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二九章. 大山里的探矿队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27:18
A+ A- 关灯 听书

陈仓县郊外的大山中,周马头顶骄阳,骑着驴子跟在一队府军身后,漫无目的满山乱窜,身周时不时有小兽跑过,发出悉悉索索的声音。

这已经是入山的第四天了,四天来,岐州府军都尉林大勇,就是曾经负责保护岐山县令郑克爽的那个家伙,带着队伍满世界的到处挖坑,陈仓周围的百万亩山林被他们挖了近十分之一。

什么?你说陈仓周围的山地不是只有十余万亩?

别开玩笑了,好歹是一县之地,怎么可能只有十余万亩山森,那只是写给李昊地契上的一个数字而已,真说起来,这片大山甚至连百余亩都不止。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只不过再远的地方因为运输不便,故而被李昊放弃了,只留了靠近官道便于出于的一些位置,所以才会有十余万亩这个概念。

至于为什么会让林大勇带着马周进山,主要是因为陈仓是林大勇的老家,当兵入伍之前,他便在这周围的林子里靠狩猎为生,后来参了军,靠着小时候狩猎练出来的本事慢慢混出了头,这才在岐州府做了都尉。

说来,倒也是个励志型的人物。

而林大勇进山的任务也不仅仅只是带路,他还肩负着探矿的责任,仗着对这片大山的熟悉,在第一天便轻松的发现了两座规模并不怎么大的石炭矿,又在第二天发现了一座铁矿。

但好运似乎被他在前两天用光了,接下来的两天时间整队人在山里再也没有任何收获,不得已之下,只能向大山深一些的地方进发,以图发现某位小祖宗口中的石灰石。

马周抬头望着头顶的似火的骄阳,精神有些恍惚,哪怕在长安的时候有在工地来回奔波的经历,这四天下来依旧把他折腾的欲仙欲死。

“马先生,要不要先休息一下。”

林大勇第一个发现了马周的情况有些不对,停下队伍,来到他的身边。

“林都尉,距离原地休息的地方还有多远。”马周在一旁府军的搀扶下从毛驴的背上下来,喘着粗气问道。

“大概还有十里左右。”林大勇看了看四周的地形,体谅的说道:“不过,我们在这里休息也可以,大旱之年,倒也不虞有什么山洪。”

马周艰难的点点头:“那便在这里休息一下吧,林都尉,给你添麻烦了。”

“没事。”林大勇无所谓的笑了笑,转头对正在待命的手下吼道:“原地休息,就地扎营。”

‘轰……’,一群大头兵听说不用继续走了,高兴的跟什么似的,卸下肩头背囊、工具,热热闹闹开始扎营。

进山已经整整四天,这些府军又不像马周不用干活还有驴子骑,他们不仅要背着深重的行囊赶路,必要的时候还要负责探矿,挖山,四天下来早已经疲惫不堪,听说能提前休息自然欢喜的不行。

林大勇无奈的摇摇头,亲自扶着马周找了一块石头坐下,旁边早有会来事儿的亲卫自毛驴背上拿下水壶递到马周手中殷切伺候。

“马先生不要介意,小的们这些天也是累了。”见马周的目光在那些府军身上游移,林大勇连忙解释了一句。

不解释不行,这位可是长安那位小爷身边的红人,万一回去给自己上点眼药,这辈子可就毁了。

马周人虽傲气,但对一些下苦人却有着很大的包容,闻言笑了笑:“林都尉,在下不是刻薄之人,兄弟们自从进山以来的有多辛苦在下全都看在眼中,记在心里。所以……你可以放一千二百个心,咱们这次不管能不能找到石灰石,回去之后该有的奖赏都不会少。”

还有奖励啊?!马周身边忙碌的府军听到之后脸上不禁露出喜色,手上动作也加快不少。

而马周却在说完这些之后陷入沉默,相较于那些乐观的府军,他对这次能够找到石灰石已经不报太大希望。

这片山实在太大了,想在这里找石灰石并不比大海捞针容易多少。

府军扎营的速度还算可以,没到小半个时辰,两百人的营地便在林中立了起来,警戒的岗哨也全都散了出去。

营地中央,有人架起篝火,生火做饭,还有些人被林大勇派出去搜索野味。

尽管遇到了大旱的年头,但林子里多多少少还是有些野物存在的,野猪、狍子找不到,兔子野鸡寻摸几只问题不大。

虽然不能喂饱所有人的肚子,但却能满足一下周先生的口腹之欲。

马周依旧坐在大石头边上,头顶的日头老大,晒得人烦躁不堪,因为缺水的关系,身上总是粘哒哒的,引来不少蚊虫,更上让人烦不胜烦。

马周有些后悔为什么自己要接老师的任务跑来这鸟不拉屎的大山里来,长安的米难道不香么?长安的妹子难道不漂亮么?跑来这全都是石头的山里干什么啊。

这该死的破地方,山是石头山,洞是石头洞,在山里跑了四天,连颗像样的树都没看到。

自己这是造了什么孽!非要跑来受这份罪。

想到郁闷处,直接抄起身边府军搭建营帐时落下的石工锤,对着屁股底下的大石头就是一顿砸。

‘嘭嘭……‘。

疯了,真是疯了。

正在巡视营地的林大勇见马周发疯,连忙跑过来将他抱住:“马先生,冷静,冷静!我知道您着急,可是找矿不是着急的事。”

“你,你把我放开。”马周举着石工锤,盯着被自己砸的有些开裂的石头奋力挣扎,弄的林大勇险些控制不住他。

眼瞅着马周就要挣出自己的控制,林大勇对身边手足无措的府军吼道:“都特么看什么呢,没看马先生失心疯了么,还不过来帮忙。”

‘呼啦’一下,随着林大勇的呼声,十多个府军涌了上来,有掏麻布的,有拿绳子的。

可怜马周一个读书人,就算练过几天拳脚,又如何敌得过这帮五大三粗的糙汉子,三两下功夫已经被绑了个结结实实,嘴里还被塞进了好几团味道比裹脚布好不了多少的麻布。

马周心里这个气啊,胃里酸水一个劲的往上翻。

“呜呜呜……”

奋力挣扎.gif

盯着马周涨红的脸,林大勇暗道了一声晦气,抬头朝着四周吼道:“医官,医官呢,快把医官叫过来,马先生失心疯了。”

你大爷的,你才失心疯了,你全家都失心疯了。

马周欲哭无泪的倒在地上,扭动,扭动……。

随行的医官来的很快,毕竟营地不大,听到这边吵闹的声音立刻循声跑了过来,瞅见正在地上拼命蠕动的马周,心中一惊,二话不说调头就跑。

片刻之后又在众人疑惑的目光中抱着一个木箱又跑了回来,蹲到马周身边拱拱手:“马先生,得罪了。”

“哎呀,我说你快点吧,人命关天,这个时候还顾得上什么得罪不得罪的。”林大勇急的不行,见医官还在那叨叨叨,扯着他的按到马周身边:“快点治,治不好杀你全家。”

医官被吓的一哆嗦,赶紧回身打开药箱,从里面取出几根数寸长的银针。

在马周惊恐的目光中,对着他的心口,额头,太阳穴就插了下去。

同时,马周还听到那医官的唠叨声:“祖宗保佑,千万别扎错了。”

我尼玛……。

怒火攻心加上连惊带吓,马周两眼一翻,直接晕了过去。

……

再次醒来,外面天已经黑了,身边传来噼噼啪啪篝火燃烧的声音。

‘呕……’,想到下午嘴里的那股酸臭味,马周忍不住发出一声干呕,接着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他面前:“马先生,您终于醒了,万幸刚刚有医官在,否则,否则您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末将该如何向世子交待啊。”

你大爷的,你以为现在你就能交待过去了么。

马周翻了个白眼,没接林大勇的茬,直接说道:“扶我起来。”

“马周先,医官说您现在需要静养,不能过于操劳。”

静养……。

马周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别废话,扶我起来,否则回去信不信我让恩师扒了你的官皮。”

林大勇顿时有种好心被当成驴肝肺的感觉,嘴角抽了抽,终是敌不过马周的威胁,扶着他坐起来,又亲自伺候他穿好鞋子。

待走出帐篷来到外面,外面已经是星光满天,营地中生着数十堆的篝火,府军们围着篝火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什么。

看着外面一片祥和的景象,马周心中的怒气稍减了些,转头对林大勇说道:“林都尉,带我去下午那块石头那里。”

“石头?”林大勇一怔,第一反应就是马周的失心疯还没有好利索,张嘴就要喊人过来。

马周见状,连忙说道:“我没疯,而且如果我没看错,下午我砸的那块石头应该就是恩石要找的石灰石。”

“……”林大勇似乎意识到了什么,盯着马周看了一会儿,忐忑道:“马先生,您确定?”

“不确定,所以我要再去看看。”马周摇摇头,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对了,你让人把我带来的样品拿出来,一会儿我们对比一下。”

所谓样品,是马周离开长安的时候在水泥工坊拿出来的石灰石样本,目的就是为了找矿石的时候做对比之用。

这段时间以来,他没事就拿着那块样品翻来覆去的看,多少对石灰石有了些概念。

正因如此,下午他在砸碎了大石头之后,立刻发现那石头碎裂之后与自己带来的石灰石样本有些相似,兴奋之余被林大勇误会成了失心疯。

石灰石样本很快被林大勇找了过来,那东西其实一直都被马周随身携带,想找也就是回帐篷翻翻口袋的事情。

两人带着四个府军随从,打着火把,一路寻觅找到了下午的那块石头,仔细对比,商量,分析之后,六人发现,碎裂的石头的确与样品一般无二。

好尴尬……。

迎着马周不怀好意的目光,林大勇挠着后脑勺,龇牙咧嘴道:“那个,那,那啥,马先生,下午的事我说是误会您信么?”

这会儿他也反应过来了,下午的时候马周应该是发现石头碎裂之后很像是石灰石,所以才会表现的十分反常。

偏生他傻夫夫的连问都没问,直接把这种反常当成了失心疯,不仅仅把这位世子的弟子绑了,而且还拿臭麻布塞了他的嘴,还用针扎人家,最后硬生生把人给气晕了。

石头与样口一般无二,这代表他们已经找到了李昊想找的石灰石,心情大好的马周乜着林大勇,不怀好意的问道:“你说呢,林都尉。”

“我……”林大勇欲哭无泪啊,转头向跟来的四个跟班求助,结果映入眼帘的是那四个家伙‘你完了’的目光。

要了亲命了,这下可真完犊子了。

“马,马先生,我,我真错了,下次……。”

“行了,别解释了。”马周摆摆手打断忐忑不安的林大勇:“去把消息通知兄弟们吧,石灰石找到了,我们的任务完成了,明天天亮就回陈仓。”

“那,那我呢?”

“你要是不想回去就留在这里当野人呗,总不能你自己放弃领赏的机会,也不让兄弟们回去领赏吧!”马周白了林大勇一眼,从身边一个府军手中抢过火把,亲自举着返回自己的帐篷。

“什,什么意思?”望着马周离开的背影,林大勇满头雾水,老子到底要不要回去呢。

最后还是身边手下机灵,捅了捅他道:“都尉,那位的意思咱们可以回去领赏了。”

“那我呢?”

“您当然也得回去了,您可是我们的最高长官,您不回去我们谁敢回去领赏。”

“那就是……没事儿了呗?”林大勇依旧有些不确定。

“那肯定是没事儿了啊,否则马先生也不会说您自己放弃领赏的机会啊。”

诶?好像还真是这么一回事儿。

林大勇想了想,终于反应过来,敢情马先生并没真的生气,刚刚只是在吓唬自己。

这帮读书人心眼儿真多,一句话差点把老子吓死。

不过嘛……,这样似乎也不错,一报还一报,大家两清了。

心情大好之下,林大勇猛的站了起来,对着营地中还没有休息的府军吼道:“都特么干什么呢,还不早点睡觉,明天不想回家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