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八零章 琉璃?玻璃!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20:04
A+ A- 关灯 听书

听陈蒙说金胜曼只用了大概十来个呼吸的时间就把自己出的题目有解开了,李昊不由得对这个女人有些刮目相看。

要知道,那题虽然看似简单,但好歹也是后世小学三年级的题目,她一个古人,能够在如此短的时间内解开,足以说明很多问题。

也正是因为这样,李昊才决定让金胜曼那丫头留在自家庄子里,一来这样可以掌握这女人的动向,二来……也可以算是废物利用。

金胜曼并不知道自己已经在李昊面前露了相,从工地上回到自己的小院之后,她甚至还有心洗了个澡,洗完之后才坐到桌后拿出那些帐本开始计算。

随着一笔又一笔的帐目被整理出来,金胜曼的手心开始出汗,水泥的盈利每月可达三万贯,香皂盈利少了些,只有区区八千贯,可架不住石炭的利润高啊。

从帐面上看,仅一到二月两个月,其盈利就不下十万贯,更不要说庄子上还有酒坊之类的产业帐目暂时还没有拿过来。

这庄子到底是谁家的?不知不觉间,这样的念头涌上金胜曼的脑海。

每月不下十万贯的收益绝不可能是普通人家,没有强大的势力在背后支持,估计早就被人吃的连骨头都不剩了。

“小玲,咱这庄子的东家是谁啊,你知不知道?”出于好奇金胜曼停下手中的笔,对站在门口发呆的小丫鬟问道。

小丫鬟歪着头想了一下:“听说是长安城里的大人物,具体的不知道,陈管家不让我们讨论这些。”

好神秘,不过……以本公主的聪明,相信早晚都能探查到幕后之人的。

金胜曼对着小丫鬟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儿,重新将注意力集中到面前的帐本上面。

但是很快,她又走神了,目光盯着帐目,不自觉的就想到了李昊那个贪财的狗贼。

相比于这座庄子的主人,那狗贼连个弟弟都算不上吧,看看人家,月入不下十万贯,帐房先生都有自己独立的院子和使唤丫头,月钱甚至比朝庭中的国公还要高。

再看看李昊那狗贼,除了坑蒙拐骗还会什么,仗着他老子的势力,把别人的自行车抢来当成自己的,然后又出去骗钱。

这样的人注定一辈子碌碌无为,就算眼下能蹦的再欢又能如何,将来他老子挂了那天,有他哭的时候。

……

……

绕开金胜曼的李昊在庄子里转了转,问了一下工人的待遇问题,眼瞅着天色将晚,便招呼铁柱准备回去。

刚走到门口,却见远处风风火火跑来一人,嘴巴张的老大,高举着右手,声嘶力竭的喊着:“管家,陈管家,喜事,大喜事啊。”

“去看看。”李昊给陈蒙打了个眼色,站在一边没有过去。

做为幕后大老板,李昊可不是谁都能见的,必须保持神秘感。

“怎么回事,慌什么。”陈蒙对李昊欠了欠身,不好意思的笑笑,这才迎向来人,沉声训斥道。

但来人却并未受到任何影响,高举的右手往前一戳,怼到陈蒙面前:“管家,您,您看看这是什么。”

是什么?不就是块绿了吧唧的破石头么?

陈蒙有些不悦,刚想骂上几句,却听来人兴奋的说道:“管家,这是琉璃,琉璃啊,咱家烧出琉璃了。”

“什么!”一听琉璃,陈蒙的脸色就变了,一把抢过来人手中的绿石头,借着夕阳认真的看了起来。

夕阳下,被陈蒙举起的破石头反射着翠绿的光芒,看上去似某种晶莹的宝石,看的陈蒙一阵眼晕,喃喃道:“还真的是琉璃……,这,这东西你们是怎么烧出来的?”

来人苦笑:“管家,说实话,我们也不知道怎么会烧出这种东西,总之这一批的料推进去烧灼之后,出来就是这样了。”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陈蒙撇撇嘴,没好气的说道:“扯蛋,你以为老子什么都不懂呢,如果配料不变,烧出来的东西就一定是水泥,怎么可能会烧出这种东西。”

本人不吱声了,但显然还是有些不服气。

李昊听了半天,大概听出了一些门道,走上前来从陈蒙手中拿过传说中的琉璃放在手心看了看,半晌抬头对陈蒙说道:“让水泥窑那边把这几天送来的原料全部封存,下次换一批新料。”

“嗯,好的。”陈蒙点头答应,扭头看看前来报信的家伙,眼瞪一瞪:“还看什么看,没听见少爷的吩咐么。”

一句少爷的吩咐比什么都好使,来人听完之后吓了一跳,二话不说转身就跑。

李昊看的嘴角直抽:“我有这么可怕么?”

“少爷,您别放在心上,这帮家伙没见过大世面。”陈蒙有些尴尬的解释道。

“少来这套。”李昊翻了个白眼,把手里传说中的琉璃往陈蒙怀里一丢:“这东西没啥用,扔了吧。”

“啥?”陈蒙惊讶的张大嘴巴:“少爷,这,这可是琉璃,价比千金……。”

“这就是玻璃,不值钱。”李昊纠正道。

琉璃,玻璃,说实话这两种东西看上去区别不是很大。

但李昊深知琉璃绝不等同于玻璃,其主要原因就如同刚刚陈蒙所说的那样,配方不同。

以烧制水泥的配方想烧出琉璃根本不可能,但烧制水泥的配方如果某些原料里面含有特殊成份的话,却可以在偶然的机会下烧制出玻璃。

人总是要相信科学的,就算很多事情科学解决不了,但烧水泥的时候烧出琉璃也绝对不可能。

陈蒙拿着李昊丢过来的‘琉璃’反复的看了半天,怎么看都与传说中的琉璃相差不多。

犹豫半晌问道:“少爷,你确定这个真的不是琉璃?”

“你放心吧,这个绝对不是琉璃。”李昊笑着说道:“不过虽然不是琉璃,但却跟琉璃差不多,就像我刚刚说的,你可以叫它玻璃。”

“玻璃是啥?”陈蒙疑惑的问道。

“玻璃……”李昊顿了顿,感慨道:“玻璃就是钱呗,琉璃值钱靠的是希有,玻璃值钱靠的是廉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