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原来如此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17:01
A+ A- 关灯 听书

魏征从来没有想过油脂也会有泛滥的一天,被叫进皇宫听完长孙无忌的陈述,老头子也有些蒙:“长孙仆射,你的意思是有大量油脂没有人购买,唯一的选择就是丢弃?”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不错,只能丢掉。”长孙无忌点点头。

魏征翻了翻眼皮:“为什么?大唐还有许多百姓吃不饱饭,为什么不能拿出去分给他们?”

长孙无忌有些无语,拿出去分,也亏得魏征这老家伙想得出来。

难道他就不知道这东西是用钱换来的么?明明可以创造价值的东西,却要拿出去白白送人,还真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呢。

李二无奈叹了口气:“魏卿,将油脂发给百姓固然可以,但你有没有想过,这油脂可是谁都不要的东西,朝庭却拿来给百姓分发,这是否合适?”

“这……”魏征有些犹豫。

事实上,他刚刚话一出口就知道自己说错了,此时被李二点明,顿时哑然。

长孙无忌适时开口,打破了尴尬的气氛:“老魏啊,你还记得李靖家那个小子吧,当初他可是大肆收购油脂来着。”

“不错!”魏征闻言精神一振:“陛下,何不让将那些多余的油脂发卖给李德謇侍读?”

“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呐,魏卿,朕上次已经明令禁止李德謇收购油脂,现在又岂能出而反而。”李二摇头叹道。

魏征却有些不以为,沉着道:“这有何难,不用陛下出面,老臣自与他分说。”

这样也行?果然是请将不如激将。

长孙无忌无语的看着李二。

……

……

被召进宫皇的李昊同样无语。

看着振振有词,满口江山如何,朝庭如何的魏征,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这老头儿怕不是傻了吧?

“李家小子,总之事情就是这样,所以那些油脂你该收还是得收。”

“等等,等等啊。”李昊回过神来,卖乖道:“魏叔,当初弹劾我收购油脂的是您,现在油脂卖不去,继续让我收的还是您,拜托,您就是想薅羊毛也别逮着我一只玩命薅成么。”

魏征:“……”

诚然上次的确是自己弹劾的这小子,可此一时彼一时,当初的油脂很少,那个时候是可以卖钱的,现如今却是一点都卖不出去,这情况能一样么。

不得不说,老魏就是个典型的理想主义者,很多事情都是从应该如何去考虑,完全没有想过别人的感受会如何。

也就是说,在老魏这里,对就是对,错就是错,黑白分明,不存在任何灰色地带。

这也是老魏做人失败,死后被李二从坟里刨出来的主要原因。

李昊正是因为清楚这一些,所以才不会惯着他的毛病,怼了他一句又抛出后世一句经典名言:“再者说,地主家也没有余粮呐,您一下子让我买下这么那么多的油脂,我上哪儿弄钱去?”

魏征被怼的哑口无言,好半天憋出一句:“老夫可以替你跟长孙仆射讲情,钱你可以先不用给,待把贞观皂做出来卖了再给钱如何。”

贞观皂……,果然老子的香皂依旧没逃过毒手。

李昊看了一眼李二,放刁道:“不干,万一卖不出去砸在手里了咋整,这牛羊啥的可是有好几十万头呢,越收越多,以后我还活不活了,被我爹知道还不得打死我啊。”

“这……”魏征迟疑了一下,转头看着垂目不语的李二:“陛下,若李德謇制出贞观皂,宫里收购一批可好?”

“可以。”李二头不抬,眼不睁的点点头。

这小子太坏了,表面上看是老魏逮着他一只羊薅羊毛,实际却是他逮住蛤蟆攥出尿,可着老魏撒泼打滚的使劲欺负。

如果不是宫里真的很需要贞观皂这东西,李二几乎忍不住要把李昊赶出去了。

魏征见李二答应,又对李昊说道:“李德謇,你还有什么话说。”

李昊继续摇头:“那也不成,除了油脂,我生产贞观皂还需要纯碱,石灰好多东西呢,这些也需要用钱买啊,我刚刚买了一座荒山,哪有钱买这些东西。”

如果不是因为当初自己弹劾李昊导致今日之失,老魏真想一把掌甩到李昊脸上,打死他个不要脸的东西。

可真要是那样,关于大量油脂滞销的问题必然无法解决。

故而老魏头儿狠狠咬了咬牙,硬着头皮道:“这也没有问题,老夫可以替你去说项,让你暂时赊账。”

李昊得理不饶人的继续道:“那万一将来再有人弹劾我恶意收购呢?”

“老夫同样替你说项,如何?”老魏咬牙切齿,暗暗发誓如果李昊再磨叽上去抽他。

好在李昊也知道啥叫适可而止,闻言点头道:“那好吧,此事就这么定了,长孙伯伯,明天还请您派人把没用的油脂都送到我家城外的庄子,小侄谢了。”

“呼……”魏征长长出了一口气,总算结束了,没想到这小屁孩竟如此难缠。

长孙无忌亦笑着说道:“如此甚好,贤侄回去安排一下,明日正午之前,油脂定然送到。”

可怜的老魏。

虽然不知道这里面的戏法是怎么变的,但李昊显然感觉到长孙无忌的笑容里藏着一些特别的味道,今日发生的事情如果说没有猫腻才是咄咄怪事。

而事实与他的猜测并无太大出入。

离开李二的书房之后,李昊在半路便遇到了偷偷坏笑的李承乾。

“怎么样李德謇,魏征是不是脸都快要绿了?”刚刚走到一起,李承乾便开口问道。

李昊愣了一下:“你的主意?”

李承乾摇摇头:“是我舅舅的主意,我只是跟舅舅说想要找魏老头儿的麻烦,舅舅便想到了这个办法,只是没想到你会配合的这么好而已。”

“原来如此,我说堂堂户部尚书怎么会在乎那么一点油脂呢。”李昊苦笑道:“敢情这长孙伯伯故意如此。”

李承乾得意道:“那是,我舅舅可是有名的老狐狸,长安城就没有不知道的。”

李昊的目光越过李承乾的头顶,看向他身后几乎气歪了鼻子的长孙无忌,可怜的娃,估计一会儿会被他娘揍的很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