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八五章 ?李二有请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20:13
A+ A- 关灯 听书

十架八牛弩、五架投石机,冲车、壕车各五架,战车十架,战马两百匹,这些都是李昊从老头子那里讹来的所谓封口费。

理由很简单,翎府是精锐,精锐就代表了无所不能。

所以只要是唐军有的装备,那就必须来上几套,就算打仗的时候不用,训练的时候也总是要用的。

另外,途了这些,李昊还讹来了十万石水泥的钱,另外还有沙子、石子、砖头等物。

理由还是那个,翎府是精锐,精锐就要有精锐的气派。

营房肯定不能再用木头的了,否则下大雪塌了怎么办。

营地里的路面也不能再用土路,一跑起来尘土飞扬的,像什么样子。

总之,有了大比第一垫底,李昊说话腰杆子硬了不少,要东西也要的理直气壮。

至于李勣那老货,李昊早就已经打好招呼了,甚至在来兵部之前,他还特地去找李勣要来了申请物资的批条。

搞定了一切,时间已经到了中午,城外的庄子是去不成了,时间根本来不及。

索性李昊决定回家睡一觉,有啥事儿都等明天再说。

不过这事儿呢往往就是那么巧,刚刚从兵部出来,还没等铁柱把马牵过来呢,一个宫里的小太监呼哧带喘的跑了过来,看那样子,估计跑了不少路。

就在李昊琢磨那小太监会不会跑出心肌梗塞的时候,人已经来到他的面前:“李,李侍,侍读,陛,陛下……陛下召见。”

李昊一乐:“陛下找我?”

“是,是……”小太监已经累的快要翻白眼了,舌头吐的老长。

李昊幸灾乐祸的看了小太监一会儿:“小伙子,你这身子骨不行啊,从皇宫到这才多远,就把你跑成这样了。”

小太监这时候已经缓过来一些了,不过依旧喘的厉害,擦了把头上的汗说道:“李,李侍读,小人可是从宫里一直跑到您的府上,又从您的府上跑去左领军卫衙门,然后又跑到这里。”

得,合着这小子不走运,一直追在自己身后来着。

李昊怜悯的看了小太监一眼,摇了摇头,决定不为难他了:“走吧,咱们这就进宫,对了,陛下等了这么长时间怕是急的不行,我骑马你不介意吧?”

‘扑通’,小太监倒地上口吐白沫,以实际行动回答李昊他很介意。

东宫丽正殿,李昊凭着腰间的‘钥匙’,一路畅通无阻的来到李二的书房。

大唐帝国皇帝陛下此时正在与一个白面无须的中年人议事,见李昊来了不等他行礼便招了招手:“臭小子,朕记得已经给过你信物了吧,为何这么长时间只进宫一次。”

李昊尴尬的挠挠头:“呃……,陛下,臣……臣这不是忙么。”

“哼。”李二不屑的哼了一声,显然并没把李昊的话当真,指了指那白面中年人:“这是工部武尚书,他有事找你。”

工部武尚书?武士彟?武则天他爹?

李昊打量了老武一眼,果然一身暴发户的气息。

传说,当年李渊起兵的时候,全都是靠着武士彟在背后出钱才能打下一片立足之地,也正是因为这样,一介商贾之身的老武才能混到国公的位置上,顺带还赚了个工部尚书。

李昊在打量武士彟,老武同志也在打量李昊,半晌,默契一笑。

确定过眼神,彼此是一类的人。

却见武士彟微微一笑:“世子年少有为,老夫佩服,不知世子今年贵庚?可曾定过亲事?”

李昊:“……”

啥意思?我定没定过亲你不知道啊,程咬金和李道宗那两老……灯就差没满街贴告示了。

不过老武也有老武的想法,说归说,闹归闹,鹤蚌相争渔翁得利的事又不是只发生过一次,只要这小子一天没成亲,那就大家都有机会不是。

“咳咳……”李昊这边愣神的工夫,李二尴尬的咳嗽了几声,随后对老武说道:“武尚书,说正事,说正事。”

“呃……,陛下见谅,臣见卫公世子一表人才,一时想起家中长女尚未婚配……”武士彟脸上露出露出尴尬的表情,但语气却一点也不尴尬,直接把目的说了出来,直到看见李二脸色有些微沉,才转移话题对李昊说道:“世子,老夫这里的确有件难事想要向你征求一下意见。”

李昊看了一眼李二,见他没啥特殊的表示,这才对武士彟说道:“啊?武尚书请讲,只要不涉及亲事,啥都好说。”

怎么又转回来了!李二狠狠瞪了李昊一眼:“你小子没完了是吧,好听武尚书把话说完。”

李昊一缩脖子,凭良心说,老武的闺女对他还是很有吸引力的。

就算与李雪雁相比也不差多少,毕竟人家那也属于潜力股,半点不比雪雁小姐姐差。

就算不能娶来当正妻,当个平妻也不错啊,到时候家里一个王妃,一个女皇,小说都不敢这么写好不好。

李昊正胡思乱想着呢,武士彟开口了:“世子,你可还记得龙首原上那道城墙?”

点点头,李昊道:“记得啊,那城墙怎么了?还要再接着修?”

“哦,那道没有。”武士彟连忙摇头,顿了顿才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老夫其实是想问,你那城墙到底怎样才能拆掉?”

“拆?”尽管李昊早就已经料到那城墙早晚都会拆,但没想到会这么快。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再者说,老子凭本事盖的,你说拆就拆?

想着,李昊揣着明白装糊涂道:“陛下,武尚书,我能不能问一下,那城墙挺结实的,为啥要拆?”

李二倒是没有多想,相接说道:“因为碍事,朕打算在龙首原为太上皇修一座更大的宫殿,你的那个城墙当不当正不正的摆在那,不拆怎么办。”

“这样啊……”李昊揉着下巴沉默了片刻,最后摇摇头:“陛下,臣也没什么好办法,只能一点点慢慢砸。”

李二一听没办法,顿时急了:“那要砸到什么时候,武士彟已经调动五千民夫砸了半个月了,才将将把上面的垛口砸光,下面那城墙更厚,你打算让他们砸到十年之后么。”

合着老子城墙修结实点也有错了呗?

李昊眨巴着天真无邪的大眼睛,直接怼了回去:“陛下,那这也不是臣的错啊,再说当初您不是也说过修结实点好么,正好留着以后用来演武。”

李二:“……”

这话他当初的确是说过,而且还是当着满朝文武的面说的,想否认也否认不了。

可话说回来,此一时彼一时,当初不是没想到要在龙首原修宫殿么,所以才说修结实点好,若是早知道时隔数月就要修宫殿,当初傻·逼才在龙首原修城墙呢。

郁闷的李二低头生着闷气,隔了好一会儿,抬头对武士彟说道:“武爱卿,你先回去吧,这件事情回头朕会给你一个交待。”

“诺,臣告退。”老武精明的很,二话不说直接走了,把谈话的机会留给了李二和李昊。

直到老武走的远了,李二又摆摆手把书房里的人都赶出去,独独剩下李昊之后才说道:“小子,你救过朕,救过皇后,前些时候又救了太上皇,这情份朕都记着,否则你以为凭你折腾出来的那些事,到现在还能平安无事是为了什么。”

李昊:“……”

这是秋后算帐还是威胁?为了自己的脖子上的六斤半,李昊决定暂时先怂一会儿:“皇帝叔叔,小侄知道您宠着小侄。”

“既然知道……”李二顿了顿,沉声继续说道:“龙首原那墙城到底怎么办。”

李昊拍着胸口保证道:“拆,必须拆,不就是混凝土的城墙么,半个月全部拆光。”

李二又问:“没有什么困难吧?”

“为了陛下,为了太上皇,为了大唐的长治久安,一点小小的困难不算什么。小侄做为朝堂上的一员,勋贵的一份一,有困难要上,没有困难制造困难也要上。正所谓居庙堂之高则优其民,处江湖之远则优其君,小侄不才,愿为皇帝叔叔赴汤蹈火,肝脑涂地……。”

“行了行了……”李二听到一半就挥手打断李昊:“朕只是让你拆个城墙,还用不着你肝脑涂地。”

李昊马屁送上:“嘿嘿……,那是皇帝叔叔心疼小侄。”

李二无奈摇了摇头,咂咂嘴问道:“既然你答应,那就快点去办事,抓紧时间知道么。”

李昊道:“诺,小侄知道。”

又等了片刻,李二觉得有些不大对头,抬起头发现李昊依旧站在原地:“你怎么还没走?”

“皇帝叔叔,小侄也想走,可是……。”

“可是什么?”李二打断李昊道。

李昊有些无语,张了张嘴,挣扎了半天道:“陛下,钱,钱呐?这么大的工程,您总得给点钱吧?”

说实话,李二之前还真没想过钱的问题,这会儿被李昊一提醒,顿时明白过来。

修城墙要钱,拆城墙又要钱,然后自己还没有说理的地方,这感觉怎么那么奇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