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六章 ?放焰火喽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18:24
A+ A- 关灯 听书

小小空地之上,伟大的皇帝陛下品着香茗,竖着耳朵只着身后程府下人的汇报。

碱行的那个掌柜此时正一脸兴奋的站在程音音的身侧,激动的直打哆嗦:“小姐,卖,卖光了,咱家的货刚刚一下子全都卖光了,您看是不是回去跟夫人打个招呼,咱们马上再从那边调一批货过来。”

程音音狠狠瞪了掌柜一眼,似乎在责怪他深不住气,可心中那份惊讶却怎么也压不下去,想了想问道:“你是说,咱们今年余下的五千多斤纯碱,刚刚全卖光了?还是说带到这里来的卖光了?”

掌柜像是很急的样子,搓着手道:“家里余下的五千多斤纯碱卖光了啊!哎呀,小姐,要是带来这里的卖光了,我怎么会来找您呢。”

“怎么这么快?”程音音瞥了李昊一眼,难以置信的问道。

“您是不是道啊,这次展会上足足来了五家布行,刚刚布置会场的时候,他们就蹓跶到咱们这边来了,看到咱家的货品二话不说,直接全部订走了,而且为何抢咱家的货源,他们几家还差点打起来。”

作为对展销会知根知底的人之一,掌柜一边说一边看了看李昊,抱拳拱手道:“世子足知多谋,此展销会,将长安周边各大商家全部汇聚与此,一来省去大家四处进货的麻烦,二来可以就近货比三家,小人佩服!”

李昊一副志得意满的样子,装模做样的回了一礼:“过了,过了,雕虫小技,不值一提!”

“德性!”程音音最是见不得李昊这副样子,狠狠剜了他一眼,转头对自家掌柜问了一个她十分关心的问道:“对了,你说如果明年再参加这样的展销会要交一千贯的入场费,咱们还参加么?”

掌柜是明白人,略一算计便得出结论,乐呵呵的道:“那必须参加啊。小姐,一千贯的入场费对于这几天的销量来说其实并不贵,更不要说有了今年的基础,明年来这里参加展销会的商家只会更多,就算我们不涨价,单靠走量花一千贯的入场费也值。”

“是吗,那这么说,不会有人反对?”

“当然不会有人反对,如果,小人是说如果,如果入场费真的只有一千贯,那帮家伙非乐疯了不可。“

“行了,你去忙吧,晚上我回去的时候,会跟母亲商量调货的事情。”程音音打发走自家掌柜,没好气的看了一眼李昊,嗔怪道:“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我这人从来不打没准备的仗,如果不是提前了解过,怎么敢开口就收一千贯的入场费。”李昊说完,转向李二道:“皇帝叔叔,这回你该相信小侄了吧?”

“嗯。”李二点点头,深为自己那些手下而不值。

李昊这小子别看平时大大咧咧,可办起事来还真就挺靠谱的,不像其他年轻人,嘴上说的一套一套的,可办起事来就丢三落四,顾头不顾腚。

只是这小家伙的年龄实在太有欺骗性了,十四啊,这小子只有十四啊,谁能想到一个十四岁的小家伙办事能如此滴水不漏。

李靖并没有下去打听,生怕打听出自己不想知道的东西,此时正与秦琼、程咬金等人在一旁有一句没一句的聊天。

听了这边的对话之后,整个人顿时觉得浑身轻松,看着儿子的目光透着一股子怪异。

啥时候这小子能让老子省点心呢,再这么一惊一乍的,老子非被他吓死不可。

不过,反过来想想其实也不错,儿子争气了呢,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将一群老货玩弄于股掌之间不说,轻轻松松几句话,便可以给朝庭创造十万贯的纯收入,得子如此,夫复何求。

程咬金注意到李靖微翘的嘴角,冷不丁来了一句:“你得意个啥,那小子再争气,那也是老夫的女婿。”

“那是我儿子。”

“儿子怎么了,赔钱货罢了,信不信老夫一句话,也马上就得屁颠屁颠的过来。”

李靖翻个白眼,没再搭理老程,那意思再简单不过。

老子的儿子娶了你闺女才是你女婿,一天没成婚,你再怎么叫唤那都是白扯。

他们这边扯着犊子,却听那边李二突然开口:“德謇呐,为何朕没有看到你家的货物呢?该不是准备摆在这里的吧?”

李昊笑着答道:“小侄那些东西是奢侈品,不靠走量,所以不着急,把这里空下来是因为晚上要在这里放焰火,摆上东西之后还要再移开,麻烦。”

“焰火?”李二搜肠刮肚想了半天,也没想起来焰火是个什么物事。

李昊连忙解释道:“焰火就是烟花,等到了晚上燃放,特别特别好看。”

李二一听顿时来了兴趣:“是么?那朕倒是想要见识一下,不知道你准备什么时候放那个焰……火?”

“今夜子时。”李昊答道。

过年嘛,总要有过年的气氛,不弄点烟花怎么成。

故而李昊早就已经安排人制作了一批火药,反正他家里硫磺是现成的,只要再买一点硝石和木炭,作为一个后世的特种兵,搞出烟花不要太简单。

李二抬头看了看天色,发现时候还早,想了想决定还是先离开,等晚上再来看那个所谓的焰火到底是个啥,到底怎么个好看法。

另外还有一点就是,李二实在没办法再待下去了,他很清楚李昊这家伙撒泼打滚的本事,万一等会儿那个去调查情况的御史回来了,他这个当皇帝夹在中间却是难以做人。

就这样,李二在众人没有回来之前,带着李靖等人匆匆离开了。

李昊对此也不以为意,事实上他还真就没想把那御史怎么样,毕竟他还年轻,未来的路还不知道有多长,总是一副输打赢要的样子,难免会被人记恨,对以后的发展不利。

李承乾倒是没走,缠着李昊非要看看所谓的焰火到底是什么样子。

李昊被缠的没有办法,只好告诉他,东西还没有运过来,想看只能等晚上,这才把这位小祖宗打发离开。

下午的时间过的飞快,李昊在回家睡了一觉之后,再睁开眼睛已经是亥时。

草草弄了点东西垫垫肚子,便启程去了芙蓉园。

除夕夜的长安显得有些冷清,尽管已经解除了宵禁,可大街之上依旧没有什么人,直到李昊来到芙蓉园的时候,才隐约听到了阵阵喧闹之声。

待进到里面,却见此时的芙蓉园已经灯火通明,本应在上元节才会出现的各式彩灯布满整个园区,无数百姓簇拥着涌进园子里,或是赏灯,或是去各个商家的店铺看个新鲜。

李二早已经到了下午时的那处小空地,身边跟着李承乾和一个小胖子,那是李泰,与李昊有过数面之缘,关系嘛……也就那么回事。

李二的身后,朝中的老货们三三两两聚在一起,不知在聊些什么。

见到李昊过来,李二对他招了招手:“小子,你怎么比朕到的还晚,那焰火该不会让朕失望吧?”

“怎么可能。”李昊打了个哈哈,四下扫了一眼,招手间不远处两辆牛车缓缓而来。

“少爷,您怎么才来啊。”陈蒙缩在角落里不知等了多长时间,冻的鼻涕老长老长的,搓着手问道。

“少废话,快点卸车,别耽误了时辰。”李昊笑骂了一句,打发陈蒙去卸车。

二十四发为一组的烟花重量着实不轻,满满两大车,光卸车就把陈蒙累的够呛,等他卸完摆好,那些三三两两聊天的老货们也都注意到了这边的情况,慢慢簇拥到了李二的身后。

“这个就是你说的焰火?”距离烟花三十来步,李昊说什么也不让李二靠近了,所以这位好奇心十足的皇帝陛下只能远远指着那一个个大方块问道。

“是的,那就是焰火。”李昊擦着额头上的汗,不知道是热的还是吓的,一边回答一边劝道:“陛下,要不咱还是离远点看吧,此物十分危险,靠近不得。”

不等李二答话,程咬金就在一边嚷嚷道:“嗯,怎么就靠近不得了,小子,莫非这东西吃人不成。”

李昊无奈苦笑:“程叔,您就别添乱了,这东西真的很危险。”

不劝还好,一劝之下程咬金更来劲儿了:“切,不就是几个方盒子嘛,能有什么危险,你小子要是怕就自己躲远点,老夫就是要站在这里看。”

老程不离开,李二自然也不会离开,马上皇帝嘛,胆子自然不会小。

李昊这下可是真没招了,烟花啊,鬼知道这东西到底安不安全,不过看看李二和那些烟花的距离足有三十来步,估计就算是真的炸了也没啥大问题。

于是乎,李昊索性也不劝了,叫上李承乾和李泰,三人人手一根线香,向烟花走了过去。

别问李昊为什么敢叫李承乾和李泰,事实上烟花的引线足有一米多长,以他们三个的速度,点燃之后足够跑到安全距离之外,唯一需要担心的就是这东西会不会在燃放的过程中突然炸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