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六章 ?建功立业的年纪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18:37
A+ A- 关灯 听书

铁柱来了,铁柱又走了,挥一挥手,带走了大队人马,狂蜂浪蝶们紧紧跟随着铁柱,打算看看那只巨熊到底有多倒霉,才会被人一箭射进嘴里。

大山深处,天蒙蒙亮的时候,长孙冲三人便顶着巨大的黑眼圈从帐篷里爬了出来,幽怨的看着兀自靠在已经冻硬了的巨熊身上的狗男女。

没办法,这两个家伙太能吹了,整整一个晚上就没个安生时候。

开始的时候是李雪雁在吹,小姑娘功底不错,虽然吹的有些幽怨,但好歹还能听。

可到了后半夜,吹箫的人换成了李昊,刺耳又没有调子的箫声如同魔音灌脑,将三个损友摧残的生不如死,偏生这对狗男女却乐在其中,乐此不疲的吹了整整半个晚上。

“哎呦,醒啦。”目光扫过三人组,李昊嘴角微微的挑。

“李德謇,谈朋友就谈朋友,你为啥要吹啊吹的呢!你们这对……”在李雪雁如刀的目光中,长孙冲的理智占据了上风,临时改口:“你们这对痴念怨女还让不让人活了。”

不搭理长孙冲,从地上站起来,顺便将李雪雁也拉起来:“醒了就准备出发吧,估计铁柱也快要回来了。”

三人组:“……”

丫还能再不要脸一点么,这样若无其事真的好么?

好吧,看看昨天丫独自一人怼死巨熊的份上,老子们就不跟你计较了。

招呼早已经起来的家将收拾行装,早饭索性也不吃了,三人组迫不及待的做着回营的准备。

当然,所谓不吃早饭也就是那么一说,毕竟除了那头已经冻硬的熊就只剩下昨天啃过的骨头,而熊又是准备回去向李二献媚的,缺一块总不是那么完美。

压灭了火,打点好行装,十几个壮汉砍来碗口粗细的小树做成架子,抬起巨熊。

鞭敲金蹬响,高唱凯歌还。

半路之上,与前来迎接的狂蜂浪蝶见了面,一群人围住巨熊免不了又是一顿感慨。

李道宗对巨熊视而不见,直奔神情略显憔悴的李雪雁,把‘准女婿’李昊挤到一边,女儿长女儿短的好一阵嘘寒问暖,弄的小姑娘很是难为情。

等到再次启程回到营地,已经是正午时分。

出了这么一档子事,大比自然是进行不下去了,有了那头如同BUG般存在的巨熊垫底,长孙冲‘当之无愧’成了第一,心情大好的李二索性来个雨露均沾,给每一个参加大比的勋贵子弟都挂了个六品散官,长孙冲虽然同样是六品,但却得了另一个大实惠。

赐婚,尚长乐公主,则日完婚!

开什么玩笑?要不要这么早?

李昊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盯着几乎把耳朵咧到耳后的长孙冲看了半天,无奈摇了摇头。

或许这就是命吧,虽然时间变了,但人物关系却还是那个样子。

“怎么,你对公主的婚事不满意?是不是想动什么歪心思?”李月灵不知什么时候来到李昊的身后,见他摇头,不由语气不善的问道。

李昊撇撇嘴:“我有啥不满意的,长乐那小丫头还没音音大呢,你觉得我会对她有想法?”

“我警告你,你不能对不起雪雁,知道不!”李月灵的声音充满姐姐的威严,估计是觉得昨天狩猎的时候让李雪雁走丢有些对不起好姐妹吧。

李昊能说什么,打了个哈欠准备换个地方继续苟着,为了报复那三个损友昨晚一晚没睡,黑眼圈都出来了。

天啊,我还是个孩子,正是长身体的时候,为啥要承受这个年龄不该有的重担。

诶?长乐那丫头现在好像才七岁吧?七岁就成亲?李二这也太没人性了。

再看看乐的合不拢嘴的长孙冲,难道这就是传说中三年血赚,死刑不亏的外在表现?

正在营地里到处溜达,打算找个没人的帐篷今去休息一下,一张白净无须的老脸出现在面前。

李昊强打精神问道:“林公公有事?”

大太监林喜笑呵呵的:“李侍读,陛下召见。”

这也就是李二,但凡换个人试试,看老子搭不搭理他。

李昊心中发狠,拖着疲惫欲死的身体,跟着林喜来到营地中最大的帐篷,李二的大帐。

硕大的中军帐足足上百个平方,里面生着四个贞观炉,温暖如春,李二一袭单衣居中而坐,面前摆着……属于李昊的强弩。

“陛下吉祥,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臣李昊祝陛下万寿无疆,寿与天齐,愿吾皇威临四海……。”

“停停停,打住。”李二没好气的打断李昊,明明可以靠脑子吃饭,却偏偏油嘴滑舌,顿了顿沉声问道:“那熊是你打的吧?”

“没有,不是我,我哪有那本事。”李昊毫不犹豫的否认三连。

开玩笑,咱可是讲信用的人,说了要把好处给长孙冲就会给他。

“嗯。”李二点点头,显然对李昊的回答很满意,指指桌上的强弩道:“此物……有大用,你可愿负责督造此物。”

李昊眨眨眼睛,不知李二是啥意思。

太子侍读,翎府折冲都尉的差事已经让他忙的脚不沾地了,咋还要加担子呢,逮住蛤蟆攥出尿是吧?

李二啧了一声:“德謇呐,朕知道你现在担子重,可话说回来,你现的年龄正是建功立业的年纪嘛,朕像你这么大的时候,已经率领千军万马征战沙场了。”

李昊一脸呆萌的看着李二,咱不说话,就听着,好意思你就接着说。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李二咂咂嘴,忽然叹了口气,语重心长的道:“你知道工部打造一张弓需要多少时间么?三年,整整三年啊,砍伐下来的木料需要晾晒整整三年才能拿来制弓,可就算这样,阴雨天气依旧会对弓造成影响。

但你这把钢制弓不一样,先不说制作时间大大缩短,单就不受天气影响就是它最大的优点,更何况你这弓经过简单调整立刻就能当成强弩使用。

如此强大的武器如果能够装备军中,无疑会让军队增加无穷战力,当然,战力强大还是次要的,更主要装备强大可以让我大唐的军人减少不必要的牺牲。”

李二把话说到这份上了,李昊知道自己不能再装傻了,否则就是不识抬举。

搓搓手,李昊有些不好意思:“陛下,臣不是不想答应,只是我一个小小的侍读去负责这么大的事情,会不会不大好啊?”

李二一本正经的道:“这有什么不好的,这叫钦命,知道不知道。”

“呃……,说的也是。”李昊装模做样的点点头,想了想又道:“可是陛下,臣还是觉得不怎么靠谱,滑轮弓到底能对战力有大影响眼下只是推测,万一要是装备部队之后效果不好可咋办?”

“不好,怎么可能不好。”李二狐疑的盯着李昊问道:“那你的意思呢。”

“臣觉着可以找个单位试验一下,比如翎府就挺合适的,您说呢?”

李二已经不知道是说李昊厚颜无耻好呢,还是爱兵如子好,想着再怎么样也要装备到部队上面,索性也答应下来:“行,朕可以答应你。”

“臣谢陛下鸿恩,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臣愿吾皇仙福永享……”

“给朕滚,该干嘛干嘛去。”

既然不能反抗,那就享受呗,反正也就那么回事,雁过拔毛也好,贼不走空也罢,反正拿到好处才是真格的。

李昊屁颠屁颠从李二的中军帐离开,必须把这个好消息通知自己的手下,老子又给你们争取来一份大好处,敢不好好训练,都给老子滚出翎府。

至于大比……呃,不是比完了么。

这边李昊刚离开,身后程妖精就探头探脑溜进李二的大帐:“陛下,怎么样,那小子答应了没有?”

“哼,有朕出手,你问他敢不答应吗?”李二神情倨傲,似乎不屑回答老程的问题般。

“厉害!”程咬金一副佩服的五体投地模样,对着李二挑起拇指:“俺老程就说,此事必须有陛下出马定然能将那小子一举拿下。那个,既然那小子已经答应了……,陛下,您看俺的右武候卫啥时候能装备上这东西。”

看着老程胡萝卜粗的手指指着的强弩,李二嘴角抽了抽,没好气的道:“知节啊,难道你不觉得此物应该先装备禁军么?”

程咬金咧着大嘴:“陛下,禁军要这东西干啥,守着屁大个地方,白瞎这好东西了。”

李二:“……”

皇宫是屁大个地方?屁?那老子是啥。

咋那么不喜欢跟老程家人聊天呢。

摆摆手,将老程赶出帐篷,让他自己与其它十五卫的头头商量滑轮弓的最终归宿,李二揉着有些发涨的脑袋,满朝文武省心的没能力,有能力的不省心,这皇帝当的,真特么累。

可是程妖精真的会去找其他人商量滑轮弓的由谁先装备的问题么?

李二显然想的有些多。

这老妖精出门第一件事便是去寻李昊的晦气,做为滑轮弓的督造官,如何分配还不是他一句话的事,敢不给老子,老子马上就动手抢亲你信不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