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九七章. 嚣张的李昊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26:10
A+ A- 关灯 听书

完了,被怼的没词了。

慕容孝隽原本就是便着两膀子力气吃饭,脖子上虽然有个头,但里面却没装脑子。

如今唯一的倚仗被铁柱给镇压了,连说话的力气都给压没了。

“怎么不说话了,小子。”铁柱见他不说话,咧嘴一笑,突然想起几天前少爷的一句话说的挺有意思,把刀一提道:“是你太飘了,还是老子提不动刀了?”

“噗哧……”程处默没忍住,直接笑翻,拉着身边的苏烈道:“哎,老苏,你别说,这个铁憨憨这话还真用对地方了。”

“我……”慕容孝隽差点被气个半死,瞪着一脸无所谓的铁柱,犹豫着要不要上去拼命。

伏顺见气氛陷入僵局,苦笑着上前打起圆场:“好了慕容将军,把兵器收起来吧,铁将军在跟你开玩笑呢,不要放在心上。”

李昊也同时开口:“柱子,回来吧。”

还好,伏顺见状松了口气,善意的对李昊点点头。

慕容孝隽也暗自松了一口气,把头一扬,正想说点场面话,却听李昊继续说道:“不要吓到慕容将军。”

尼玛,这说的是人话么?老子胆子就那么小?会被一个憨憨给吓到?

明明是老子给我家王子殿下面子,不想跟那个憨憨一般见识,以大欺小。

对,就是这样。

不搭理李昊,慕容孝隽冷着脸,假装没听到李昊说什么,侧身让开王宫正门,另有其它礼仪官员马上示意乐队奏乐。

这大唐来的使节分明就是没事找事,还是不要理他的好。

迎接仪式进行的很热闹,除了慕容孝隽有些不大高兴之外,伏顺笑的很开心,带着李昊、苏烈、长孙冲等人进入王宫。

至于程处默和李震,他们两人的任务是统领卫队,毕竟吐谷浑人就是再大方,也不可能让五百人的护卫进入王宫,总得有人在外面镇着。

李昊一路打量着周围的环境,随着伏顺一同入了王宫,一边走,心中一边腹诽,伏允有钱是有钱,就是不够大气,弄个王宫占地面积还不如李承乾的宜秋宫面积大。

伏允早就接到了李昊一行人到来的消息,此时正坐在宫殿正中的宝座上等着,见他们进来,也不说话,就那么盯着李昊,看上去就像遇到杀父仇人似的。

跟谁俩呢!

自己吃几碗干饭心里没数是吧?

李昊就那么站在大殿中间,身边是苏烈和长孙冲,身后是铁柱、席君买。

众人谁都没有先开口的意思,就那么僵持着。

梁屈葱,吐谷浑名王,大体与大唐十六卫大将军等阶。

此人虽然也是武将,但多少也算有些文气,站在大殿上见双方僵持,干咳一声道:“大唐使节,见了吾王为何还不下拜。”

“下拜?”李昊脑袋一歪,噗哧一笑:“不是,你逗我呢?吐谷浑撮尔小国,人口不足百十万,兵不足十万,国主最多与我大唐大都督相仿,而我则代表着大唐皇帝陛下。现在,你让我给你们国主下拜?”

梁屈葱被噎的两眼一翻,虽然明知道李昊说的是事实,可听在耳朵里也太刺耳了。

不说梁屈葱,就连坐在王座上的伏允听的脸色也都变了,狠狠一拍桌子:“大胆唐使,欺人太甚。”

盯着差点原地爆炸的伏允,李昊撇撇嘴:“欺人太甚?伏允,到底是谁欺人太甚,你最好先搞搞清楚。本使可是你派人给劫来的,现在说本使欺人太甚,你不觉得荒唐吗!”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你……”伏允瞪了呆立一旁的儿子一眼,心说我是让你把人劫来,可那不是一时气话么,你怎么能当真呢。

伏顺一脸的委屈:“李侍读,小王什么时候劫你过来了,明明是你主动跟我走的。”

“那又如何?”李昊很嚣张,哪里还有前些日子路上的温文尔雅:“我,大唐一等国公李靖的嫡子,太子殿下的近臣,大唐皇帝陛下眼中的宠臣,到了吐谷浑竟然让我主动下拜,不拜还要威胁我,你们长了几个胆子?

尤其是你,伏允,打劫商道,杀我子民,你真以为当初杨广收拾不了你,如今大唐就收拾不了你?你以为招惹了大唐,再往西域一跑就没人能整治得了你?

我告诉你,别做梦了,快醒醒吧,当初的杨广不是收拾不了你,而是他把目标放到了辽东和漠北而不是西域。

如今呢?盘踞在漠北的突已经没了,薛延陀也已经早早臣服,大唐北边已经再无威胁,你伏允若是不识相,信不信半月之内便有大军前来讨伐。”

伏允气的脸色铁青,喘的跟几箱似的。

在他面前嚣张的人不是没有,敢威胁他的也不是没有,不过那些人大多都死了。

“你,你,你好大的胆子!”

“不,不是我胆子大,是我有这份实力。伏允,如果我是你,在看到我的第一眼就应该回去给自己准备后事,而不是在这跟我讨论胆量的大小。”

这什么人啊这是。

李昊虽然嚣张,话说的也难听,不过伏顺道是在心中暗自佩服。

毕竟不是所有人面对老头子都敢如此说话的。

想着,伏顺开口道:“李侍读何必如此咄咄逼人,我吐谷浑向来与大唐交好,就算刚刚梁名王的话语对大唐稍有不敬,那也是无心之失,可你却借题发挥,威胁我父王,此事若是传出去,岂不是让属国寒心。”

面对怒目而视的吐谷浑众人,李昊黑着脸道:“寒心?在你们抢劫我大唐的商团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我大唐会寒心?在你们杀我大唐子民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我大唐会寒心?”

梁屈葱忽然抢白道:“胡说,我们什么时候抢过大唐商团,什么时候杀过你大唐的子民。”

“没有么?”李昊瞟了梁屈葱一眼,将手伸向身后。

铁柱早得了交待,立刻拿出一个本小册子,递了过去。

李昊接过之后,举起来扬了扬:“这是我大唐发给一位我国僧侣的护照,人在护照便在,如今僧侣不见了,护照却在吐谷浑境内被找到。现在谁能给我解释一下,我国的这位僧侣哪里去了?”

殿上众人面面相觑,我们特么哪儿知道。

一个和尚罢了,在坐的可都是吐谷浑的高官显贵,哪有心思去管这事儿。

另外,你特么不是去出使西域么,你不是走的丝绸之路北路么?你特么连吐谷浑国境都没进来,从哪捡的册子。

伏允气的胡子都快要飞起来了,一拍王座扶手:“大唐使者,你这是无礼取闹,随随便便拿出一本册子,就说是从我吐谷浑捡的,诬陷是我吐谷浑杀了你大唐的僧侣?”

“怎么,难道我堂堂大唐天使还能冤枉你不成?”李昊寸不不让,冷笑道:“伏允,不怕实话告诉你,这次我来为的就是这件事,今天你必须把我大唐的僧侣交出来,交不出来,你就等着灭国身死吧。”

“你……”

“苏烈、冲子,我们走。”李昊理也不理气到发疯的伏允,转身便走,末了还不忘威胁伏允道:“提醒你一下,最好派人去积石山那边看看,否则两万吐蕃大军杀进来,别怪我没提醒你。”

什么?两,两万吐蕃大军?

伏允当时就顾不上跟李昊置气了,大丈夫能屈能伸,受点委屈不算什么。

更何况李昊那是一般人么,没听人家刚刚说,自己是大唐军神嫡子,大唐皇帝宠臣么。

被这样的人物怼几句,骂两声,算不得大事。

至于让自己安排后事的诅咒,没事,咱吐谷浑人不信这个。

给儿子使个眼色,让他跟着李昊去安排使团休息的事宜,伏允转头对梁屈葱道:“去查一下吧,看看咱们抓来的奴隶里面是否有大唐来的和尚。”

“是。”梁屈葱答应一声,欲言又止的犹豫片刻,突然开口道:“国主,吐蕃真的会进攻咱们?我听说吐蕃那个小国主这段时间正忙着平叛,应该不会来咱们这边吧。”

“说不准。”伏允摇摇头:“若是没有倚仗,那李德謇焉敢如此嚣张,他就不怕本王一怒之下将他杀了?”

“可是,吐蕃人真会听他的么?我听说吐蕃那个小国主极有主见,怎么可能会在如此关键的时候分兵来帮他撑腰。”

梁屈葱想不明白,他并不怀疑李昊的话有假,就是有些想不通。

事实上,伏允也想不通。

先是大唐使团过境不入,接着是入境便跟自己要人,转回头马上就是吐蕃大军压境。

这三件事看上去似乎完全关联不起来。

首先是使团过境的问题,如果说李昊想来找自己要人,那为什么大唐使团会过境而不入?

再有就是吐蕃大军压境,这到底是示威还是大唐真想拿自己开刀?

那可是两万吐蕃军队,虽然吐谷浑有把握战而胜之,可大唐那边会有什么样的反应,会不会突然杀出来,给自己来个背刺?

伏允想了很多很多,可就是想不明白,两万吐蕃军能干什么。

难道只是为了给那个大唐使者保命?丫有那么大谱么?

你当吐蕃国主是你儿子,想怎么使唤就怎么使唤。

开玩乐呢。

……

王宫一处偏殿内,伏顺带人给李昊等人安排住处。

借着下人整理东西的空当,伏顺与李昊走到一旁,低声问道:“李侍读,你刚刚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

“什么真的假的?”李昊反问。

伏顺言简意赅道:“吐蕃。”

看他小心打着子,李昊就知道他是怕消息扩散开造成不必要的影响,微微一笑道:“伏顺殿下,你觉得我为什么会来这里?又为什么会如此嚣张?如果没点底牌,难道我就不怕被你爹给杀了?”

“为什么?为什么吐蕃要出动两万大军?”伏顺一下子就紧张了,四下无人,李昊已经没有在这件事情上说谎的必要,既然他依旧没有否认,那就说明这件事很可能是真的。

那可是两万吐蕃大军啊,别说吐谷浑是否有能力顶住压力,就算真顶住了,只怕也要弄的元气大伤死上不少人。

至于说吓唬人,伏顺觉得完全没有这个必要,毕竟吐蕃国内还在平叛,吐蕃国主吃饱了撑的在这个时候抽调两万骑兵来配合李昊吓唬人?

“因为你们这段时间折腾的太过了,丝绸之路啊,武帝费了多少心思才打通的,现在倒好,成了你们吐谷浑的钱袋子了,想打劫就打劫,想杀人就杀人,你们把大唐当成什么了,傻子?”

李昊靠在院墙的一角,淡淡说道:“没人喜欢有这样的一个邻居,我不喜欢,陛下也不喜欢,所以我们要把这条路收回来,就是这么简单。”

李昊说的似乎真就很简单,收回一条路而忆。

可伏顺却从他平淡的语气中听出阴风阵阵,仿佛有无数厉鬼在惨叫。

“没有办法挽回了么?我们可以收缩防线,我可以保证以后不再动路上任何一支商队,这样可以么?”

“不可能的,先不说我信不信,就说你爹吧,他会答应?就算他现在肯答应,那今后呢?谁能保证他以后不会再继续劫掠商道?”李昊拍拍伏顺的肩膀:“放弃吧,大唐想要在这条路上立规矩,吐谷浑便是踏脚石,你拦不住,你爹也拦不住。当然,你也可以杀了我试试,看看能不能阻止吐蕃大军的进攻。”

伏顺摇摇头,并未把李昊的话放在心上。

这家伙既然当初敢跟自己过来,就一定提前布置了后手。

不说能不能真的把他给杀了,就算真的杀了,万一吐蕃不退兵呢?万一引得大唐出兵呢,这样一来吐谷浑可真就没有半点活路了。

见伏顺沉默不语,李昊笑了笑:“别愁了,该来的总会来,这一仗说什么都要打下去,唯一的区别就是最后会打到什么程度。”

伏顺的脸色有些苍白,强打精神问道:“大唐是打算灭了吐谷浑么?”

“不会,吐谷浑依旧是吐谷浑,不过……你们的国主需要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