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八四章 ?封口费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20:11
A+ A- 关灯 听书

李昊不是学历史的,对于算盘的了解不多,只隐约记得后世看书的时候好像有个叫什么什么文王桃木算盘的东西,长的跟八挂图似的。

当时李昊就琢磨,这东西造型如此别致,到底是不是给人用的?如果数位长一点,难道还要转着看?

次日问了管家老陈,李昊才知道什么文王桃木算盘根本就不存在,在大唐跟计算有关的一种是算筹,另一种就是算板。

至于算盘……,那是什么?

面对懵懂的老陈,李昊除了鄙视再也提不起任何兴趣,安排他叫来木匠,随意指点几句,很快就搞定了一个十三档的珠算,漆也不上,直接往胳肢窝一夹便出了门。

兵部,李靖正端着一盏茶有一口没一口的吸溜着,面沉似水。

下面兵曹司、职方司、库部司,三司员外郎一个个满脸苦大仇深的站成一排,在他们的脚下,乱七八糟的丢着数个帐薄。

昨天晚上,李昊轻轻松松便将所有需要统计的数据全都计算了一遍,省下李靖好大工夫的同时,也找出了数个出错的地方,其中最大的误差便是出在兵部库部司。

也正是因为这样,李靖才会在散了早朝之后回到部兵大发雷霆,把涉事的三司员外郎全部叫来值房狠狠骂了一通,并勒令三司回去将所有帐目全部再次核查。

当然,李靖此举未必没有迁怒的意思,毕竟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实在太过丢人,总要找个地方出出气。

良久,李靖茶喝的差不多了,下面库部司员外郎瞅了个机会开口说道:“李公,库部上下早在年初之时就已经将数据核查过数次,其中并无错处,您看……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其他二人听他如此说,立刻附和:“是啊李公,司中数据下官等都已经核查过,的确没有半点错处。”

李靖面色阴沉,几个下属虽然口称‘误会’,但只要不是傻子都能听出来,这不过就是把‘你算错了’的换了个好听点的说法而已。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事实上,如果不是李昊昨天晚上亲自指明错处出自哪里,哪一项的帐目记算出现了失误,他也不相信兵部的帐目会错。

深吸了一口气,李靖微微眯着眼睛,冷声说道:“好啊,既然你们都说自己核对无误……,那好,库部,拿起你的帐册,将其中甲胄一项重新核算一遍。”

算就算,大清早就被骂了个狗血淋头的库部司员外郎心中郁愤难平,弯腰从地上乱七八糟的帐册中找到属于库部司的那几本,又从外面叫来库部司帐房,也不离开李靖的值房,当场就开始算了起来。

虽然李靖是他的顶头上司,虽然他也很佩服这位战无不胜的军神,可就算如此,也不能平白受冤吧!

你李靖是精通兵法,精通算学,也的确比我官位高,可那又如何呢?如此多的帐册一晚上就能算清楚?蒙谁呢!

李昊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来到了兵部,穿过外面的小广场,直接进了老头子的值房,见老头子房里一堆人,笑呵呵的道:“哎呦,爹,您这是……开会呢?”

“你来做什么?”李靖面色阴晴不定的看向儿子。

“没啥,给您拿件神器过来。”李昊笑着与下面站着的三司员外郎点头打过招呼,从胳肢窝里拿出还带着毛刺的算盘:“哪,就是这个,有此神物以后算筹什么的您就可以直接扔了。”

“这是何物?”李靖没有开口,但下面三司的员外郎却很给李昊面子,一副好奇宝宝的样子问道。

“这叫算盘,也可以叫它珠算,你们看啊,这算盘呢分为十三个档位,每个档位都有六颗珠子,上一下五。上在的一颗代表着五,下面每颗代表一,加在一起每个档位就是十。”

李昊左手拖起带着毛刺的算盘,右手在上面噼里啪啦的拨弄,演示着算盘的用法,口中念念有词:“一去九进一,二去八进一……,六上一去五进一……。”

李靖在上面看的是一头黑线,三司员外郎也是看的一头雾水。

这都什么跟什么?法咒?

李昊摆弄了半天见众人没有反应,抬头才发现众人一脸懵比,一拍脑袋:“哎呀,我还是拿实物给你们演示一下吧。”说完,直接从边上正在忙着重新统计库存甲胄的帐房手中把帐薄拿过来,换了个方向对着自己便开始在算盘上拨弄起来。

很快,包括李靖在内的几人渐渐看明白了,一个两个眼睛慢慢亮了起来。

诚然,因为手法的问题李昊拨弄算盘的速度并不快,可这依旧比库部司帐房的计算速度快了许多。

不需要摆算筹,也不需要拿笔记录,简简单单几颗珠子上下那么一拨弄,就能清渐的把数字表达出来,如此简单的工具,说是神物还真不为过。

而李昊呢,老实说,算盘指法什么的他早就已经还给小学老师了,此时的他除了勉强能回忆起口诀就已经很不错了,指法……开什么玩笑。

不过话说回来,指法不行,但是咱控制力强啊,单凭一根手指照样把算盘打的‘啪啪’直响。

随着时间一点点过去,众人还沉浸在算盘在计算中的便捷时,李昊停了下来,笑着将算盘压到了帐薄上面。

按照他刚刚的讲解,众人可以看到,上面的珠子显示的是:二十八万一千三百六十五。

二十八万一千三百六十五?这怎么可能?

库部司员外郎眼珠子差点没瞪出来,因为就在算盘的下面,白纸黑字的写着一行字:甲胄存量:二十七万九千八百四十三件。

谁错了?帐薄错了还是计算错了?

他刚刚可是亲眼看着李昊算的,每一笔的加减都清清楚楚,没有一丝错处。

完了,刚刚还保证过不会有错的!

员外郎凶狠的目光不由自主瞟向自己手下的帐房,杀气凛然。

那库部司帐房也傻了,豆大的汗珠一个劲的往外冒着却不敢擦,干巴巴的解释:“员,员外,这,这帐……。”

“这帐怎么回事,你们不是保证过没错误吗!”员外郎声音大的离谱,同时暗自决定,无论如何,回去之后自己手下的这些帐房必须全都辞退。

帐房苦着脸,吱吱唔唔,半晌才说道:“我,我们以前图,图省事,就,就直接把汇总的数据加在一起,报,报上去了。”

“混蛋,你们都是混蛋……,老子要撤你们的职,要……”

李靖终于是看不下去了,一拍桌子:“够了,还嫌不够丢人吗?滚,全都滚回去,把兵部历年所有帐册全部清查一遍,再有错处,全都去西边给老子戍边去。”

李昊站在中间,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觉得自己这时候应该说点什么:“爹,您别生气啊,不就算错了么,何必发配边疆呢,不至于!您要真看不上他们,不如送到我那儿锻炼锻炼,即便不能练出个好脑子,也能练出个好身体。”

三司员外郎听的一呆,TM这小子有毒是吧?

李靖让他们去戍边那只是气话,就算是李二也不可能因为算错了一个小小的数据就把手下五品官员直接发配三千里。

可李昊的建议就不一样了,送去锻炼锻炼可不算发配,连李二都不用通知,李靖只要一声令下就能办到。

想到自己会被安排进翎府,上至员外郎,下至帐房齐齐打了个哆嗦。

那根本就不是人待的地方好么?十六卫那些大头兵都人人谈之色变,传说去了那里的人,不死都能脱层皮,他们这些文弱书生若是去了,怕是能留下全身的骨头出来就已经很不错了。

面对如此威胁,几人不等李靖说什么,立刻连声保证以后再也不会出错,然后一溜烟的跑了个无影无踪,比受精的骡子都要快上不少。

李靖无语啊,自己堂堂国公兵部一把手,说出来的话还没有自己儿子一个外人好使,真不知道是应该高兴还是郁闷。

不过等他看到那个还带着毛刺的算盘之后,那份郁闷就消失不见了,一本正经的咳了一声:“德謇,你这算盘有多少人见过?”

李昊眨眨眼睛:“没人知道啊,我做好了就直接给您拿来了。”

李靖点了点头:“嗯,如此就好,你以后就当从来没有做过此物,知道么!”

李昊一听就不干了:“为啥?这东西能卖不少钱呢。”

李靖气的翻了个白眼,恨铁不成刚的瞪着李昊说道:“你这逆子,连为父的话都不听了?”

“听啊,可是这钱……。”

“就这个破东西能值多少钱,如此简单的东西,只要一出现立刻就会有人仿制,你觉得你能卖出去几个。”

诶?老头子说的好有道理哦。

不过,咱也不是傻子是不是,老头子对算盘秘而不宣,显然是准备拿来当秘密武器,咱作为大唐十佳青年,怎么可能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在眼皮子底下。

有了一丝明悟,李昊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只是伸出右手拇指、食指以及中指在一起卖力的搓错。

李靖不明啊,看了半天,恼道:“你又要干什么?”

李昊嘿嘿一笑:“嘿嘿……,爹,封口费!”

李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