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宁惹阎王,莫惹都尉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11:43
A+ A- 关灯 听书

在随后赶来的苏定方大力支持下,锅灶很快支了起来,一群闲着没事的大头兵被调来过,烧火的烧火,劈柴的劈柴,等水烧开了,又都围在医官住处的外面看热闹。

太医们从善如流的用煮过的布将二十多个屁屁盖了起来,只露出一个留着给李昊授课用。

冯羌痛并快乐的趴在地上,黝黑的面庞红的发紫。

他不是没有挨过军棍,不过那时候营里只有两医官,对这种小伤根本不屑一顾,最多也就是丢下一点药,让他回去自己敷一下。

那个时候的冯羌总是会抱怨,说什么医官不负责任,渎职啥的。

现如今,他倒是情愿那俩医官只丢给他一点药,甚至不给药也可以,反正总好过被十几个大男人围着看那个地方要强上不少。

“咳咳”一阵咳嗽声传来,接着李昊魔鬼般的声音在冯羌耳边响起:“大家看啊,像这种棍棒击打出来的撕裂伤,是一种比较典型的外伤,处理方式首先是清创,注意,清创不等于用水冲洗,我们要用经过消毒的干净绷带将伤口上的血迹全部擦干净,然后仔细观察受创部位,找出异物,并取出。

接下来要做的就是用酒精消毒,也就是用浸泡过酒精的布重新清洗受创部位,然后视情况决定是否需要缝合。小金,看你跃跃欲试的样子,不如你先来给几位同窗做个样子如何。”

李昊最后一句话显然是对金太医说的,抛开那句刺耳的‘小金’,倒还真像一个负责任的先生。

不过,金太医早已经被神奇的清创术跟缝合术所吸引,压根就没在乎,一听让他先试手,乐的是眉开眼笑,抓起一边已经煮过晾凉了的布条,直接杵了上去。

趴着冯羌先是全身一僵,接着眼睛一鼓:“嗷……”

这老货手可真黑,李昊感慨着,露出一副不忍的表情,扭头看向门口:“来几个人,按着他。”

声落,门外呼啦一下窜进七八个人,嘻嘻哈哈,三下五除二将冯羌固定好。

冯羌顿时被感动的热泪盈眶,激动的道:“你们几个王八蛋,等老子好了,非弄死你们不可。”

医官见他们闹的厉害,冷声呵斥道:“老实点,挺大个男人,还怕疼,师祖这是为你好知道不,不把你伤口里的木刺都刷出来,你想等着屁股被烂掉么!”

李昊则是蹲到冯羌面前,手里拿着一块麻布递到他的嘴边和声说道:“咬着点吧,一会儿用酒精洗伤口比这可疼多了。”

冯羌:“……”

你是魔鬼吗?求你做个人吧!

疼到钻心的冯羌看着李昊那张人畜无害的脸,似乎明白了什么,可他明白的太晚了。

泡过酒精的白叠子从伤口上刷过的感觉让他体会到了什么叫没有最疼,只有更疼,甚至在某个瞬间,冯羌觉得屎都快要夹不住了。

……

……

不知过了多久,在冯羌已经感觉不到屁股存在的时候,金太医终于停下了手里的活计,起身道:“好了,恩师,您看这样算清理干净了么?”

看着已经被刷的泛白的伤口,李昊点点头:“不错,清理的很干净。”

终于结束了,被死死按住的冯羌兴奋的握紧了拳头,抬头狠狠瞪着按住自己胳膊的两个家伙:“听到没有,都尉都说好了,快点把老子松开。”

但冯羌显然高兴的有些早了,就在他那几个损友准备松手的时候,金太医再次开口:“先等一下,那个,恩师,您看这个是否需要缝上?”

缝,缝上?!

满屋子人除了李昊和几个太医,全都傻了。

冯羌原本黝黑的脸瞬间惨白,再也顾不得面子,声嘶力竭的哭喊道:“都尉,都尉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以后您就是我亲爹,是我爷爷,屁股不能缝,真的不能缝啊,缝了我以后还怎么拉屎啊。”

老子管天管地难道还要管你拉屎放屁?

被恶心到的李昊翻了个白眼,原本并不需要缝合的伤口,在他看也非缝不可,于是对金太医点头道:“我看可以,给他缝上吧。”

“呃……”眼见求情无用,冯羌终于崩溃,两眼一翻直接被吓晕了。

那几个按着冯羌的军卒有心替他求情,又自知求不动李昊,不由纷纷看向苏定方。

苏定方也知道,自己再不出面怕是要出人命,于是咳了一声道:“德謇啊,依我看冯羌这小子也算是受了教训了,这个屁……就不要缝了吧?”

李昊皱眉道:“不缝怎么行?”

苏定方见李昊不听劝,语气不由重了些:“德謇,杀人不过头点地,冯羌是得罪过你,可你也不至于用这种方法憋死他吧?”

“憋死他?定方兄,你说什么呢!我就是让小金把他伤口两边用线缝到一起,这样可以加快伤口愈合的速度,跟憋不憋死有什么关系。”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啊?!你不是要……”苏定方发现自己好像真的误会李昊了,连忙尴尬的笑笑:“呃……那个,你继续,继续,就当我啥也没说。”

李昊撇撇嘴,对笨拙的拿着绣花针的金太医道:“小金啊,你缝吧,小心找好位置,不要造成二次撕裂伤。”

“明白。”金老头儿动作飞快,答应的功夫,手里的针已经戳了上去。

那几个冯羌的好友在看到太医只是将伤口两边的肉拉到一起缝合之后,不由大大松了一口气,早知道是这样,缝就缝呗,如果能绣朵花那才叫喜闻乐见呢。

仅用不到半个时辰,李昊就出名了。

提起李德謇,左领军卫翎府上下人等噤若寒蝉,所有人全都知道这新来的都尉是一个手段极其凶残,并且喜欢缝人屁股的家伙。

在以讹传讹的情况下,宁惹阎王,莫惹都尉开始在左领军卫流传,慢慢变的尽人皆知。

遗憾的是,他们并不知道,这一切只是恶梦的开始,未来还有更加悲惨的命运在等着他们。

长安城里,老陈正着着人满世界的扫硫磺,买空了整个西市,正在向东市进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