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迫在眉睫 · 1

发布时间: 2019-12-02 11:54:52
A+ A- 关灯 听书

万里蓝空,白云如丝絮,悠然飞舞。烈烟石坐在满山烟草中,环视着这紫情花绚烂盛开的山谷。远处山坡上松林参差,高高的杨树交错矗立,杨花在阳光中闪闪飞舞;山坡下的那一泓幽潭,闪着粼粼波光,缤纷凉意穿透这正午暖风,与花香草香脉脉纠缠,直达她的鼻息。

距离她三十余丈处,蚩尤与拓拔野并排枕臂躺在山坡上,口衔香草,仰望蓝天。七只火红的太阳乌在碧绿的山坡上昂首阔步,睥睨自雄。

这就是南阳仙子与赤松子初次相逢的地方。在情火如炽的帝女桑中,南阳仙子所说的每一句话都鲜明而深切地烙印在她的心底,反覆触动她那蒙尘的心弦;尤其此刻,当她静静地坐于起伏如浪的长草中,初夏的午风抚摩脸颊,她觉得自己就像深藏于阁楼的筝琴,某一天舂风吹窗,拂动了绿色的颤音。

沉睡于体内的南阳仙子元神,在这暖风与阳光中,仿佛徐徐苏醒。当紫情花的香味丝丝沁入心脾,便引起莫名的悸动。

但是她为什么会在这里呢?烈烟石突然瞥见蚩尤横置于胸膛上的琉璃圣火杯,错乱的记忆才渐渐鲜明起来。

今日飞过这瑶碧山上空时,她的心里便突然剧烈地跳动起来,犹如春草突破僵硬而寒冷的大地,恣意而顽强地蔓延生长。一种宛如隔世的记忆,让她在万丈高空瞬间迷失。那一刻,她觉得自己就是南阳仙子。

那一刻,她忘了怀中粘合如初的琉璃圣火杯,忘了赤炎城,忘了琉璃金光塔,仿佛有一股强大的引力,拉拽着她往这美丽的山谷降落。

就在她于万丈高空俯身眺望的刹那,琉璃圣火杯突然从她怀中坠落。他们从阳虚城飞来,归心似箭,却在距离赤炎城不到八百里时,被这陌生而又熟悉的山谷截获。

当拓拔野与蚩尤漫山遍野寻找着圣杯,她却失魂落魄地在这山坡上静坐,半个多时辰后,她才逐渐从那迷茫而狂乱的心绪中沉淀下来。突然想起赤霞仙子对她反覆说的话:“真气如火,心如磐石。你的心却像浮冰,表层似乎坚硬,下面却是游移不定的鱼。”

自从风伯山上那万里云层中的刹那握手,她心中的坚冰就瞬间破裂,慢慢地,慢慢地融化开来……直到那帝女桑中,终于冰消雪融,化为汹涌澎湃的怒水春江。火族圣女所要求的“心如磐石”,距离她已经那么遥远……

突然听见蚩尤哈哈大笑,那笑声爽朗自在,她的心微微一颤,酸甜苦涩都随着这笑声一齐翻涌上来。

赤炎城在望,她的心中却突然没有了先前的渴切与期盼,反倒升起隐隐的惧意。到了城中以后,她又将恢复为八郡主、小圣女,而蚩尤救出纤纤之后,必定也将远去。想到此处,她便一阵锥心的刺痛。

只听蚩尤笑道:“乌贼,你记得那白驼当时的表情吗?好像吃了一嘴的臭黄鱼,却吐不出来,瞪着眼睛脸色变个不停……”

拓拔野笑道:“我看倒像极了那年你逮着的变色鲇鱼怪,眼珠也是一般地凸出来。”两人俱是哈哈大笑。

蚩尤恨恨道:“他奶奶的紫菜鱼皮,只是便宜了应龙那老贼。咱俩骨头都断了几根,那老贼倒好,不但平安无事,还加封一等。”

拔野微微一笑道:“黄帝刚柔并济,分而治之。镇压了白驼叛党,人心惶惶,倘若大肆清算,那岂不是又要天下大乱吗?那应龙厉害得紧,想要将他擒住也不是易事,倒不如安抚来得省心。”

蚩尤嘿然道:“我瞧多半是姬小子的主意。这么一来,那应龙老贼还不对他感恩戴德吗?这老贼号称黄龙真神,居然一点骨气也没有,真他奶奶的紫菜鱼皮。”语气中满是鄙夷之意。

原来那日阳虚城中,黄帝突然复活,姬远玄以清冷钟召揭白驼与姬修澜的罪行,瞬间扭转形势,兵不血刃,成功平叛。为了稳定局势,免生波澜,除了对白驼等首恶严惩之外,对于其他从犯,黄帝一概采取怀柔手段,既往不究;即便是姬修澜,姬远玄也以“受奸人挑唆,非其本愿”为由,代之求情。黄帝便也顺水推舟,只将他软禁起来。那应龙乃是大荒十神之一,武功法术之高,不在黄帝之下,是以黄帝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他是局外之人。应龙乃是识时务之人,当下便与白驼乱党划清界限。当白驼绝望中想要借助法器逃离时,被他闪电般打断双腿,并断其周身经脉,以示对黄帝的忠诚。

白驼乱党见应龙尚且如此,登时也争先落井下石,大数诸位首恶的罪行;一时间众人纷纷做迷途羔羊如梦初醒状,群情激愤,痛心疾首。专门起草法案的黄长老捶胸顿足,悔不当初;痛哭流涕之余,慷慨激昂,抑扬顿挫,列举白驼等人罪状,洋洋洒洒成万言书。土族历年冤案一时昭雪,大至弑君谋臣,中至贪赃枉法,小至鸡鸣狗盗,原来幕后所有阴谋指使都是白驼。

众人恍然大悟,义愤填膺,纷纷唾面怒骂,恨不能食其肉、啃其骨。

沉冤既雪,君臣共欢。第二日白驼部署在朝歌山的大军赶回,见此情状也纷纷倒戈,便连围守在灵山脚下的王亥等数万大军也闻讯归降。白驼叛党至此被完全镇压。

拓拔野三人也因协力平叛,而被引为土族贵宾。黄帝父子盛情邀请三人盘桓数日,并请族中名医为二人疗伤。但不知为何,姬远玄那诚挚而明朗的笑容,似乎变得虚无缥缈起来,令拓拔野心中有些异样的不安,当下便以火族事态紧急,无暇逗留为由,翌日午后带着七彩土飞离阳虚城,迳直往赤炎城而来。

. ?

拓拔野两人谈了片刻,见太阳已过中天,一齐跳将起来。拓拔野微笑道:“八郡主,走吧!咱们也歇得差不多啦!”

烈烟石怔怔地凝视着蚩尤,碧眼幽然,苍白的脸上满是奇异的潮红。蚩尤被她盯得浑身不自在,皱眉道:“他奶奶的紫菜鱼皮,她中暑了吗?”

拓拔野大觉好笑,低声悠然道:“中暑?是了,我瞧多半是你小子的十日鸟热气太盛,比这毒日头更厉害的缘故。”

蚩尤见他神情,知道他多半在胡说八道,哈哈笑道:“他奶奶的紫菜鱼皮,你当堂堂火族八郡主是豆腐吗?她又冷又硬,比北海的冰石厉害得多了。”声音极响,登时震醒烈烟石,一字不漏地传到她的耳中去。

烈烟石眼眶一红,心中酸苦:“原来在你心中,我还是一块又冷又硬的石头么?”刺痛难抑,起身淡淡道:“走吧!”

蚩尤嘿然而笑,朝着太阳乌叫道:“鸟兄,走吧!”

拓拔野摇头苦笑,心道:“这鱿鱼简直是个海蚌壳,不撬不开。”他素来怜香惜玉,对女人极是心软,见此情状,不由对烈烟石大起同情之心。

烈烟石刚要转身,突然周身一震,心中猛地有一种强烈而奇怪的感觉,令她狂喜而又恐惧;霍然抬头望去,只见一道红影从瑶碧山北面山谷冲天而起,在阳光下闪过眩目的光芒。

那道人影在半空中突然顿住,似乎朝她望来。阳光刺眼,她看见那人穿着破旧的乌金长衫,蓬头乱须,仿佛乞丐一般;但那满脸玩世不恭的神情却好生熟悉……那人讶异地望了她一眼,微微一笑,朝着东南赤炎城的方向闪电飞去。

烈烟石低吟一声,胸口如遭重击,脑中瞬间一片混沌。体内的南阳仙子元神倏地剧烈震动起来,耳边突然响起无数的声音,仿佛许多笑声、说话声、哭声交缠于狂风中,蓦地穿耳而过;天旋地转,阳光耀眼,登时人事不知。

拓拔野、蚩尤见她怔怔地凝望着自己二人身后的天空,双颊嫣红,目中闪过迷茫狂乱、恐惧狂喜的神情,突然直直朝后倒去,都是大吃一惊。急忙冲上前将她扶起。仰头望天,碧空澄净,白云悠扬,哪有什么异状?

拓拔野心下诧异,忖道:“难道听了鱿鱼适才那句话,竟然气得昏倒了吗?”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却听蚩尤喃喃道:“他奶奶的紫菜鱼皮,敢情当真中暑了。”

两人为她输气调息,俱是大吃一惊;不知为何她体内的南阳元神跳跃震动,极为兴奋,原本调入奇经八脉的情火与三昧紫火真气,又重新在经络之间乱窜起来。当下凝神替她调自心理气。

过了片刻,烈烟石悠悠醒转,却满脸迷茫,丝毫记不得发生了什么事。见蚩尤目光炯炯地望着自己,心中蓦地一阵难过,起身淡然道:“走吧!”

三人骑乘太阳乌,朝东南而飞。赤炎城越来越近,蚩尤想到即将救出纤纤,心中极是激动,但又有些许紧张怯意。

前方是一条狭长的山谷,两壁黄土红岩,树木茂密,由西南折返东南,绕成一个弯曲的弧线。烈烟石淡淡道:“过了这红黄裂谷,就是本族境内了,距离赤炎城不过六百里。”拓拔野与蚩尤俱大喜。

当是时,突听红黄裂谷中传来凄厉的兽吼声,此起彼落,交相呼应。暖风迎面吹来,满是腥臭之气,如浊浪阵阵扑面,令人烦恶欲呕。

又听“轰隆隆”的巨大声响,从西南面狭长的山谷中传来,宛如钱塘大潮,奔腾将至。众太阳乌极是兴奋,盘旋缭绕,嗷嗷乱叫。拓拔野凛然道:“看来又有许多兽群来了。”

大荒中倘有大量不同族种的兽群一齐狂奔,通常只有两种可能:其一,有极大的自然灾害;其二,有惨烈的战事发生。将近赤炎城,突然听见万兽齐奔的蹄掌声,三人不由均生不祥寒意,当下缓缓降落在裂谷北面的山坡上,察看究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