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二八章. 来啊,互相伤害啊!(上)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27:16
A+ A- 关灯 听书

王元德是真憨,做为一个世家公子,李昊只能说人的性格是从出生那天起便注定好的,跟后天受什么样的教育无关。

这样的性格与家主注定是无缘的,太原王氏家主除非疯了,否则选他当家主,非把王家带沟里去不可。

毕竟家主这种生物可以奸,可是滑,也可以狠,但就是不能憨。

所以李昊难得的没有把自己的狗脾气拿出来对付王元德,反而是一副老好人的样子,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宁可多费些口舌,也不想伤了这憨憨的心。

王元德倒也没有辜负李昊的一番苦心,听说要见郑延,露出一抹犹豫:“贤弟,要不……我跟郑延就不要见面了吧,不合适。”

“为什么,你们两个有矛盾?”李昊诧异道。

技能一:揣着明白装糊涂。

王元德哪知李昊是在套自己话,当下叹了口气道:“怎么说呢,倒也不能说是有矛盾,就是前些时候几家后辈聚会,大家即兴赋诗助兴,为兄稍胜一筹。”

李昊有些不敢相信:“就这么简单?那郑延的气量也太小了吧。”

“呃……”王元德尴尬的抿了抿嘴,吱唔了一会儿才补充道:“赢得美人归。”

李昊:“……”

怪不得,敢情这里面还有续集,就是不知道是什么样的美人,能引得两家嫡子反目。

好想知道啊。

只可惜,咱不是那种八卦的人,不好去打听别人的隐私。

“原来是这样啊,真没想到兄长当初还有这样一段才子佳人的雅事,若是早些知道,昨日当浮一大白,为吾兄贺喜才是。”

“不,不值一提,不值一提。”王元德似乎忘了之前的事情,腼腆中带着一丝炫耀:“都是崔家小姐抬爱。”

李昊嘴角抽了抽,感情这还属于夺妻之恨了呗,这崔家小姐看来身份应该非同一般才是,估摸着就算不是嫡出,也不会是远房支脉,否则郑延那小子绝不会提到王元德眼珠子都是红的。

不过话说回来,既然有这样的尴尬关系摆在面前,再让王元德与郑延见面的确有些不合时宜。

李昊想了想叹道:“之前小弟不知道兄长与郑延之间的关系竟然如此恶劣,罢了,那今日便不与他见面,咱们兄弟二人好好聊聊接下来的事情。”

“好!”王元德答应的很是痛快,似是巴不得不与郑延见面。

管家此时已经吩咐下人治办好酒宴,李昊与王元德自家兄弟,谁也没跟谁客气,双双入席,推杯换盏,风花雪月聊了起来。

不多时,话题再次回到关中大旱上面,李昊一口抽干杯中酒,咂咂嘴说道:“兄长,小弟我跟你实话说了吧,这次关中大旱其实真说起来算不得什么,我大唐如今不比往年,粮草不缺,你别说关中只旱了一年,便是旱上十年,也饿不死一个人。”

真是这样么?王元德求助的目光望向身后的管家。

管家默不作声的点点头,自从去年在江南改种了来自占城的三季稻,虽然因为气候的关系每年只能产两季,可真说起来也比往年增加了三成的粮食产量。

这三成的产量可不是指江南一地的三成,而是指整个大唐以往每年粮食的总产量

所以在民间近期甚至有江南熟天下足的传言,这未必就没有道理。

王元德并不知道这些,但得到了管家的点头示意,心中不禁泛起疑惑:“贤弟,既然关中大旱并不影响什么,那为什么陛下会如此紧张,以至于把你这样的人才留在京城之外来解决旱灾的问题。”

李昊耸耸肩膀:“想钓鱼呗。谚语有云,别看现在闹的欢,小心将来拉清单。陛下那边之所以一直没有动静,目的就是想要看看有多少人会利用这次旱灾出来闹事,凡是闹事的全都记到小本本上,将来秋后算帐。”

‘咕嘟’。

管家艰难的咽了一口唾沫,顾不得什么礼仪,直接开口相询:“世子,你的意思是陛下要对……要对我们动手了?”

“眼下还不至于,不过以后就不好说了。”李昊抬头淡淡看了王府管家一眼,若有所思道:“你们这些人啊,就是把自己家族看的太重,嘴里喊着黎民苍生,天下万民,可行动上呢?你们真把黎民苍生看在眼里了?

远的不说,就说那个郑克爽吧,你们看看他在岐山都干了些什么,老百姓已经连水都喝不上了,可他呢?卖水!这特么是人干的事儿么?!”

王元德不吱声了,低着头不知在想些什么。

管家似乎想要解释什么,但最后还是没开了口。

是啊,黎民苍生不是放在嘴上说的,想要让百姓过上好日子要有实际行动。

可世家都干了些什么,大旱之年首先想到的是自己的利益,为了那一点点利益,他们裹挟民众,煽动闹事,口号喊的震天响,但归根结底还不是为了钱。

百姓?刍狗罢了!

只要自己能得到利益,百姓在他们眼里又算得了什么。

凭心而论,李昊对世家并没有太大的反感,毕竟每个人都有追求更好生活的权力,世家追求更多的权力和利益这也无可厚非。

但你追求权力和利益走正常渠道不好么?为什么一定要损害别人的利益呢!

你想要更多的权力,你造反啊,你刺杀啊,你把李二弄死自己当皇上呗,裹挟百姓算怎么一回事。

他在岐州已经打造了数百上千台抽水机,除去派上用场的,仓库里甚至还积压了很大一批。

可是周边的州府呢?没有任何一座州府派来过来联系购买不说,反而每天还在嚷嚷什么天降灾祸。

这特么不是扯蛋么。

你要是真想着救济百姓,你来买抽水机啊,关中数十州府,哪个州府没有千把府军,派出去挖井啊,你们要是真的这么干了,老子抽水机不要钱,白送都行。

可是……。

算了,不想了,估计这次大旱过后这帮家伙都得上李二的黑名单,每个人脚下的泡都是自己走出来的,怪不得别人。

李昊放下手中的筷子,看着面带愧色的王元德道:“兄长,眼下有一个机会就摆在你的面前,我不需要你王家拿出一大笔钱来赈济灾民,也不需要你王家拿出家里的存粮来施舍百姓。”

王元德满头水雾:“那,那你需要我做什么?”

“发动你们的人,利用这次旱灾来清淤,这么多年了,关中的河道严重淤积,已经到了非清不可的地步。另外,我可以免费提供你抽水机,在你们能影响到地方,我不管你们能挖多少口井,总之你们挖多少,我提供给你多少。”

这也就是因为王元德比较憨,但凡是换一个人,李昊都不会如此直白把自己底限说出来。

王元德倒是想答应,不过想到来之前老爷子的交待,又有些犹豫:“贤弟,为兄倒是也想为百姓做点实事,可,可我爷爷那边……。”

“老爷子那边你不用考虑,想借机会跟官府拉关系修路,然后收‘过路费’分成我不管,反正只要你们不拖欠货款,要多少水泥我提供你多少水泥,而且我还可以给你打八折。不过你记住,只针对王家,别家你别跟着掺和。”

“明白,我明白。”王元德得到承诺之后整个人都轻松了许多,豪气的说道:“贤弟你放心,挖井、清淤的事情我一定给你办的明明白白。”

李昊摇摇头:“不是给我办,不瞒兄长说,其实真说起来清淤这事儿对修路还是有所帮助的,从河道里清理出来的河沙完全可以用在修路上,如果你清理出来的河沙多一些,甚至修路的时候连购买河沙的钱都能省下来。”

吧唧吧唧,王元德眨眨眼睛,仔细一琢磨好像还真是这么一回事。

怪不得之前李昊一直要清淤、修路同时进行,原来……根子在这里。

谈判进行的十分顺利,管家见自家公子似乎不知道怎么继续下去,只能主动开口:“世子,不知……您还有其它什么要求没有?”

“说‘要求’有些过了,毕竟我们眼下是合作关系,如果你们真想为百姓做点实事,那就多运些粮食过来吧,我按照市场价购买。还有就是我在长安附近修建了一座占地极大的仓库,如果你们有心的话,我可以将那座仓库分给你们两成,前提条件是我需要一百万石粮食。”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这个……”王府管家有些纠结,想了想道:“世子,此事小人不敢直接答应,您看能不能稍等几天,小人马上以最快的速度回禀我家老爷,三天之内定会给您一个满意的答复。”

“可以!”李昊点点头。

今天的谈判可以说进入了实质化阶段,但却并不符合王家之前提出的条件,管家想要回去请示也在情理之中。

更何况之前李昊甩锅的行为也让王家陷入了十分被动的局面,这王府的管家如果不回去请示,反而直接答应下来,李昊反倒有些不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