压人,提出一些条件什么的。

结果这家伙非但没有如此,反而摆出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不说心智如何,单就他敢面对大唐五百骑面独身上前与李昊交流来讲,就有让人另眼相看的本钱。

伏顺好像并不在乎李昊怎么想,再次打了个哈哈道:“李侍读过谦了,如今天下谁不知侍读乃天下第一财神……。”

李昊一摆手,笑容依旧:“停,伏顺殿下,没必要的吹捧就算了,咱们有一说一,你带着这么多人进入我大唐领土总不会是想要来见我一面,再顺便夸我一顿吧?”

“这只是其中一个目的。”伏顺对李昊身后席君买等人的威胁的目光视而不见,自顾自说道:“另外……小王还想要问一下,吐谷浑算不算是西域诸国之一,若是,为何李侍读要过境而不入呢?莫非是对吐谷浑有什么成见?”

当然有成见,成见大了去了。

李昊笑道:“伏顺殿下误会了,吐谷浑自然自是西域诸国之一,但若说过境而不入则有失偏颇。”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哦?此言何解?”

李昊摇摇头:“伏顺殿下何必明知故问,我们大唐百姓有句俗语,叫肉馒头打狗有去无回,我是怕进贵国容易出来难啊。”

伏顺一滞,这是谁造的谣,咋把我们吐谷浑说的跟龙潭虎穴似的呢。

再次打了个哈哈:“李侍读应该是听了一些谣言对鄙国有所误会,其实我国百姓都是很好客的,我父王听说有大唐使团要出使西域,更是每日在城楼上翘首以盼。”

李昊皱了皱眉:“哦?真是这样?”

“当然,小王以人格担保。”伏顺拍着胸口保证着,目光中满是殷切:“不知李侍读可否赏脸多绕一段路,让吐谷浑略进地主之宜,也让吐谷浑百姓瞻仰一下大唐使团的风采。”

这话说的真假,不过好在老子原本的目的就是去吐谷浑,正好将计就计。

李昊歪着头与伏顺对视片刻,最终点点头:“也罢,既然伏顺殿下如此说,那我就相信殿下一次,不过殿下你可得保证我这次一定能出得来。”

“李侍读放心,小王这点信用还是有的。”

两人商量好了,各自回转本阵,不多时,伏顺的队伍便在李昊队伍的一侧开始扎营。

毕竟天已经晚了,就算再急,也不能让客人连夜赶路不是。

使团的营地当中,李昊等人围着篝火而坐,篝火上架着伏顺刚刚派人送来的宰杀好的羊羔。

程处默舔着微微有些发干的嘴唇,时不时长叹一声,再摇摇头。

边上李震看不下去,捅捅他道:“处默,咋了?”

“虚伪,真虚伪。”程处默打了个哈欠,不屑道:“刚刚你看到了吧?德謇明明就是想去吐谷浑想疯了,还偏偏装出一副不情不愿的样子,你说,这不是虚伪是什么?”

“滚,会不会说话。”不远处,李昊捡起一颗石子丢过去,砸到程处默的身上:“我那是虚伪么?我那是试探,试探懂不懂。”

程处默翻了个白眼:“懂,不就是试探那个什么伏顺的深浅么?怎么样,试出来没有?”

这货是真傻还是假傻?李昊挠挠头。

你说他真傻吧,他竟然能半懂不懂的弄明白刚刚自己干了什么;你说他假傻吧,丫明明看懂了却还要在那里叨哔叨。

不理程处默这个二货,转头看向沉默不语的长孙冲:“冲子,你觉得伏顺这人怎么样?值不值得扶起来让他执掌吐谷浑?”

长孙冲盯着熊熊燃烧的篝火:“不好说,这种人聪明,能忍,小心养虎为患。”

李震撇撇嘴:“你们两个够了啊,咱们可是来杀人家爹的,你们还打算让伏顺那小子给你们拱手奉上怎么着,就算他真的奉上了,心里指不定怎么记恨咱们这伙人呢。”

此话一出,李昊和长孙冲都不说话了,各自想着心事。

良久,肉烤好了,李昊这才伸了个懒腰道:“算了,都别想了,回头到了吐谷浑见机行事,首先要把那上大和尚给弄出来,其次看看还有没有咱们唐人陷在吐谷浑,有就一起弄出来。最后再看看能不能弄死那个伏允,若是没把握,就只能等着王玄策从吐蕃借兵了。”

这次出使的目的早在离开长安之后,李昊就已经与同行的众人沟通好了,也征求了大家的意见,毕竟这次出使刺激归刺激,弄不好那可是会掉脑袋的。

不过好在长孙冲、程处默等人没有退缩,在知道了李昊的目的之后全都跟着来了。

只是众人十分奇怪,为什么李昊不直接一头扎进吐谷浑,非要绕上一个大圈子,然后坐等吐谷浑前来‘请’他。

而且他到底是如何确定吐谷浑一定会派人来的呢?莫非这其中还有什么说道?

想不通,想不通啊。

眨眼间,一夜过去。

天色大亮之后,两支队伍收拾行装再次启程,转道向北。

与程处默等人不同的是,李昊在启程之后,注意力就一直放在伏顺身边一个胡人打扮的家伙身上。

此人身上穿着大食人的长袍,头上围着围巾,与其它人略显不同的时,他肩膀上的衣服不是布料而是皮料,看上去就像是护甲一般。

而在他的肩膀上,站着一只桀骜不驯的苍鹰,转头间,一双鹰目威凌四射。

伏顺一直在注意李昊,见他盯着那只鹰发呆,笑着问道:“怎么?李侍读对这只鹰感兴趣?”

李昊回过神,看了一眼那个大食人打扮的家伙:“不,我对训练它的人感兴趣。”

“呃……”伏顺本打算说如果你对鹰感兴趣我就送给你,结果对方却对训鹰的人感兴趣,这不禁让他觉得有点尴尬,暗自猜测难道这位大唐新贵有什么特殊爱好?

李昊并不知道伏顺在一瞬间想歪了,兀自说道:“怎么样,殿下能不能赏脸,把此人送给我?”

大食人打了个寒颤,不因为其它,主要是李昊的眼神太吓人了。

“主人!”大食人哭丧着脸看向伏顺,希望着自己的这位小主人不要大手一挥,把自己送给那个变态。

伏顺有些不忍,到底是自己身边用惯了的:“那个,李侍读,能不能让小王考虑一些时日?你知道,一些人在身边用惯了,突然不在身边总是让人有些不适应。”

用惯了?这口味挺重的哈。

李昊诡异的目光在伏顺和大食人脸上扫了扫去。

“君子不夺人所爱,既然伏顺殿下‘用’惯了,那就算吧。”李昊若有深意的一笑,在用字上加重了语气。

“……”

你什么意思?你那是什么眼神,什么叫‘用’惯了,你是不误会了什么。

伏顺想解释,却又不知从何说起,一时间百感交集。

李昊却已经转过身去,与苏烈指着四周的景色攀谈起来。

晓行夜宿,每日依旧是数十里。

不过好在尕海城并不远,李昊一行只用了大概半个月的功夫,已经远远可以望见矗立在尕海边的一座小城。

远远看去,城中一座建筑在阳光下闪闪发光,看着就像一坨巨大的金子。

尕海城外围是两座庞大的军营,此时的李昊已经不是曾经的初哥,略一打量,心中便已经估算出这两座军营中的大体人数。

两座军营,各有一万骑兵驻扎。

看来,伏允那老小子应该是在这里了。

队伍在无数或羡慕,或嫉妒,或善意,或恶意的目光注视下缓缓入城,大唐的龙旗混在那些吐谷浑的黑色兽旗中间,显的那样妖艳。

嗯,对,就是这样,没写错,就是妖艳,反正吐谷浑人就是这样想的。

不在李昊却根本不在乎这些,他的目光一直在城中那些商人身上转动,至于吐谷浑骑兵,边上不是还有苏烈呢么,专业的事情就要交给专业的人来处理,相信到了晚上老苏一定会给自己一个满决的答案。

尕海城的商人其实并不多,货品大多也都是些普通的货物,值钱的并非没有,只是不多。

由此可见,伏允那家伙似乎并没有什么经商的脑子,守着丝绸之路上最后一座大城,却经营成这般模样,真不知道这货脑子里装的都是什么。

王宫已经在望,李昊的双眼眯了起来。

不眯起来不行,金子做的屋顶太特么耀眼了。

这里只是伏允的一处行宫,并不是真正的都城,可在李昊看来,这行宫却比李二的太极宫强多了。

伏允真是太有品味了,这么大一行宫,这要是给炸平喽,得从层顶上扣下多少金子来。

金子啊,拿出去直接就能换成钱。

哪像李二那个破烂太极宫,除了木头就是玻璃,拆下来拆不上几个钱不说,风险还大。

正想着,王宫里涌出一大批穿着皮甲的士兵,手拿长戈,迅速站着两列。

“大唐使节何在?”一个穿着武将衣袍的憨憨随着人流从王宫正门走出来,头仰的几乎快要碰到脊梁骨了,手里还提着一把看上去份量不轻的巨大斧头,挥舞几下往地上一戳发出‘咚’的一声:“本将慕容孝隽,奉王命前来迎接。”

慕容孝隽?很牛·逼么?

李昊歪头看了眼面带尴尬之色的伏顺。

伏顺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满脸的不忍直视。

倒是王宫里涌出的那些吐谷浑禁卫见状,齐声喝彩:“慕容将军威武!威武!”

威武个毛啊,跟着铁柱走了一路的程处默抬手在铁柱的肩膀上拍了一把:“柱子,你傻杵这着干什么,对面那个憨憨吓唬德謇呢。。”

铁柱初时没反应过来,还傻夫夫的看热闹呢。

在他看来,对面出来那家伙最多就算是斧头好看了些,根本没想过丫是在显示力气,这会儿被程处默一提醒,立刻醒悟过来。

分开众人来到队伍最前面,卸下背后门板一样的大刀同样往地上一戳,‘咔嚓’一声,直接没入王宫门前官道一半,虎着脸道:“慕容孝隽,你挺牛·逼呗?”

我艹!

欢呼声戛然而止,一众吐谷浑禁卫相顾失色。

原本还准备给李昊来个下马威的慕容孝隽更是差点原地爆炸。

打脸也不要打的这么快吧?

老子觉得拿个百来斤的斧子就挺牛的,可对面那家伙拿的是什么?门板?巨剑?还是刀?

那玩意儿是给人使的么?直打起来怕是往人身上一放就能把人给压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