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八二章 ?跟你爹多学学(中)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20:07
A+ A- 关灯 听书

反正思路已经被打乱了,李靖索性放下手头的事情,看向红拂问道:“夫人,可是有什么事么?”

红拂拉了还站在门口的李昊一把:“夫君,德謇已经成人了,妾身觉得不能总让他一天到晚游手好闲的到处惹事生非。”

“夫人的意思是?”李靖试着问道。

红拂道:“妾身的意思是让他跟着夫君多学学行军布阵之道,另外……,夫君算学一道冠绝长安,正好也教教德謇这孩子,省得将来出去让人笑话。”

说完,又拉了李昊一把,给他打了个眼色。

对于老娘的行为,李昊表示很无奈,他并不认为老头子能教自己什么东西,犹犹豫豫的往前磨蹭两步:“娘,要不还是算了吧,您看我爹也挺忙的。”

“哼,不求上进的东西。”感觉到自己被嫌弃的李靖怒哼一声,鄙夷的说道:“孽障,老夫知道眼下流行的新式数字是出自你的手笔,不过算学一道博大精深,岂是你写几个数字就能理解的。”

“是,父亲说的是。”李昊连忙点头附和。

老头子嘛,拍拍马屁哄他开心一下也就算了,没必要较真。

不成想,他给面的举动反倒让老头子起了好胜心,二话不说,回身自桌上拿起一个本子往李昊怀里一丢:“老夫知道你小子口服心不服,这样吧,只要你能在半个时辰之内把这本帐册上面粮草一项计算清楚,老夫便承认你在算学一道有些本事。”

李昊几乎要崩溃了,以他的记忆力和计算能力,简单的加减法已经无法对他构成任何困难,这么一本东西别说半个时辰,真要算的话,只怕连百十个呼吸的时间都不用。

“怎么,连试都不敢试?”自认有些欺负儿子的李靖见李昊不说话,又开始挤兑他。

“好吧,我试试。”为了尽快度过眼前的‘难关’,李昊无可奈何的点点头。

帐本放到桌上,拿起老头子放在桌上的笔,李昊随意找了一张白纸,闷头算了起来。

不过,为了给老头子留点面子,他故意将每一页的汇总都写到了纸上,毕竟毛笔字他写的还不是很熟练,可以用来消磨时间。

可就算这样,也用了不到一刻钟便将所有的数字都记了下来,望着写了满满两页的纸,李昊咬着笔杆,有些为难。

要不要把总数写出来呢?

写出来的话,这才不到一刻钟,会让老头子很没面子。可不写出来……,明明都算完了,要怎么消磨时间呢。

可正在琢磨如何磨洋工的李昊并不知道,此时的老头子早已经看的呆住了。

这本帐册在交给李昊之前,李靖其实早已经计算过一次,否则他也不可能说出半个时辰这个时限。而正因为他已经计算过,故而帐册每一页的汇总他都大概记得一些,知道李昊写出的那些数字并无半点错误。

这才一刻钟啊,大部分计算都已经完工了,按照此前李昊计算每一页汇总的速度,李靖并不认为最后一步汇总,六十多个数字的加减需要三刻钟。

正发呆呢,衣袖被拉了拉,李靖扭头一看,发现正是老婆红拂。

“怎么样,德謇算的可对?”红拂并不精通算学,看着儿子一言不发写下大堆的数字,忍不住向自家老公求证。

李靖没说话,老脸隐隐有些发红。

如果不是知道老婆的为人,李靖甚至觉得红拂就是故意在坑自己。

红拂哪里能想到这么多,见李靖不说话,催促道:“你倒是说话啊,到底德謇算的对不对。”

“对……,对吧!”李靖尴尬的道。

向到了想要的答案,红拂喃喃道:“哦,那这才一刻钟多点,看来半个时辰应该没问题。”

是啊,他没问题,我就有问题了。

李靖有些无语,看了看咬着笔杆装模作样的李昊,踢了他一脚,郁闷道:“你还装什么,到底是多少。”

“呃……”李昊扭头看了看老头子,提笔在纸上写下一个数字。

既然被看出来了,再装下去就没意思了。

红拂再次向李靖征求意见,在得到老头子肯定的答复之后,顿时把之前让儿子跟李靖学习的说法丢到一边,拉着李昊就是一顿夸。

什么神童,什么第一,什么比你爹强多了……。

李靖在边上听的气也不是,笑也不是,心说自己这不是没事儿找事儿么,既然这小子连数字都能‘发明’,算学一道又怎么可能不精通。

丢人败兴啊,自己这张老脸算是彻底丢光了。

正琢磨应该怎么把李昊打发走,门外却传来一阵凌乱的脚步声,接着管家老陈怀里抱着一只铜盆,满脸见鬼了的表情慌慌张张跑了进来:“老,老爷,冰,冰……。”

在儿子面前丢了老脸的李靖没好气的训斥道:“怎么回事,慌慌张张成何提统。”

“不,不是,老爷,您,您看,这,这冰……。”老陈一时语塞,吱唔了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最后干脆直接把手里的铜盆放到李靖面前。

李靖顺势往盆中看了一眼,结果不看还好,一看之下顿时愣住了。

只见铜盆之中是一块硕大的冰块,冰块与铜盆完整契合。

能够出现这样的情况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将水放进盆里直接冻出来,否则若是将冰块放进去,不可能如此契合。

可问题是现在是夏天啊,水又怎么可能冻成冰。

“这,这是怎么回事?”盯着盆中冰块,李靖勃然变色问道。

“老,老朽也,也不知道啊,就是,就是按照少,少爷的吩咐做了,然后……然后盆里的水就,就成冰了。”老陈说话的时候一直用余光往李昊身上瞥,想看又不敢看,那模样显然是被吓到了。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老陈自认跟着李靖这么多年也算是见多识广,但大夏天就可以把水变成冰,戏法也不敢这么变好么。

李靖自然也知道问题是出在自己儿子身上,想了想把李昊扯过来,指着盆里的冰颤声问道:“逆子,你来说,这是怎么一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