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赤炎金猊 · 1

发布时间: 2019-12-02 11:56:23
A+ A- 关灯 听书

黑云翻滚,火光冲天,闷雷似的巨响接连不断地从那赤炎山口崩爆而出。滔滔发光云依旧汹涌澎湃,沿着山坡四面冲将下来,但声势比之先前已经大为转小。

赤炎城内漫漫废墟,火光熊熊。城外漫山遍野,战鼓喧嚣,杀声震天。战神军被数倍于己的蛮军、叛军分割包围,浴血苦战。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七只太阳乌驮着众人,在万丈高空嗷嗷盘旋。望着烈碧光晟驾御赤炎金猊兽急速逼近,那凛冽的杀气如狂风席卷,众人周身寒毛不由陡然竖起。

拓拔野心道:“赤帝与赤松子两败俱伤,经脉错毁,祝火神牢中百受折磨,又新添重伤,赤霞仙子为了打开琉璃金光塔,真元大耗;鱿鱼又受了重伤;眼下能全力一战的,只有我和烈侯爷了。”心下明白,单凭两人之力,想要阻挡这千年妖兽的凶威绝无可能。目前唯一稳妥的方法,便是众人骑乘太阳乌飞速逃离此地,养精蓄锐之后再卷土重来。

却听祝融低声道:“陛下,不如暂且退离此地,伤势好转之后再做计议……”

赤帝斜了他一眼,冷冷道:“火神!你可糊涂了!我们这般退走,那不是认输吗?下面作战的军士岂不是士气大损,一败涂地吗?寡人宁可战死,也绝不临阵脱逃!”语气坚定森冷,祝融微微摇头,不再说话。

拓拔野暗自叹息,赤帝果然如烈碧光晟所说,太过暴烈狂妄而好强,宁折不弯。机会稍纵即逝,此时不走,只怕再也脱身不得了。

烈碧光晟微笑道:“暴君乱臣,还要做困兽之斗吗?”轻飘飘地从赤炎金猊兽的背上跃下,御风凝立,嘴唇翕动,双盘霍霍飞转。赤炎金猊兽嘶声狂吼,周身红鳞蓦地亮起眩目的紫光,赤鬃迸炸,火尾摇摆,突然张开血盆大口,怒吼着电扑而来!

怪吼如轰雷贯耳,妖兽在空中红光爆胀,体形增大一倍有余。凶睛血红,撩牙森森,前爪猛扑,仿佛紫红色狂飙当头席卷。

紫光扑面,炽热炎风轰然鼓舞,三颗巨大的赤红火球呜呜呼啸着从它巨口中喷射而出。

拓拔野抖擞精神,叫道:“鸟兄,美味来了!”驱鸟电冲。与此同时,烈炎与赤霞仙子也闪电般御鸟冲出;三只太阳乌怪叫着交错飞舞,蓦地将那三颗巨大火球迎面吞入

“轰”地一声,火球入腹,三只太阳乌红光爆闪,惊呜剧震,嗷嗷怪叫着朝后上方笔直倒撞飞去。拓拔野与烈炎被那火球挟带的狂猛真气陡然拍击,来不及反应,当胸如遭重锤,随着太阳乌朝后跌撞飞去。

赤霞仙子从鸟背上翩然飞起,御风踏空,掌中流霞镜急速飞转,数十道绚丽霞光纵横交错,耀眼飞扬,刹那间如织锦巨网张罗于半空之上。

“噗”地一声闷响,赤炎金猊兽当头撞入那绮丽霞光网。霞光飞舞,缠绕盘旋,刹那间将它紧紧捆缚。赤炎金猊兽狂吼跳跃,挣脱不得。

众人大喜,赤霞仙子的流霞镜以柔克刚,一旦缠缚极难逃脱。拓拔野与烈炎大喝声中,驾御太阳乌双双电冲。无锋剑呛然出鞘,碧光爆舞,剑气如虹,与烈炎的长枪红光一道朝着困在网中的赤炎金猊兽攻去。

烈碧光晟微笑道:“米粒之珠,也敢与日月争辉。”赤铜盘与火玉盘铿然相击,妖丽紫光层叠绽放。赤炎金猊兽闻声昂首咆哮,红光怒放,瞬息爆涨。“轰”地一声震天巨响,流霞镜冲天飞起,霞光带迸散碎舞,彩光流离,漫天缤纷。

赤霞仙子低叱一声,口角沁出血丝,脸色煞白,如风荷摇曳,水萍浮沉,悠悠荡荡朝下坠落。太阳乌怪叫着俯冲盘旋,将她稳稳接住。

妖兽巨头横甩,火鬃飞扬,一道赤红火球怒射而出,撞在烈炎的长枪上;“嗤”地一声轻响,长枪突然变成纷扬粉末。火球继续轰然电射,迳破而入,烈炎大骇之下闪身挥掌,赤火真气汹涌拍击。“砰”地一声,烈炎连人带鸟,再次冲天飞去,所幸退避及时,并无大碍。

拓拔野叱喝声中,剑气急电刺射,倏地没入那妖兽右颈。妖兽怒吼狂啸,右爪横扫,红光及处,无锋剑碧翠真气登时崩断。拓拔野只觉右手一沉,一股极大的力量将自己瞬间卷落。惊骇中立时聚意凝神,以定海神珠刹那反向运气。借着妖兽右爪拍击巨力霍然绕过太阳乌脖颈,重又翻身跃上鸟背,冲天飞起。

赤炎金猊兽跳跃狂吼,口中火球喷飞爆舞,朝着赤帝猛冲而去。

赤帝被赤松子的水玉柳刀毁伤周身经络,唯有手少阳三焦经无碍,当下奋力毕集真气,沿着天井、阳池、液门诸穴直贯无名指,“呼”地一声冲出汹涌紫气。那道紫气在掌心飞舞跳跃,陡然化为一道青紫色的火焰。大喝道:“三火铸兵!”掌心紫火神兵轰然爆射,化做一道赤红色的光火箭急冲赤炎金猊兽。

祝融与赤霞仙子齐齐叱喝,奋力挥掌,两道紫火神兵左右流星飞舞,光芒眩目,刹那间并入赤帝的光火箭中。轰然爆响,三道紫火神兵并为一体,紫光怒放,化做极大的光火矛呼啸破风,朝着赤炎金猊兽的巨口雷霆般飞射而去。

风声怒吼,紫光电舞。

赤炎金猊兽张口狂吼,红舌卷舞,口涎横飞,竟然一口将那紫光火矛吞入肚中!

一道耀目紫光从它口喉直冲腰腹,通体红光闪耀,背上蓦地突起尖锐之物,似是那光火矛将要破身飞出。妖兽吃痛,跳跃甩舞,那道紫光霍然迸散,消失无形。

众人大骇,赤帝、祝火神与赤霞仙子乃是当今火族三大顶尖高手,任何一人的紫火神兵都足以称雄天下,罕逢敌手;虽然眼下俱身受重伤,但“三火铸兵”而成的紫火神兵也当威力无穷,岂料竟被这妖兽若无其事地一口吞入!

赤炎金猊兽原本就是火族图腾神兽,凶厉无匹,因而当时才被列入大荒十大凶兽;以当时火族赤帝及三十余位高手之力,方能将其降伏,凶焰之炽远非寻常妖兽可以比拟。在这赤炎火山中封印千年,解印时又恰逢火山喷发,汲取颇多火灵,凶焰更厉。

众人惊骇瞠目,唯有赤松子哈哈大笑,岔了气,兀自喘息低笑不已。

赤炎金猊兽巨舌舔了舔上唇,红目凶光大炽,怒吼一声,乘风闪电奔跃,继续朝着赤帝猛扑而去。

赤帝扬眉狂笑道:“好畜生!”猛地推开祝融,大喝一声,红发扬舞,赤须戟张,周身经脉紫光爆闪,无数紫红色的细线在经络游走,汇集头顶,突然化为冲天紫光。

“断雨赤虹!”众人齐声惊呼,面色瞬间惨白。原来这“断雨赤虹诀”乃是火族两伤法术,通常经脉受损,犹如河道崩坏,无法凝集调使其气。但这法术可以将浑身元神真气强行渡过断损的经脉,毕集一处,并在刹那间倍增倍长,奋力出击。只不过真元崩爆时,对自己受损经脉会有极大创伤,动辄有肉身毁灭之虑。赤帝狂怒之下,终于不顾一切,暗自立誓要将这妖兽彻底击败。

烈碧光晟淡然笑道:“蛮勇武夫,自取灭亡。”口念法诀,双盘飞舞,道道眩光从盘沿离心飞射。赤炎金猊兽狂吼声中,高高跃起,朝着赤帝猛扑而下。巨口张处,咆哮如雷,一道金红色的火柱爆舞怒射。

赤帝碧眼光芒爆射,大喝道:“紫光火龙曜!”七道赤紫红光突然从他头顶、四肢与前胸、后背逸散盘旋,光芒绚丽,流离变幻。右拳冲天猛击,手指捏诀变幻。“轰”地一声,赤红色真气如光环,层层叠叠绕着手臂飞舞毕集,刹那间从他拳上怒爆飞出,化为一条巨大的紫红色光火龙,咆哮着电射赤炎金猊兽!

“轰隆!”红光崩舞,紫光火龙闪电般破入金红色的光柱,呼啸着撞在赤炎金猊兽上。又是一声轰雷巨响,紫光火龙爆裂开来,化为几段紫光。赤炎金猊兽发出狂暴的痛吼,硬生生被打得冲天飞起,红鳞片片迸飞,带着漫漫血珠在风中碎裂飘舞。

烈碧光晟闷哼一声,险些倒栽下坠,猛地顿住身形,御风凝立,将喷涌到嘴边的腥甜鲜血吞了回去,心中惊骇难以言表。

拓拔野、烈炎大喜,高声喝彩,但众人惊喜稍逝,忧虑又生。赤帝虽然奋起神威,将赤炎金猊一拳击退,反震之力必对他的经络也造成了极大的伤害。只是他好强自大,隐忍不发。但这等经络重伤越是硬捱便越是可怕。

赤帝哈哈狂笑声中,真气光拳轰雷连舞,紫气冲天变幻。日鸟、月凤、金牛、木兕、水蛇、火龙、土象七种狂猛凶兽气芒疾风暴雨般围攻赤炎金猊兽。真气狂猛霸冽,风雷滚滚,每一次劈出都犹如天崩地裂,比之先前与赤松子的激战竟似乎更强猛数倍!众人骑鸟远远环绕,犹自感到四下冲涌而来的强烈冲击波。

赤炎金猊兽跳踉怒吼,横冲直撞,始终不得跳脱。片刻间鳞甲碎裂,鲜血激扬。

巨大的紫光金牛低头咆哮,双角轰然顶入赤炎金猊的侧腹,血雾喷涌。妖兽痛吼声中,挥爪横扫,却被紫光巨蛇乘隙瞬间缠缚全身,动弹不得。

赤帝哈哈大笑,喝道:“紫光七曜!”拳诀变幻,漫天赤红光芒突然崩爆开来,刺目闪耀,天地失色。那七只紫光巨兽齐声咆哮,闪电般朝着赤炎金猊兽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