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九八章 顺我者昌,逆我者亡(上)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26:12
A+ A- 关灯 听书

伏顺:“……”

什么叫国主需要换一换,你这是把主意打到我爹头上了?

拍拍伏顺的肩膀,李昊语重心长道:“别想了,好事,换个角度看,你至少能借此机会提前上位。”

“不,不不,李侍读,你等等。”拉住准备回去休息的李昊,伏顺急吼吼的道:“你的意思是,父王他……。”

“你爹退位,你上位,吐谷浑从此归附大唐,就是这么简单。至于你爹将来会怎么样,我觉得最好让你爹去长安走一趟,跟我家陛下好好聊聊,说不定还能混个国公当当。”

李昊望着长安的方向,心中感慨。

陛下啊陛下,臣尽力了啊。

你要伏允的人头,我连身子都给您送过去了,而且还是活的,多够意思。

伏顺如丧考妣颓然坐倒在地,双眼无神的盯着地面。

早就跟老头子说过,不要打劫往来的大唐商人,不划算。

可老头子就是不听,总觉得大唐软弱可欺,总觉得大唐不会把这点小事放在心上。

现在好了,被大唐盯上了,眼看着灭国近在眼前,说什么都晚了。

“李侍读……,真的没有挽回的余地了么?我承认这些年我们的确劫掠了不少大唐的商人,也的确杀了不少人,但我可以保证,今后绝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事情。”

“归附大唐有什么不好?”李昊回头蹲下身子,与伏顺面对面坐到地上:“首先,归附之后你们就有了唐人的身份,可以享受到大唐人的一切待遇,有人打你们,有大唐给你们出头,你们打了别人,有大唐给你们撑腰,这不好么?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其次,咱们实话实说,你们这距离长安山高皇帝远的,就算归附了大唐,跟现在又有什么区别?别跟我说现在可以靠打劫为生,看看外面那些商人贩运的货物就知道,大批商人已经放弃了这条路,转走凉州一线的北路了,你们就算想要继续打劫,这条路上也没有多少人让你劫。

最后一点,你觉得大唐会放过西域这块放在嘴边的肥肉么?突厥已经完了,大唐没了突厥人的威胁,很快就会空出手来拾掇西域,早点投降争取一个宽大处理有什么不好?说不定皇帝陛下一高兴,成立个安西都护府之类,你们吐谷浑的地盘还能再护大一点呢。

不过话说回来,归附这事儿吧,其实也不是那么简单的,这些年你们守着丝路没少劫谅过往的商人,这件事情你们必段给我一个交待,否则就算你们想要归附,只怕长安那些大佬们也不会答应。”

伏顺沉默了。

吐谷浑地处大唐、吐蕃、西域交界地带,平时以放牧为主,到了春夏便以打劫为生,小日子过的不要太滋润。

如今,李昊要他们归附大唐,好处说了一大堆,可谁知道真正归附以后会发生什么事?

山高皇帝远,表面上看的确是这么一回事。

可李二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任由自己国内有一块不受控制的国中之国存在。

如果伏顺敢有这样的想法,估计他们家族就真的离覆灭不远了。

“李侍读,容我再考虑考虑吧。”

“行,你慢慢想,还有时间。”李昊拍拍衣服上并不存在的灰,站起身来余光瞥见自己这处偏殿外面似乎站了一个人,手里举着一个奇怪的东西。

这尼玛谁啊,大晚上的吓唬人!

仔细瞅瞅,李昊笑了。

外面站的不是别人,竟然是白天看到的那个慕容孝隽,这哥们儿此时正站在偏殿外面,举着个斧子向里面张望,满脸的不忿之色。

估计是白天被刺激到了,晚上想要来找人报仇。

“柱子,去会会他。”歪了歪头,李昊叫过铁柱,示意他去偏殿外面与那个慕容孝隽较量一下,末了不忘吩咐一句:“哎,下手轻点,别给打死了。”

铁柱这会儿已经跟外面的慕容孝隽大眼瞪小眼瞪了半天了,一听李昊这话,把刀一提:“少爷放心,我保证不打死他。”

慕容孝隽脸黑的跟锅底似的,嚣张,太嚣张了,还保证不打死老子,你以为你是谁。

如是不是看在王子殿下的面子上,信不信老子一斧头过去……。

这边的动静很快引起了众人的注意,伏顺顾不上再去琢磨归附不归附的事情,打起精神走出偏殿,关注起二人的较量。

四周那些王宫近卫不管有事的还是没事的,也全都把注意力集中到了这边。

在吐谷浑,慕容孝隽绝对可以称得上数一数二的猛将,虽然脑子差了些,但那两膀子力气拉出来单挑的话,周边各国可以说无人能敌。

正因如此,白天才会有他立在王宫正门口想给李昊等人一个下马威的举动。

好事之人有很多,这边刚摆开架式,另一边已经有人去王宫里面将此事向伏允做了通报。

伏允原本还在考虑吐蕃大举进犯的事情,听闻慕容孝隽要与李昊的护卫单挑的消息,立刻放下一切赶了出来,立在远处观察这边的动静。

这边人群之中,慕容孝隽神情严肃,巨大的斧头在手中挥舞几下,风声呼啸:“对面的唐人,你是客人,本将让你来攻。”

铁柱则是一副漫不经心样子,门板一样的长刀随意的扛在肩膀上,随意的说道:“还是你先来吧,俺先动手怕手不住力气把你打死了。”

好气哦!看把你狂的。

不就是有把大刀么,有什么了不起。

我上我也行,只要我吐谷浑有这么好的铸造工艺,老子能给你弄个一千斤的斧子你信不信。

慕容孝隽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把手中斧头一举:“这可是你说的,吃本将一斧。”

‘呼……’,磨盘大的斧头劈头盖脸向着铁柱兜头砸了下来。

“来的好!”铁柱也不含糊,门板大刀抡起来往上一撩。

哐……。

一阵金铁交鸣之声。

巨力传来,慕容孝隽只觉得虎口一热,手中剧震,整个人‘噔噔噔’一连向后退了数步,方才止住退势。

“这唐人好大的力气。”

“慕容将军好像败了。”

观围的吃瓜群众瞬间就炸了,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慕容孝隽更是呆呆看着对面的铁柱,脸上尽是不可置信。

刚刚那一下他可是把小时候吃奶的劲儿都使出来了,寻思着就算不能打败对方,怎么也能让那黑大个退个一两步。可结果倒好,人家脚底下跟生了根似的,连半寸都没移动,反倒是他自己差点被震的武器脱手。

“不,不可能,你怎么可能有这么大力气?”

“井底之蛙,你才见过多大的天。”程处默打着哈欠站在李昊身边,咕哝了一句。

铁柱直接咧了咧嘴,憨厚的一笑:“有点意思,再来。”

还来个屁啊,慕容孝隽低头看看崩了口的斧子,欲哭无泪。

对面那家伙就特么不是个人。

远处的伏允看的是眉头直皱,目光落在偏殿门口的李昊身上,原本他还打算是否将李昊强留下来,当成谈判的资本,现在看来有必要重新考虑了。

李昊感觉到了伏允的目光,抬头与他对视一眼,嘴角微微翘起。

他不是没担心过伏允会在王宫里把自己弄死,否则也不会一直将铁柱和席君买带在身边。

不过,这会儿铁柱一击之下将吐谷浑战力第一的慕容孝隽顶了回去,估计伏允应该不会再有这样的打算了。

想着,李昊分开众人,向伏允的方向走去。

话说,小国就是小国,都是行宫,伏允在尕海城的行宫跟李二在洛阳的行宫相比,差的可不是一点半点。

这场较量如果放在洛阳宫,站在正殿门口那是绝对看不清偏殿那里情况的,除非拿上望远镜,否则你连个模糊的人影都看不清楚。

不消片刻,李昊行至伏允的面前,拱了拱手道:“国主好生清闲,竟然有心思看下属打架。”

“李德謇,你到底什么意思?”伏允与李昊对视片刻,沉声说道:“莫非是欺我吐谷浑无人?”

李昊耸耸肩膀:“国主,你要是这么说,那咱们就没什么可聊的了,告辞。”

说完,转身就走。

牛什么牛,也不看看都什么时候了,吐蕃在北面大军压境,西域那边要不了多久也会众兵云集,吐谷浑眼下已成众矢之的,还牛?回头看你怎么死的。

伏允也没想到李昊这么刚,一言不合转身就走。

上前一步将他叫住:“等等,李德謇,你就不怕我现在就让人杀了你?”

“怕啊,不过若真是那样的话,你就等着被灭族吧。”李昊停下脚步,转头笑着说道。

伏允冷笑一声:“笑话,就好像我不杀你,大唐能放过我一样。”

“不一样的,你不动我,最多吐谷浑也就是损失一点牛羊战马啥的,只要你老老实实去长安请罪,表示愿意归附大唐,然后再将王位让给你儿子,你的家族还能保住,若干年后说不准你们吐谷浑还有翻身的机会。”

伏允的脸色忽然变的铁青一片:“李德謇,你好大的胆子,信不信我马上就……。”

“安静点,你想引起所有人注意么?”李昊依旧笑的那样灿烂,人畜无害:“你是聪明人,应该知道如何取舍,不怕告诉你,这一次不仅仅是吐蕃,在吐谷浑的西面,还有数万西域大军正在集结,北面,杨恭仁也准备了一万人马。伏允,你真不怕吐谷浑被三方瓜分,自己死无葬身之地?”

如果有可能,伏允真的很想直接把面前这个笑面虎给砍成肉酱。

但是……,不行啊,万一他说的是真的怎么办。

以前杨广还活着的时候,自己可以往西逃入西域,或者往南逃进吐蕃。

但现在不行了,吐蕃和西域诸国都在对吐谷浑虎视眈眈,他总不能逃到大唐去吧。

如果真想逃入大唐,那面前这小子就算再可恶,自己也不敢动他一根汗毛。

“李德謇,你到底想要如何!”压下心头怒火,伏允咬牙道。

“我刚刚已经说了,吐谷浑归附大唐,你去大唐认罪,把王位交给你儿子,就是这么简单。”

“如果本王按你说的做了,你就会退兵?”

李昊摇摇头:“你想多了,吐蕃和西域再怎么也不会白白出兵的,而且……吐谷浑的实力如果不被削弱,就算归附了,我们也不放心。”

见李昊如此说,伏允怒道:“既然如此,本王又何必按你说的做,大不了跟他们拼个鱼死网破。”

“不一样,按我说的做,你还能保住自己的族人,否则,全家死光光。”李昊说完这些,转头向安排给自己的偏殿走去,没给伏允继续聊下去的机会。

时间还长,如果王玄策能够完成任务,吐蕃的军队应该已经在积石山那边刚刚完成集结,另一头薛仁贵估计还要再等一段时间才能沟通好西域各国。

伏允还有足够的时候来考虑吐谷浑和自己的未来。

至于死,李昊没想到,伏允如果不傻就不会轻易对自己这个人质下杀手。

况且就算他真的下杀手李昊也不怕,毕竟他身边还有一大群杀人不眨眼的武疯子在,这里距离凉州城又不远,就算伏允真的想要动手,他也有一半的可能逃回去。

……

李昊在吐谷浑高调演出的同时,高昌国王都,鞠文泰正在召集众人开会。

恢宏的王宫之中,鞠文泰高高在上,正同数十臣子静立殿中,个个面容严肃,皱眉不语。

鞠文泰威严的目光扫过殿上众臣,语带不悦道:“怎么都不开口啊,孤找你们来,就是让你们讨论征讨焉耆,阻断西域商道之事,若是尽数不语,孤便当你们同意了。”

“王上不可啊。”鞠文泰话音方落,下面已经有人叫道:“商道乃大唐与西域沟通之桥梁,王上若断之,只怕大唐不会与我们善罢甘休啊。”

鞠文泰摆摆手:“休要拿大唐来说事,商路乃我高昌之商路,与大唐有什么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