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温柔乡里的反思,胡雪岩看破商业大趋势 1.1 瞒天过海 · 1

发布时间: 2019-12-03 00:08:17
A+ A- 关灯 听书

当天两个人就到了上海,住在裕记丝栈。古应春得信赶来相会。见了胡雪岩略有忸怩之色,他自然不会在那样的场合之下提到七姑奶奶,先听取古应春谈上海的市面,丝价是涨了,由于庞二的支持,大家都齐心一致,待价而沽,但洋人似乎也很厉害,千方百计,自己到内地去收丝,辗转运到上海集中放洋。

“这局面当然不会长的,第一,费事,第二,成本不轻,第三,两江总督衙门等出了告示,为了维持威信,各处关卡,自然要派兵盘查,严禁闯关。照我看,”古应春很兴奋地说,“洋人快要就范了。你来得正是时候。”

胡雪岩听此报告,自感欣慰。不过此行要办的事极多,得分缓急先后,一样一样来办。首先要打听的就是何桂清的下落。

“这就不晓得了!”古应春说,“学台是要到各府各州去岁考秀才的,此刻不知道在哪里。不过总打听得到的。这件事交给我。”

“不光是打听,有封紧要信要专人送去。”

“这也好办。你把信交给我好了。”

这件事有了交代,第二件就得谈浙江要买洋枪的事。古应春在由接到胡雪岩的信以后,已经作过初步联络,只是那个洋人到宁波去了,还得几天才能回上海,唯有暂且等待。

最急要的两件事谈过,那就该谈七姑奶奶了。在路上,胡雪岩就已跟尤五商量好,到此辰光,须得回避,所以一个眼色抛过去,尤五便托词去找朋友,站起身来,准备出门。

“五哥,”古应春说,“我替老胡接风,一起吃番菜去。”

“番菜有啥好吃?动刀动叉的,我也嫌麻烦,你们去吧!”

目送他的背影消失,胡雪岩便笑道:“老古,你瞒得我好!”

这一说,古应春立刻着急了,“你是说七姐的事?如果我有心瞒你,就是我不够朋友。”他有些气急败坏地,“如果你也不谅解我,我就没有路好走了!”

“不要急,不要急!你慢慢地说给我听,大家一起想办法。我就不相信做不成这头媒。”

听得这两句话,古应春大感宽慰,“我就是怕信里说不清楚,又想你不久就要来了,所以索性不说。原是要等你来替我做个军师。”古应春说,“这件事搞成这么一个地步,你不晓得我心里的着急。真好有一比——”他咽着唾沫说不下去了。

“好比什么?”胡雪岩问道,“你作个比方,我就晓得你的难处在什么地方。”

“我好比‘鬼打墙’,不知道怎么一下会弄成了这个样子。”

胡雪岩笑着说:“酒能乱性,又碰着一向喜欢的人,生米下了锅,却又煮不成熟饭,实在急人!”

“对,对!”古应春抚掌称妙,“你这个比方真好。我和你说句心里的话,到了她那里,馋在眼里,饿在肚里,就是到不了嘴里,就为的是煮不成熟饭!”

“怎么?真的从那晚以后,就跟七姐没有‘好’过?”

胡雪岩想到尤五的话,说是七姑奶奶告诉过他,古应春从来没有在她那里留宿过一夜,如今又听他本人这样表示,心里不免存疑。男人的脾气他是知道的,七姑奶奶又是豪放脱略,什么都不在乎的性格,既有那一夜的“好事”,何以鸳鸯未续,似乎不近情理。

彼此极熟,无话不谈,论及闺阁,虽伤口德,但以七姑奶奶的情形不同,也不算“唐突佳人”,于是胡雪岩便笑道:“干柴烈火,就只烧过那么一回,这倒有点奇怪了!”

“说破了,你就不觉得奇怪,我是为了两层原因:第一,既然打算明媒正娶,该当尊重七姐,那一夜就如你所说的,‘酒能乱性’,另当别论;第二,婚事还有周折,后果如何,颇难逆料,倘或不成,且不说对不起七姐跟五哥,就是我自己良心上亦不安。再有那不明内情的人,一定说我始乱终弃,洋场上好说闲话的人最多,如果我有这么一个名声落在外面,那就不知道让人说得我如何不堪了!”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此言一出,胡雪岩肃然起敬,“老古,”他收敛了笑容,说了句使古应春深感安慰的话,“照你这样的存心,姻缘也不会不成。时候还早,我先去看看七姐。”

古应春略一沉吟,这样答道:“那就索性到她那里去吃饭。今天家里还有点菜。”

这样的语气,显得古应春跟七姑奶奶已经像夫妇一样,只欠同圆好梦而已。同时也听得出他和她的感情很不坏。一双两好,顺理成章的事,偏有那个“程咬金”来讲家法,真正可恨!

胡雪岩起了种不服气的心思,当即拍胸说道:“老古,你放心!你们那位老族长,看我来对付他。”

“‘对付’这两个字,好像不大好听。其实我不是想办法叫他‘吃瘪’,是想办法叫他服帖。”

“那就对了。”古应春欣然问道,“你快说来听听,让我也好高兴高兴!”

“此刻还不到高兴的时候,只好说是放心。事情要做起来看,办法倒有一个,不过要我先跟七姐谈了再说。”

“啥时候谈?要不要我回避?”

“能回避最好。”

“那就这样,我陪你去了以后,我到外国伙食店去买些野味,你就在那里谈好了。”

这样约定以后,古应春便雇了一辆“亨斯美”的马车,到了棋盘街七姑奶奶的寓所。一见面,七姑奶奶喜不自胜,“小爷叔,”她说,“昨天晚上老古去了以后,我起牙牌,算定今天有贵人到,果不其然你来了!真正救命王菩萨!”接着又瞟着古应春说:“都是他们的姓不好!遇着这么一个牛脾气的老‘古’板,真把我气得胃气都要发了。”

“不要气,不要气!只要你肯听我的话,包你也姓古!”

听得这话,古应春便站起身来,依照预先商量好的步骤,托词到洋人伙食店去买野味,离座而去。

等他一走,七姑奶奶的态度便不同了,在古应春面前,她因为性子好强,表示得毫不在乎,而此时与胡雪岩单独相处,就像真的遇见了亲叔叔似的,满脸委屈、凄惶,与她平常豪迈脱略的神态比较,令人不能相信是同一个人。

“小爷叔,”她用微带哭音的声调说,“你看我,不上不下怎么办?一辈子要争气,偏偏搞出这么件争不出气的事!所以我不大回松江,实实在在是没脸见人。小爷叔,你无论如何要替我想想办法。”

“你不要急!办法一定有。”胡雪岩很谨慎地问道,“事情我要弄清楚,到底是你们感情好得分不开,还是为了争面子?”

“两样都有!”七姑奶奶答道,“讲到面子,总是女人吃亏。唉!也怪我自己不好,耍花枪耍得自己扎伤了自己。”

胡雪岩最善于听人的语气,入耳便觉话外有话,随即问道:“你耍的什么花枪?”

问到这话,她的表情非常奇怪,好笑、得意、害羞而又失悔,混杂在一起,连胡雪岩那样精于鉴貌辨色的人,都猜不透她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

“怎么?”胡雪岩故意反激一句,“说不出口就算了!”

“话是说得出口的,只怕——只怕小爷叔不相信。”

“这一点你不用管。不是我吹一句,别样本事没有,人家说话,是真是假,真到几成账,假到什么程度,都瞒不过我。”

“这我倒相信。”七姑奶奶的表情又一变,变得诚恳了,“这话呢,实在要跟小爷叔才能说,连我五嫂那里,我都不肯说的。说了,她一定埋怨我,我倒先问小爷叔,外头怎么说我?”

“外头?哪里有外头!我只听五哥告诉过我。”

“他怎么说呢?”

“酒能乱性”之类的话,怎么说得出口?胡雪岩想了想,这样答道:“五哥说,这件事不怪老古。”

话虽含蓄,七姑奶奶一听就明白,“自然是怪我!好像自轻自贱,天在上头,”她说,“实实在在没有那回事!”

“没有哪回事?”胡雪岩愕然。

这一问,即令是七姑奶奶那样口没遮拦的人,也不由得脸生红晕,她正一正脸色,敛眉低眼答道:“小爷叔是我长辈,说出来也不碍口,到今天为止,老古没有碰过我的身子。”

“原来是这回事!”胡雪岩越觉困惑,“那么,‘那回事’是怎么来的呢?”

“是我赖老古的。”

“为啥?”

“为啥!”七姑奶奶这时才扬起脸来,“难道连小爷叔你这样子的‘光棍玲珑心’都不懂?”

想一想也就懂了。必是七姑奶奶怕古应春变卦,故意灌醉了他,赖他有了肌肤之亲,这样古应春为了责任和良心就不得不答应娶她了。

这个手法是连胡雪岩都梦想不到的。七姑奶奶的行事,与一般妇女不同,也就在这个手法上充分显现了。想想她真是用心良苦,而敢于如此大胆地作破釜沉舟之计,也不能不佩服!

不过,交情深厚,胡雪岩是真的当她亲妹妹看待,所以佩服以外,更多的是不满,“你真真想得出!”他说,“不要说五嫂,我也要埋怨你!老古是有良心的,他跟我说的话,真正叫正人君子。万一老古没有肩胛,你岂不是‘鞋子没有着,先倒落个样’?好好的人家,落这样一个名声在外面,你自己不在乎,害得五哥走出去,脸上都没有光彩。你倒想想看,划算不划算?”

这句话说得七姑奶奶失悔不迭,异常不安,“啊哟哟!”她搓着手,吸着气说,“小爷叔,你提醒我了!我倒没有想到,会害五哥坍台!这!这怎么办呢?”

她这副着急的神态,胡雪岩从来没有见过,于心大为不忍,赶紧想安慰她,但灵机一动,觉得七姑奶奶天不怕,地不怕,不受人劝,难得有这样的机会,正好抓住了给她一个“教训”。

于是,他越发把脸板了起来,“七姐,”他的声音很平静,但也很冷峻,“不是我说一句,你做事只顾自己高兴,不想想人家。像这种自毁名节的做法,坏你们尤家的名声,想来老太爷老太太在地下也会痛心。你的脾气真要改改了。”

提到父母,七姑奶奶的良心越受责备,涨红了脸,盈盈欲泪,只拿求取谅解和乞援的眼色看着胡雪岩。

“女人总是女人!”胡雪岩换了恳切柔和的声音说,“女人能干要看地方,男人本性上做不到的事,女人做得到,这才是真正能干。如果你像男人那样子能干,只有嫁个没用的丈夫,才能显你的长处,不然,就绝不会有好结果。为啥呢,一个有骨气的丈夫,样样事情好忍,就是不能容忍太太在外场上扎丈夫的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