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八一章 ?跟你爹多学学(上)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20:05
A+ A- 关灯 听书

不管是玻璃还是琉璃,李昊都很感兴趣。

可问题是琉璃那东西太高端,后世的时候基本已经断了传承,很少有人记得配方。

玻璃的配方李昊同样不记得,但好在他还记得大概成份是什么,多试几次应该能烧出来。

陈蒙这段时间因为一直在主抓经营,对钱特别敏感:“少爷,那……那你知道玻璃怎么弄不?”

李昊有些好笑的看了陈蒙一眼,摇头道:“暂时还不知道,今天晚了,明天去水泥窑那边看看去配料去,说不准能看出点什么。”

“哦。”陈蒙点点头,有些失望,在他眼中少爷就是无所不能的存在,没想到这次竟然会说出不知道。

李昊盘算着烧制玻璃的事情,回去的路上也没有心思与铁柱瞎扯,信马由缰的走着。

正常来说,普通玻璃的主要成份为二氧化硅,说白了就是石英石,因为熔点高的关系,想要将其融化必须加入助溶剂,也就是纯碱,等到石英石液化之后,再加入石灰,然后再退火,塑形便也就成了玻璃制品。

当然,这只是单纯的理论,实际上烧制玻璃要比这困难的多。

比如说加入多少纯碱,加入多少石灰,如何退火,如何塑形这些都是需要解决的问题,只有解决了这些,才有可能烧制出合用的玻璃。

一路无话,李昊二人回到家里。

意外的是,老头子今天竟然回来的出奇的早,一回来就把自己关到书房里面,也不知道在忙些什么,直到晚上用膳的时候,才出来露了一小面。

晚膳过后,老头子又回书房了,李昊也想回自己的院子,奈何刚走到门口就被老娘红拂叫住了:“德謇,你先别急着回去,跟娘去你爹书房看看。”

“咋,我爹在书房金屋藏娇了?”看着老妈严肃的样子,李昊想都没想,脱口而出,然后脑袋上就被戳了一指头:“混小子,胡说八道什么呢,让你爹听到看他不剥了你的皮。”

李昊郁闷的挠了挠头,抱怨道:“娘,您干啥老戳我脑袋,再给我戳傻喽。”

红拂白了儿子一眼:“傻了更好,省得天天出去惹事。”

“嘿嘿……,娘,看您说的,就好像孩儿总惹事儿一样。”李昊讪讪一笑,知道自家老娘只要一数落自己,那就跟吃了炫迈似的,根停不下来,笑罢忙岔开话题:“对了,您去我爹书房干啥啊,我看他老人家挺忙的,要不咱就别去打扰他了吧。”

“你懂什么。”红拂瞪起眼睛,抬手又想戳儿子脑袋,结果被李昊低头躲过,顿了顿才说道:“娘让你过去是想让你跟你爹多学点东西,这叫子承父业,总好过你一天到晚瞎折腾。”

“啊?跟我爹学东西?”李昊露出一副为难的表情:“娘,我爹会的那些东西我基本上都会,他不会的我也会,您让我跟他学什么啊。”

红拂一听忍不住又开始数落儿子:“你个臭小子真是越来越过份了,你爹走过的桥比你走过的路都多,还能不如你?别以为外面那些人说你怎么怎么厉害你就真厉害了,娘可告诉你,你爹的本事大着呢,尤其算学一道,没人比得上他,就连姓孔那老儿都不行。”

娘儿俩一路说着,穿过院子来到李靖的书房,推开房间的门进去……。

好家伙,只见李靖正光着膀子趴在地上,豆大的汗珠一个劲的往下低他也不管,只顾着将手里的算筹往地上摆着。

“我的个亲爹,您这是干啥呢?热成这样咋不知道开空调呢?”李昊看的‘于心不忍’,忍不住抱怨道。

“家里没有多少冰了,能省就省点,敞开了用只怕再有半个月就用光了。”李靖头也不抬的说着,余光瞥见李昊所站的位置,又喝斥了一句:“哎你小心点,别踩了我的算筹。”

“哦。”李昊这才注意到脚下正踩着两根算筹,把脚移开之后满不在乎的说道:“爹,您不用担心冰不够用的问题,有我在您敞开了用就行,孩儿保证能供上家里的用度。”

李靖没搭理李昊,继续忙着自己的事情。

倒是红拂在旁边说道:“臭小子,娘和你爹都知道你有钱,可有钱也分怎么使,花钱买冰乘凉的事情,娘和你爹可干不出来。”

李昊的表情有些抽搐,舔了舔嘴唇说道:“娘,我啥时间说花钱去买冰了。”

红拂没好气的说道:“不买怎么弄,总不能拉下脸去别人家借吧?”

李昊张了张嘴,半晌没说出一句话。

不是不想说,而是不想挨揍。

红拂见他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哼了一声:“怎么,莫非你还有什么话说?”

李昊被逼无奈,勉为其难的说道:“娘,不是我说啊,您和我爹有空最好多读点书。”

‘啪’,李靖越听越不是味道,狠狠把手里的算筹一丢:“放屁,你小子还有脸说多读点书?家里这么多书,你读了几本,天天就知道在外面野跑,老夫的脸都被你丢尽了!”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这话怎么说的这是,我咋就让您老丢脸了。

李昊眨巴眨巴眼睛,决定用事实来说话,叫过站在房间门口,望天的数星星的管家老陈:“老陈,前几天我买的硝石呢?”

老陈不知李昊要干什么,连忙答道:“少爷,都放在后面仓房呢。”

“你马上安排人弄几袋子到厨房,另外,准备一只铜盆,将里面装满水,再把那盆放进水缸里面,等全都准备好了,再把硝石倒进水缸里,就这样,去弄吧。”

老陈:“……”

李靖见儿子不搭理自己,怒从心头气,大声喝斥道:“臭小子,你又要搞什么!”

“没啥,变个戏法而已。”有老娘红拂在,李昊丝毫不担心老头子会暴起伤人,漫不经心的应了一句,然后又看向呆立不动的老陈:“还愣着干什么,去啊。”

“啊?哦!”老陈知道自己拗不过李昊,忙不迭的答应一声,一路小跑的去了后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