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牛刀小试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08:25
A+ A- 关灯 听书

任何时候,军营都是相信强者的地方,你有实力,自然你说的就是真理,没有实力,光有身份的话,虽然也能让其它人听从命令,但多少总会有阳奉阴违这样的事情出现,遇到一些头铁的,直接顶回来都有可能。

早有打算的李昊就属于那种头铁的刺头,目送李勣离开,立刻对那校尉发难:“兄弟,贵姓?”

“庞。”校尉言简意赅,看着李昊的眼神透着杀气,显然是刚刚李勣的话起了作用。

只是,李昊会在乎么?在特种大队的时候什么样的狠人没见过,当下淡淡一笑,语带挑衅道:“庞校尉,知道我们三个的身份么?”

庞校尉瞳孔微微一缩:“你什么意思?不怕告诉你,到了军营,就算是太子殿下,也要听令行事。”

“你别多心,我就是想给你介绍一下。”李昊无所谓的笑笑,指着身后两人说道:“你看到那个黑胖子了没有?那个叫程处默,右武候卫大将军程咬金的长子;还有那油头粉面的叫李震,是你们大将军的长子,至于我,我叫李德謇,三卫将军李靖是我爹。”

人的名,树的影,随着李昊将自己三人身份曝光,庞校尉的脸色变的十分难看,刚想说点什么,却听李昊再次开口:“我说这些不是想要借着身份压你,只是想要知道,你能教给我们什么,家学渊源,不管是兵书战策还是排兵布阵都是我们擅长的,而你又擅长什么呢?”

“说的好!怼他。”程处默正觉得在一个校尉手下听训有些不爽,听了李昊的话立刻叫嚣起来。

李震也想说话,不过因为顾忌自家老爹,想了想还是闭上了嘴。

庞校尉哑口无言,心里明白事情其实并不是李昊说的那样,可是嘴上却说不出道理,急的头上汗都出来了。

李昊心中暗暗好笑,大棒抽完了,到了给甜枣的时候了:“庞校尉,不知道你听没听过一句话,叫不想当将军的铁匠不是好厨子。”

庞校尉茫然,这都什么和什么,前后完全不搭好么。

李昊也知道自己说错话了,连忙补救:“当然,这些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想不想再进一步,你还年轻,未来的路还很长,难道就不想当个将军啥的?将来也好封妻荫子,光宗耀祖?”

光宗耀祖谁不想,庞校尉做梦都想,可实力不允许,又有什么办法。

再说,现在也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李勣刚刚走的时候可是交待了,如果不把这三个家伙训好,自己就要滚蛋,到那时候别说光宗耀祖,不给祖宗蒙羞就不错了。

想到这里,庞校尉目光坚定了许多,正色说道:“李小将军,非是我不给三位情面,实在是军令在身,不敢违抗,得罪之处还请见谅。”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我见谅个毛啊,说了半天你听不懂人话是吧?”面对死心眼的家伙,李昊这小暴脾气再也压不住了:“在左领军卫你不就是个校尉么,被开了也就被开了,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那黑胖子的爹可是右武候卫大将军,你还怕在他那找不到差事?就算找不到,这不还有我爹么,那可是三卫将军,左屯卫、左武候卫、左骁卫,将军之下的差事随便你挑。”

黑胖子?!是指我么?程处默无语。

李震多少猜到了李昊的想法,咳了一声提醒道:“德謇,想去其它几卫可是需要实力的。”

李昊道:“这有什么,凭我们几个的身份,随便传他一点兵法上的东西,当个将军绰绰有余。”

说的好有道理啊,庞校尉刚刚鼓起来的气势又没了,开始考虑起李昊的话。

这道不是说他想要离开左领军卫,而是他实在不想得罪眼前这三位小爷,否则眼前李勣这一关好过,可谁知道将来这三位会不会报复。

李昊察言观色,看出庞校尉的犹豫,决定再给他加一把火:“庞校尉,我知道口说无凭,不如这样,你把人马带出来,我给你指点一下,如果不能实力大增,我们三个就一切听你安排,如何?”

这倒是个办法,如果这几个家伙真像他们自己说的那样有能力,对上头也算是有了交待,庞校尉眼前一亮,斩钉截铁的道:“好,君子一言。”

李昊道:“驷马难追。”

……

时光流逝,转眼间日影西斜。

苏定方决定去看看上午李勣交给自己的三个纨绔,毕竟都是朝中大佬的嫡亲子嗣,万一被自己手下没轻没重玩坏了,终是不好交待。

可苏定方怎么也没想到,当他来到那片操场的时候,竟然看到了他一辈子都难以想象的画面。

数百骑战马头尾相接高速奔行,马上的骑士们弯弓搭箭,不断向百步之外的草靶发起攻击。

按说这是正常的骑射训练,与以前相比似乎并没有什么不同。

但苏定方看到的却是骑士们箭无虚发的画面,这根本不是十六卫的骑兵能做到的,甚至就连大唐最强的玄甲军想要做到如此程度也有些困难。

发生了什么?神仙附体了么?苏定方揉了揉眼睛,再看时,数百骑已经跑到了操场的另一头,然后便听到一个声音呵斥道:“速度这么慢,你们中午没吃饭么,继续,加快速度,注意配合,各骑间距不要太大。”

“诺!”骑士哄然应诺,没有半点犹豫,再次拨马而回,对着草靶展开新一轮攻击。

在那里骑士全部冲出之后,三个穿着扎甲的家伙出现在苏定方的视线之中,庞校尉毕恭毕敬的站在其中一人身后,乖的像是一条哈巴狗。

到底发生了什么?这帮骄兵悍将什么时候这么听话了,那三个家伙又是什么人?

苏定方带着两个亲卫便向三人的方向走了过去,才走了一半,庞校尉就已经发现了他,快步迎了上来,平时不苟言笑的脸几乎笑成一朵花。

“怎么回事!那三小子是哪来的。”待庞校尉走到跟前,苏定方沉声问道。

骑兵实力的突然提高让苏定方选择性的忽略了三个纨绔子弟的事,当然就算是记得,他也不会将那三个纨绔与骑兵联系到一块儿。

庞校尉显的很激动,面对询问语无伦次的答道:“都尉,厉害,真是太厉害了,将门虎子啊。只是两根草绳,咱们骑兵的骑射能力凭空被拔高一倍还多,真是,真是……太牛了。”

什么草绳?什么将门虎子?大唐有这东西么?苏定方一脸迷惑的看向坐在远处的三人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