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16:46
A+ A- 关灯 听书

“我这人比较缺乏安全感,或者你可以直接认为我这个有被害妄想症。”

用树枝当警戒线,隐蔽性极强的无烟行军灶,李昊实在不知道怎么解释这些东西,只能用这样的方式来敷衍。

纥干承基可不是没上过战场的菜鸟,这是李昊通过他踩中警戒线之后立刻停下脚步得出的结论。

同样的事情若是放在菜鸟身上,就算踩中树枝也根本不会在乎。

纥干承基虽然对李昊的答案不满意,但整个人却放松了不少,毕竟身边有这样一个高手,远比同时保护两个肆无忌惮的小屁孩轻松。

李承乾总觉得二人之间似乎有什么秘密,不悦道:“你们两个在打什么哑迷?难道有什么事是本宫不能知道的么?”

“没有,就是纥将军觉得我太小心了。”李昊把注意力从纥干承基身上移开,笑着说道。

纥将军……。

纥干承基挠挠头,坐到篝火的另一侧,从李昊手中接过半生不熟的兔肉放在火上烤的同时问道:“李侍读,能问一下你为什么要去咸阳么?”

“对啊,德謇,你去咸阳干什么?”李承乾的好奇心同样被勾了起来,目光灼灼的盯着李昊。

“你能保密么?”李昊忽然压低了声音。

“当然。”李承乾条件反射的凑上去,火光的映照下,眼睛里燃烧着八卦之火。

“其实……”李昊顿了顿,在吊足了李承乾与纥干承基的胃口之后,淡定的道:“我也能。”

李承乾呆了半晌才反应过来自己被耍了,跳起来扑倒李昊身上,卡住他的脖子:“李德謇,本宫跟你拼了!”

“投降,投降,我说了。”与李承乾闹了一会儿李昊吐着舌头叫道:“石炭知道么?也有一种说法叫黑石,我要去咸阳找那东西。”

篝火对面的纥干承基盯着李昊,见他似乎并没有开玩笑的意思,不由说道:“你找石炭干什么?别告诉我你要拿它来烧,那东西有炭毒的。”

李昊指指不远处与李承乾护卫挤在一起的唐、魏二人道:“别人会中毒不等于我会中毒,就像他们两个只知道树枝可以烧,而我却可以拿来做警戒线一样。”

魏武闻声看了过来,眼神有些幽怨。

李昊一眼瞪过去:“看什么看,警戒性那么低,你们如果是我的手下,非把你们关进小黑屋长长记性不可。”

魏武嗖的把头转回去,屁都没敢放一个。

本以为自己保护的是一个纨绔,结果闹到最后才发现被照顾的才是大佬,自诩经验丰富的自己才是那个拖油瓶,这真的让人很尴尬。

见到李昊言之凿凿,纥干承基开始怀疑自己的判断:“李侍读,你确定石炭真的可以烧?如果真是这样……。”

“肯定能烧,之所以会中毒不过是因为烧的方式不对罢了。”李昊不等纥干承基说完,直接打断他:“老纥,你可以怀疑我的人品,但绝不能质疑我的话。”

纥干承基:“……”

李承乾尴尬道:“那个……德謇,纥干承基复姓纥干,不姓纥。”

呃……这么神奇么?

原来这反骨仔姓纥干,不姓纥啊!

尴尬过后,野鸡、野兔基本上烤的差不多了。

李承乾在饱饱的美餐一顿之后蜷缩在火堆边睡了下来,追人追了整整半个晚上,年仅八岁的太子殿下实在累的受不了了。

李昊则是靠在大石上看着头顶的夜空呆呆出神,听着不远处护卫们的窃窃私语声,恍惚间似乎回到了自己熟悉的时代,正在与战友们进行野外生存训练。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接下来必须改变计划了,李二发现儿子不见一定会派人寻找,如果再带着李承乾走野外,那位皇帝陛下一定会有不该有的想法。

扭头看了看不远处靠在树上警戒的纥干承基,李昊忽然有些可怜他,举报李承乾谋逆应该不是他喜欢的吧,奈何遇到这么一个做事不顾后果的玩意儿,不去举报又能怎么办呢。

就像现在的自己,原本没多大事儿,结果被李承乾这么一搞,立刻凭添了无限烦恼。

不知不觉间,李昊恍恍惚惚睡了过去,直到身边有人推了推他:“都尉,天亮了,该启程了。”

“嗯?”李昊睁开眼睛,天色果然已经大亮。

李承乾也已经起来了,正坐在一边啃着昨晚没吃完的兔肉,脸上尽是疲惫之色,见李昊动了,放下手里的兔肉,扭头十分认真的道:“德謇,我刚刚想明白了一件事情。”

“哦?什么事?”李昊甩了甩头,用力揉了揉脸,让自己精神起来。

八岁的李承乾似乎一夜之间长大了,盯着手上的兔肉一字一顿的说道:“体验百姓的疾苦不是说说,而是亲身去体会。”

李昊诧异的看了李承乾一眼,像是不认识他一般。

李承乾被看的有些不舒服:“你看本宫干什么?”

李昊耸耸肩膀:“没事,希望殿下能保持这个状态,若干年后,你将会成为一代名君。”

“嗯,本宫也是这样想的。”李承乾踌躇满志的笑笑:“我一定会超过父皇,成为历史上最伟大的皇帝,而德謇你,将会成为我舅舅那样的人。”

李昊嘴角抽了抽。

记忆中长孙无忌的结局似乎不是那么好,成为他那样的人?这是咒老子呢!

好在李承乾只是感慨一下,很快注意力便转到其它方面,把手里的兔肉往老纥手里一塞:“行了,不说这个,今天的行程是什么?”

原本依着李昊的性子,自然是绕城而走,但此时因为李承乾的关系,只能指了指咸阳的方向:“入城吧,野外露宿我们缺少太多物资,一天或许能坚持,时间长了怕是会出问题。”

纥干承基立刻附和道:“李侍读说的有道理,殿下,臣也觉得入城是最好的安排。”

野外的一晚显然把李承乾折腾的够呛,听了李昊与纥干承基的建议半点没有反对,小手一挥道:“那还等什么,目标咸阳,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