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七四章 ?无依无靠的公主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19:55
A+ A- 关灯 听书

可是老子为什么要怕呢,老子明明跟这丫头没啥关系好吧。

强自定了定神,李昊清了清嗓子,从心的再次岔开话题:“那个,雪雁啊,空调扇还好用吧?”

李雪雁的笑容里包含着深意,淡淡答道:“嗯,是挺不错的,现在晚上休息的时候舒服多了。”

“哦,那就好,那就好,我还怕你用不惯。”

就在李昊觉得暂时安全了的时候,金胜曼又开口了:“好什么啊,你不知道那东西需要用冰的么,一晚上至少需要两盆冰,谁家里会存那么多冰。”

哎呀我去,老子给你脸了是吧!

接二连三被金胜曼捣乱,李昊也有些毛了,脸一沉:“金胜曼公主,如果我没说错的话,你还欠着我五百贯呢吧,在你准备与我平起平坐之前,是否应该把钱还了。”

“你……,李德謇,你不要太过份,五百贯而已,本公主给不起么!”

“给得起你就快点还钱,否则就把嘴闭上。另外,你不要忘了当初还曾经刺杀过老子的事情,别逼着老子把你送进大理寺。”

李昊承认金胜曼的确很漂亮,放在院子里养着的确养眼。

可这不等于他就能容忍这女人为所欲为,随意插手搅乱自己的生活。

李雪雁原本的确是有些吃味,金胜曼那女人总是以半个女主人的身份自居让她有些难过,可当她听李昊说起刺杀,立刻顾不上这些了,秀眉一皱关切的问道:“德謇,什么刺杀?到底怎么回事?”

李昊淡淡说道:“没啥,就是这位新罗公主觉得我赚了新罗太多钱,打算要了我的命,可没想到,最后却落到了我的手里。”

原来是这样的么?看来刚刚是误会他了呢。

李雪雁再次看向金胜曼的目光完全变了,冷冰冰没有半点感情:“没想到,原来新罗公主竟然还是一位刺客,亏我还将你当成贵客。”

金胜曼也没想到李昊会如此直言不讳,脸色登时变的十分难看:“李德謇,亏你还有脸说本宫行刺,如果不是你三翻两次花言巧语哄骗我新罗使节花高价购买你的产品,本宫何必行刺于你。”

李昊不耐烦的摆摆手:“别说那么多废话,现在给你两条路,要么自己滚回房间,要么马上滚出卫国公府,大不了老子就当那五百贯喂狗了。”

“你……,李德謇,你敢如此羞辱本宫。”

李昊没说话,冷冷盯着金胜曼,大有你能把老子怎么样的味道。

良久,金胜曼一咬牙站了起来:“好,本宫这就离开,希望你不要后悔。”

李昊无所谓的耸耸肩膀,做了个请便的动作,随后望着金胜曼的身影消失在院子外面。

“是不是后悔了?那么漂亮的一个美人,还是公主的身份,要知道,她可是新罗王的第一顺位继承人,若是能娶到她,摇身一变就会成为新罗的摄政王呢。”

李雪雁的声音幽幽传来,带着些许调侃与鄙夷。

李昊:“……”

说来也不能怪李雪雁多想,按照正常逻辑,金胜曼是来行刺的,李昊没道理将她留在身边,既然留下了,不管怎么说都有图谋不轨的意思。

李昊现在的情况等于是黄泥掉进裤裆,不是屎也是屎,连解释的余地都没有。

干巴巴咧嘴笑了笑:“那啥,雪雁,你别多想,其实我把她留下并没有别的意思,只是觉着新罗与大唐的关系还不错,没道理为一个小丫头的一时冲动给毁掉。”

“我明白,你不用解释。”李雪雁淡淡一笑,起身说道:“好了,今天我来主要是感谢你的空调扇的,现在没事儿了,我要走了。”

“好吧,我安排人送你。”李昊并没有挽留李雪雁的意思,叫来老陈安排了马车,便将人送出了府门。

望着远去的马车,李昊咂咂嘴,心情有些失落。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看来自己果然没有做渣男的潜质,也不知道传说中那些左右逢源,三妻四妾的家伙是怎么做到让那么多女人在一起而不起冲突的。

回头看看老陈,这老家伙也是,怎么刚刚自己回来的时候没告诉自己李雪雁来了呢,若是他说了,自己怎么也不会如此被动。

老陈似乎猜到了李昊在想什么,尴尬的搓搓手:“少爷,老朽……老朽给忘了。”

日,这个理由果然很强大,比什么解释都强大。

摆摆手,示意不要再提:“老爷和夫人呢?都不在家么?”

“是的少爷,老爷当值还没回来,夫人去了吴国公府。”

吴国公是尉迟敬德,与李靖关系一般,但家里黑白两位夫人却与红拂相交莫逆,李昊的老娘平时出去,大多是去找她们两个。

李昊点点头,没再多说什么,正打算回去休息一下,却听老陈犹豫着说道:“少爷,金……金小姐刚刚一个人走了,您看……。”

李昊现在一听金胜曼的名字就头大,不耐烦的说道:“看什么看,爱去哪去哪,腿长在她身上,跟我有什么关系。”

老陈见李昊心情不好,想了想便也没多说什么,目送他回了院子,自己忙自己的事去了。

却说金胜曼离开卫国公府之后,一个人走在街上,身无份文又无依无靠,怎么想怎么觉着委屈。

想她堂堂新罗公主,凭着如花娇魇在哪里不是被众星捧月一样围着,偏偏遇到李昊这个傻夫夫的钢铁直男,竟然想都没想就把自己赶走了。

虽然当初自己的确是行刺过他,可他最后不是没事么,而且自己也老老实实的给他当了一天的侍女,难道还不够补偿他的?

看来师父说的没错,男人果然都没良心。

金胜曼越想越气,漫无目的在长安城中四处溜达着,不知过了多久,腹中传来阵阵雷鸣,回过神来发现,天已经不知不觉暗了下来,自己不得不面临一个严肃的问题,那就是身无份文,饥寒交迫。

而且老天似乎也在与她做对,就要她不知何去何从的时候,天空隐隐有雨丝飘落,只怕要不了多久便会有一场大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