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老程的如意算盘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11:50
A+ A- 关灯 听书

是夜,完成了两例缝合手术的金太医志得意满了回了皇宫。

尽管他现在是李昊的学生,但这个身份是皇帝陛下给的,总要回去例行汇报一下才行。

李二见到金太医,放下手头的公务,正色问道:“怎么样,跟着那小子走了一天,你觉得他说的那些东西可行么?”

金太医面带微笑:“陛下,臣觉得恩师之法应该理论是没问题的。”

恩师?李二听出金太医语气中的佩服之意,有些诧异李昊的交际手段,眯着眼睛点点头:“照你这样说,可以在全军推广?”

“这个……”金太医犹豫了一下。

李二皱眉问道:“怎么?你刚刚不是说没问题么?”

“陛下,臣不是说推广全军有问题。”金太医解释道:“只是觉得恩师医治外伤之法虽好,但与以往相比,花费却是成倍增加,推广全军只怕会增加朝中不少负担。”

钱,又是钱,李二郁闷的摆摆手,将金太医赶了出去。

大唐自从建国那天就一直在打仗,国库里已经可以饿死老鼠了,还哪来的钱。

快要被钱憋疯掉的李二不由自主想到了李昊的建议,要不要把宴会的时间提前一点呢。

……

……

卢国公府,崔氏的心情很不好。

闺女出去一趟,回来眼睛红红的,一看就是受了委屈。

偏生她又不知道程咬金那个老货为什么一定要把自家女儿和李德謇那个纨绔子弟搅和到一起,全长安的人都知道那小子是个不学无术的纨绔,闺女若是嫁给他以后岂会有好日子过。

越想越不舒服,崔氏看着老程的目光越发不善起来,最后忍无可忍:“程知节,音音和那个李德謇之间的事你最好给妾身一个合理的解释,否则休怪妾身带着音音回娘家。”

“你想要什么合理的解释。”老程抱着一坛葡萄酿喝的正香,闻言道:“妇人就是妇人。”

崔氏脸色一变,起身扭住老程的耳朵:“程知节,你胆子肥了是吧?”

老程的英雄气概瞬间消失无踪:“哎哎……夫人,夫人松手,松手。”

崔氏冷着脸,手上继续加力:“说,你到底怎么想的。”

“哎你先松手。”老程费了老鼻子劲把自己的耳朵拯救出来,顺带瞪了一眼身在旁边偷笑的丫鬟,将其赶出去之后才开口说道:“夫人,音音是你闺女,也是俺老程的闺女,你觉得我会把自己闺女往火坑里推么。”

崔氏夹了老程一眼:“你这老货什么事干不出来。”

程咬金尴尬的揉了揉耳朵:“夫人呐,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啊。你想想,李德謇那小混蛋虽然是个纨绔,可再怎么说是家里的独子,将来李靖的所有家业可都是他的,音音若是嫁过去,首先一点就是不必为家产担心,若干年后李靖夫妻两腿儿那么一蹬,咱闺女直接就是国公夫人。

再者音音的性格随你,要强的很,而李德謇那小混蛋却是个胸无大志的,丫头若是嫁过去,正好可以把那小子吃的死死的。”

崔氏被老程说的有些心动,想了想犹豫着说道:“话虽如此,可我还是觉着音音的夫婿应该是一个当世奇才。”

老程撇撇嘴:“奇才有什么好,一个个心高气傲的,总想着建什么不世功勋,不是功勋是那么好建的?要我说,平安才是福。

再说,前几天陛下跟我提了一嘴,说是要把清河那丫头许给老二处亮,夫人啊,咱程家已经够出彩的了,若是闺女再嫁一家权势通天的,怕是离抄家就不远了。”

崔氏眼前一亮:“真的?老爷,你说陛下要把清河公主嫁给处亮?”

老程不屑道:“那还有假,再过一段时间怕是赐婚的圣旨都下来了。”

崔氏也是大户人家出来的女子,自然清楚老程说的抄家并非虚言,忍不住叹道:“那照这么说,音音的婚事还真要好好考虑一下,李德謇……或许是个不错的人选。”

老程道:“哼,现在你也同意了?刚刚不是还扯着老夫的耳朵要解释么。”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老爷,刚刚妾身不是不知道陛下要赐婚的事嘛,若是知道岂会不支持你。”

说到底崔氏虽然心疼女儿,但在潜意识里还是儿子重要些,一只说李二要把公主嫁给二儿子,高兴的啥都不在乎了。

再说闺女嫁给李德謇还真没啥不好的,虽然那小子纨绔了些,又不学无术,可是这样的人没有野心啊,再加上又救过皇上,有了这层关系,只要不惹出大祸,一辈子平安喜乐那是跑不了的。

想着,崔氏不由又愁了起来,拉着老程低语道:“老爷,你也知道音音那孩子是个什么脾气,你说万一她不同意怎么办?咱还能逼着她嫁?”

程咬金满不在乎道:“那有什么,当初你不一样看俺老程不顺眼,现在……哎,哎夫人,耳朵,耳朵要掉了。”

……

……

老程夫妻如意算盘打的是不错,可是他们却忽略了一点,李德謇虽然没有野心,但不代表他不会折腾,为了让自己活的更好,小李同学可真称得上不遗余力。

这不,刚刚从军营回来,立马就把老陈叫了过来:“我说老陈,中午让你收的硫磺,收了多少了?”

老陈道:“收了三车,算算应该有一千多斤。”

李昊负手转了两圈:“才一千多斤,有点少了。”

一千多斤硫磺还少?老陈不解的问道:“少爷,您收那么多硫磺要做什么啊,这东西府上用的不多。”

“不是府上用的。”李昊并没有解释硫磺的用途的打算,随口说了一句便又吩咐道:“明天你继续收,目标是一万斤,只能多,不能少。”

老陈目瞪口呆:“一,一万斤?”

“对,一万斤。”李昊十分确定以及肯定的点点头:“这东西我留着有大用,你只管收就行。对了,明天一早把我吩咐你留出来的五千贯钱给皇后娘娘送去,不要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