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五章 听着就是故事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18:36
A+ A- 关灯 听书

早就听说大唐民风开放,可也不至于开放到这种程度吧?李昊有些纠结的看着李雪雁。

小姑娘眨眨眼:“我可以小点声。”

还小点声?可问题是你小点声,那帮人也不是瞎子,他们能看到的好么。

可话说回来,这样倒是蛮刺激的哦,我要不要答应呢,要不要……。

诶?什么东西?

胡思乱想中,李昊突然发现身边的李雪雁不知从哪里摸出一管箫。

真的是箫哦,可以吹响的那种。

好特么尴尬,把抓在腰间皮带上的手轻轻拿开,看来是自己想多了,可问题是谁能想到这丫头出来狩猎会带管箫?你确定不是在开玩笑?

幽幽箫声如泣如诉,余音袅袅在山谷中回荡,空中一轮皎洁的明月,地上树影婆娑,雪地反射着月光,淡淡的凄凉,淡淡的哀愁。

李昊不知道身边的女子吹的是什么曲子,但却并不影响他思乡的情绪。

不知怎地,突然又想起一首诗歌,忍不住念了出来:“凉风有信,清(秋)月无边,亏我思娇的情绪好比度日如年,虽然我不是玉树临风,潇洒倜傥,可是我有我广阔的胸襟,加强健的臂腕!”

李雪雁的箫声猛的一滞,但很快又再次响了起来,隐约间,其中透出一股淡淡的喜悦。

……

……

营地之中,带着无数猎物赶回来的李二心情很好,时不时还会与身边的老货吹吹牛。

就在他刚刚下马,准备进入中军帐的时候,一个俏丽的人影冲了过来,声音焦急:“陛下,出事了。”

李二很快认出了来人,正是他弟弟李元昌的未婚妻:“出什么事了?”

“雪雁,我们进山的时候遇到了狼群,雪雁的马惊了,一路向山里面跑,我追不上,只能回来求援,雪雁现在还没有回来,不知道出事了没有。”李月灵此时已经没有了往常的淡然,语气焦急,甚至连话都有些说不清楚。

不过好在在场的人都听懂了她的意思,一时间所有人都变了颜色,李道宗更是急的直跺脚,方寸大乱:“这可如何是好,这可如何是好,山里怎么会有狼,怎么会有狼呢。”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道宗,你先别急,雪雁不一定会出事,她有马,未必躲不开狼群。”李二生怕李道宗急出好歹来,一边劝一边对留守的李勣问道:“茂公,我们的人还有谁在山里没有回来?”

“基本上都回来了,除了……”李勣说着,看了一眼同样神色大变的长孙无忌道:“除了长孙冲、李德謇、程处默、李震他们几个,都回来。”

“呼,还好。”李二闻言长出一口气,若是别人还留在山里或许他不怎么放心,但李昊这小子能在秦岭大山里追着倭人跑上千里地,想必几只狼还团不住他,没出来一定是他们不想出来,而不是出不来。

转回头,李二又对李道宗说道:“道宗,你放心,雪雁是我女儿,她出了事我跟你一样着急,可眼下天已经黑了,就算找也未必能够找得到。”

是的,李雪雁同样是李二的女儿,不过不是亲生的,而是后认的义女。

原因是上次突厥拔灼前来求亲的时候,为防备万一和亲成功,李二将李雪雁认作了义女,后来若不是被李昊从中搅局,估计这会儿李雪雁已经以大唐公主的身份远嫁突厥了。

“陛下,我只有这么一个女儿。”

“朕知道,朕马上会派人进山搜寻,但……但你千万不能急。”

“明白,臣明白,陛下,您快下令吧。”

李道宗关心则乱,哪里还管白天晚上,只想着把大队人马撒出去,越早把闺女找回来越好。要知道,李雪雁再怎么样也是一个女子,武力值就不用说了,战五渣,平日里更是连长安城都没出过,这一下子丢进莽莽大山,就算没有野兽,吓也吓死了。

李道宗急,李二也急,雪雁那丫头可是他从小看着长大的,万一出了事,不说怎么跟李道宗交待,他自己心里那道坎都过不去。

当下也不等李道宗再追,直接命令道:“左右屯卫,除去必须留守的,马上全部进山,给朕拉网式的搜,务必把朕的女儿找回来。”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这话有些不吉利,李二没说,但在场众人又有谁不明白呢。

而就在众人准备的时候,李月灵再开口道:“陛下,我也去。”

李靖在一边虎着脸插嘴道:“你去干什么?添乱吗!”

李月灵咬了咬微微发干的嘴唇,固执的道:“叔叔,雪雁是我最好的姐妹,是我没有保护好她,我有责任把她找回来。”

李二气的呼吸都不由一滞,知道就算自己不同意,这丫头估计也得偷偷跑去,最终只能无奈挥挥手:“去,都去,所有人全都给朕进山,找不到人,就一个也别出来。”

“诺!吾等领命!”

“哗啦”一下,不管是禁军,还是左右屯卫的守军,亦或李二身边众将,还有那些不远处正在休息的勋贵子弟,齐唰唰矮了半截。

而随着李勣的一声令下,整个营地大部分人全都散了开去,打着无数火把扑向不远处的群山。

平日里勾心斗角是一回事,那是因为政见不和或者彼此看不顺眼。

可找人与政见和顺不顺眼无关,这属于公共关系,所以在场的不管什么人全都拧成了一股绳,哪怕是那些刚刚回来,已经累的快要爬不起来的勋贵子弟都没说什么,丢下手中的一切,重新披上厚重的毛皮大氅,带上猎犬再次扎进大山里面。

找人,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时间一点点过去,等待中的李二等人焦急的踱来踱去,心也开始渐渐下沉。

只要不是傻瓜,谁都知道深夜中在大山里迷路意味着什么,李雪雁那丫头身边一个人都没有,更没有御寒的东西,荒山野岭就算没有遇到野兽,随着时间的推移也会被生生冻死。

子时,已经是深夜,李二等人基本已经放弃希望。

忽然间,大帐外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本就心焦的李二闻声大怒,刚想呵斥,却见李勣掀开帐帘,兴冲冲的闯了进来:“陛下,人找到了。”

“在哪?人在哪里?”李二腾的站了起来。

“还在山里,不过陛下放心,雪雁那丫头已经与德謇他们几个小子汇合了,眼下很安全,不过……。”

李二现在最怕有人大喘气,听到‘不过’二字,立刻又紧张起来:“不过什么?”

李勣有些迟疑,想了想才说道:“不过,听说之前雪雁曾经遇到一头巨熊,关键时刻被李德謇那几小子给救了下来,熊也被他们给杀了。”

“什么?巨熊?茂公,你在跟朕开玩笑么?”李二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李勣问道。

李勣苦笑:“李德謇那小子派回来的人就是这么说的,臣绝无半句虚言。”

李二也相信李勣不会骗自己,可大冬天的遇到熊,而且还是巨熊,然后那几个崽子又从熊嘴里把人救了,这事儿怎么听着那么不靠谱呢。

“你把人叫来,朕亲自问他。”

“诺!”李勣答应一声,回身出去,不多时铁柱便被他再次带入帐中。

李二倒是认得铁柱,事实上他也没办法不认得,这家伙实在太魁梧了。

“铁柱,你刚刚说,雪雁那丫头被你们救了?”

“昂,少爷他们本来正在巡找猎物,后来就听到一声熊吼,然后他们就打算过去看看,不想正好遇到郡主被巨熊挡住,然后……然后少爷他们四个就过去把那熊给杀了。”

铁柱说的简单,李二越听越糊涂,摆摆手说道:“铁柱,你的意思是李德謇他们几个发现了雪雁,然后冲过去杀了熊,把人给救了,你们都没有插手?”

铁柱不会撒谎,李昊又交待他务必不能说熊是自己杀死的,故而只能硬着头皮瓮声瓮气的说道:“对啊,四位少爷很厉害的,冲上去一箭射进熊嘴里,然后那熊就死了。”

李二努力在自己的脑海中模拟当时的场面,可怎么想都觉得不对劲。

这又不是说故事,怎么可能一下子熊就死了。

他又不是没猎过熊,很清楚那东西有多难搞定。

李勣也觉得这事儿有点玄乎,咳了一声提醒道:“铁柱,你要知道,欺君可是大罪。”

铁柱也有些急了:“俺知道啊,可俺没说谎,当时情况就是那样,四位少爷冲过去,正好赶上那熊张着大嘴,然后少爷们就对着他的嘴来了一下。”

“好吧,就算真是这样好了,反正有熊的尸体可以做证,这个似乎假不了。”李二顿了顿,又继续问道:“你家少爷他们住在山里不会有事吧?要不要朕现在就派人去接他们。”

“住在山里没问题,少爷他们都带着帐篷和睡袋,休息不成问题,比前段时间追倭人的时候可舒服多了,至于派人进山俺觉着没必要,只要让俺吃饱了,那熊俺自己就能带出来。”

李二:“……”

李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