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八三章 ?跟你爹多学学(下)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20:09
A+ A- 关灯 听书

“爹,不过就是硝石制冰,没啥大惊小怪的。”李昊本不准备解释,但看老头子似乎真的被吓坏了,于是又补充道:“硝石在遇水之后会吸收大量热量,放在其中的铜盆热量被吸收走,里面的水自然也就成了冰。”

李靖皱眉,有些不大相信:“你是如何知道这些的?”

“书里写的啊,不过……哪本忘了。”李昊祭出‘遗忘’大法,怼的李靖哑口无言。

再想想红拂带李昊过来书房的目的,李靖更郁闷了,再想想之前老婆那句:跟你爹多学学,老脸火辣辣的。

这到底是谁跟谁学啊。

不得不说,李靖此时痛并快乐着。

尤其是看着管家老陈看向儿子那佩服的目光,更是让李靖有种老怀大慰的感觉。

可话说回来,儿子如此优秀,他这个老子当的很有压力好不好。

为了挣回一点面子,李靖皱眉苦思良久,脑中灵光一闪道:“硝石制冰,法子倒是不错,可是德謇呐,购买硝石的价格可不便宜,为了区区一点冰块,如此浪费殊为不智。”

然而李靖错误的估计了形式,只见李昊摇摇头,老实的说道:“爹,不会浪费的,那些硝石可以反复使用,只要把那些混了硝石的水晒干就成,水份蒸发之后,不管用了多少硝石都会提取出来。”

这特么好尴尬,李靖瞪了一眼儿子,你就不会傻一次,总是这么‘聪明’老子的脸还要不要。

最后还是红拂帮过来帮李靖解了围:“好了好了,咱不说那破石头的事儿了。德謇呐,既然你算的那么快,不如把问问你爹还有哪些帐目没有算,你帮你爹算算呗。”

李靖:“……”

李昊:“行啊,正好我也没啥事儿。”

……

……

半个时辰之后,外面初更鼓声刚刚敲过,李昊放下手中笔:“爹,粮草,军饷什么的都算完了,还有什么要算的么?”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李靖手握算筹继续算也不是,丢到一边也不是,深吸一口气道:“没了。”

李昊起身伸了个懒腰,一副云淡风轻,这都不叫事儿的表情说道:“哦,那我走了啊。”

李靖巴不得这臭小子快点走,他现在是一看李昊就头疼。

可李昊还没等走到门口却又回来了,盯着他手里的算筹看了一会儿道:“爹,你这个已经是淘汰的东西了,回头我给您弄个算盘,比这个好用。”

“知道了,你快走吧。”李靖不耐烦的说着,看样子就差没拿大棒子赶人了。

无奈,李昊耸耸肩膀转身离开,身后传来老头子郁闷的叹息声。

对于老头子的郁闷,李昊表示无能为力,这是没办法的事情,谁让自己实力太强呢,尽管已经极力控制,但余波还是让老头子很受伤。

不过这样也好,至少以后不用再跟老头子学习了,老爹和老娘也不至于没事总拿游手好闲来说事儿。

书房内,李靖拿着由儿子提供的数据百感交集,说不出是应该高兴还是应该高兴。

以他多年经验来看,儿子的能力绝对不止这一点点,真要计算这些数据的话,只怕连一刻钟都用不了就能算完,之所以用了这么长时间,估计是给自己留面子。

红拂就是反应再慢,这时候也知道自己好心办坏事了,犹豫着问道“夫君,你觉得德謇还要不要跟着你再学学?”

李靖自然知道老婆在想什么,哼了一声道:“哼,这小子要学的东西多着呢,简单的加加减减固然容易,可行军打仗又岂会如此容易,每日行军距离多少,各军如何调动,后勤如何安排,这些才是重点,若不是老夫把这些都规划好了,你以为他能这么容易计算出结果?”

红拂诧异道:“那夫君刚刚为何不告诉他?”

李靖淡淡说道:“年轻人,不吃点亏总以为自己很了不起,老夫不告诉他是想让他吃点亏,省得以后出去了不知天高地厚。”

红拂点点头,想了想又道:“夫君已经好久没有忙着统计这些东西,难道这次又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不成?”

“是啊,陛下要征逆方。”李靖叹了口气:“梁师都为祸地方,勾结外敌,密谋造反。陛下为天下计,打算近期出兵。”

红拂听了同样叹息一声:“唉,这才安生几天,竟然又要打仗。”

李靖止住红拂:“该打的仗总是要打的,你就不要管这些了。”

做为兵部尚书,兵马未动,他却要提前做出计划,出兵多少,耗粮多少,花费几何,这些都需要提前做出计划,否则若是想都不想就直接开干,万一打到一半没钱了丢人事小,损兵折将只怕都有可能。

却不知,李昊在回到自己的小院之后,同样露出一副深有感触的表情。

老头子就是老头子,军神就是军神,果然很厉害。

几本简单的帐册,几个简单的数据,完全把一场战场彻底量化了。

出身军校的李昊看似在进行简单的计算,但却从中看出了很多东西,只是他当时不敢让老头子知道自己看出来了而已。

毕竟他从来都没跟老头子学过兵法,练练兵什么还可以说从书上看的,但一场战争中军力调配,粮草供应这种东西没有经过系统学习的人是不可能看出来的。

若是他当时表现出任何佩服的表情,必然会引起老头子的怀疑,想要解释可就难了。

兰铃那丫头似乎听到了什么传言,见到李昊回来,很是兴奋的迎了上来,十分八卦的问道:“少爷,您是神仙么?”

正想着老头子的事情,闻言一愣:“神仙?什么乱七八糟的?”

兰铃瘪瘪嘴:“少爷,后宅的下人们已经传遍了,您难道还想瞒着婢子?”

李昊眨眨眼睛,无语的盯着兰铃:“我瞒你什么了?或者……你又听到什么传言了?”

兰铃有些不好意思,嗫嚅道:“刚刚后宅的下人们说,您可以教人在炎炎夏日点水成冰。”

李昊:“……”

谣言猛于虎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