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听天由命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16:47
A+ A- 关灯 听书

皇宫大内,李二挥退前来报信的禁军护卫,喃喃自语道:“算那小子有点小聪明,还知道派人回来报个平安。”

长孙皇后忧心忡忡的坐在李二身边,担心的问道。“陛下,承乾第一次离家这么远,该不会出什么问题吧?”

“朕已经派独孤敏机带人暗中护持,他那护卫纥干承基亦是一员骁将,再加上李靖家那个坏小子,若是这样都能出问题,也只能怪他命不好。”李二淡淡说道。

李二不提李德謇还好,一提长孙皇后更担心了:“陛下,承乾还小,连分辨忠奸的能力都没有,您这样纵容于他,若是惹出什么祸事可如何是好。”

“那就要看李德謇如何辅佐承乾了。”李二深吸一口气,鹰目之中透出一股决然:“总之机会只有一次,若是他们两个抓不住,那就怪不得朕了。”

可怜的太子还不知道,他之所以能够溜出皇宫,不过是因为李二给他开了绿灯。

郁闷的李昊同样不知道,李承乾的到来会给自己的未来带来怎样深远的影响。

踏着清晨的第一缕阳光近入咸阳城之后,两人直奔咸阳县政府……,呃,不对,是咸阳县衙。

从昨天傍晚折腾到现在,两人已经疲累欲死,再加十余护卫又整夜没有进食,去县衙休息无疑是最正确的做法。

县衙门前‘傲视群雄’的衙役在看到老纥递上来的金色牌牌(禁军令牌)之后,立刻就炸了,其中一个疯了一样撒腿就往后衙跑。

有史以来县令就是住在县衙后宅,图的就是处理政务方便。

只是,李承乾与李昊等人在县衙公堂之上坐了许久,却硬是没见咸阳县令出来,甚至不仅县令没出来,就连那个去通报的家伙也没影儿了。

“怎么回事?”李昊起身像通往后衙的角门看了看,转头对纥干承基道:“老纥,你的那个牌牌不会是假的吧?或者人家县令压根就没把你放在眼里。”

“不可能。”纥干承基已经彻底放弃纠正李昊对自己的称呼了,翻着白眼没好气的道:“估计是县令出去没在衙里吧,否则早就应该出来了。”

“这么早出去?你是想要告诉我他买煎饼果子去了?”李昊说着,又向角门的位置走了走,探头向后面看了看,随即眉头一皱:“哎老纥,你过来听听,这后面是不是有哭声。”

哭声?李承乾与纥干承基顾不询问什么是煎饼果子,同时凑到通向后衙的角门位置。

隐约间真有哭泣声传来,仔细听听,似乎还是个女人。

出事了!

三人对视一眼,纥干承基打头,鱼贯而入。

身后,一众护卫再也顾不上休息,跳起来跟了进去。

后衙之中的一间屋子里,几个衙役挤在里面,个个垂首不语,中间的房间一角的床榻上,一身官服的县令躺在上面,脸色苍白的吓人,在县令的身边,一位妇人哽咽的哭着。

“出什么事了?”纥干承基在房间门口摆手示意李承乾和李昊不要过来,随后跟距离自己最近的一个衙役问道。

“炭毒,府君中了炭毒。”那衙役好像已经知道纥干承基的来历,没有隐瞒,苦着脸指指还未熄灭的炭火盆:“昨天夜里,府君一直在这里忙着处理公务,夫人怕府君冷,便派人送来炭盆给,没成想……唉。”

中了炭毒?李昊的脸色变的有些古怪的看了纥干承基一眼。

这个乌鸦嘴,想到昨天晚上还跟自己说起这事儿来着,今天就毒倒了一个。

李承乾拉了拉李昊的衣襟:“德謇,要不你出手救救他吧。”

“啊?”李昊扭过头。

这可是一氧化碳中毒,没有高压氧舱,没有纯氧,老子怎么救?真当老子无所不能啊!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还没想好怎么跟李承乾解释,房间里的衙役听到了两人的对话,急匆匆跑了出来:“小先生能解炭毒?”

“当然,德謇可是神医,前段时间的那场闹瘟疫就是他治好的。”李承乾越俎代庖,直接把李昊给卖了。

这下就连房间里面的人也都听到了,呼啦一下几乎全都涌了出来。

县令夫人则是一副诚惶诚恐的表情:“是那位神到了,还请救救我家老爷,妾身来世愿为神医做牛做马。”

这下,李昊就算是想要推脱也不成了,深吸一口气,越众而出来到县令夫人面前:“做牛做马就算了,真想救你家老爷的话,就把他抬到院子里来,怕他冷就弄床被子给他盖上。”

“好,好好!”妇人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没有任何质疑立刻安排人把县令抬了出来,放到后衙的天井之中,然后又眼巴巴的看着李昊。

李昊见众人依旧围在县令身边,皱了皱眉头:“你们别挡着他,都起开,起开,把地方让出来。”

众人面面相觑。

把人抬到院子里随便那么一丢,这是救人的套路么?

李昊的年龄更是成了致命的硬伤,县令夫人一脸的狐疑正想发问,刚刚跑进来的那个衙役已经凑上去把纥干承基的皇宫禁军的身份说了。

县令夫人的脸色变了变,朝老纥行了一礼,强打精神道:“妾身见过将军,夫家惨遭不幸,未曾远迎,还望将军不要见怪。”

老纥面无表情的摆摆手:“罢了,是某家等人来的不巧。”

纥干承基如此倒也不是冷漠无情,实在是当初在漠北战场生生死死见的多了,习惯了而已。

县令夫人倒也没觉着纥干承基这样有什么不对,或者说顾不上这些也成。

打过招呼之后又忙不迭的把目标转向李昊:“这位小先生,还请您出手救救我家老爷。”

刚刚还是神医呢,这会儿就是小先生了。

李昊无奈摇头,好言劝道:“夫人,不是我不救你家老爷,实在是炭毒这东西无药可解,只能听天由命。”

“什么?!”县令夫人如遭雷击,回头看了一眼院子里昏迷不醒的县令:“那,那你还让我把老爷抬到院子里。”

李昊实在不知道怎么解释保持空气流通的重要性,也不知道县令到底能不能挺过这一关,只能蛮横的道:“那你也可以马上把他抬回屋子里,我都说了是听天由命,所以你可以选择相信自己,也可以选择相信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