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二章 ?原来新罗人也腌白菜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21:14
A+ A- 关灯 听书

“我可以给你指条明路。”看着呆立良久的袁天罡,李昊慢条斯理的吸溜一口茶水。

到底是本土的宗教,李昊觉得自己应该照顾一二。

袁天罡方寸大乱,顺势问道:“什么明路?”

“取之于民,用之于民。”

道家与佛门不同,古往今来,很多道士都会走在科学的最前沿,只是大部分把路走歪了,又或者因为后继无人,路断了。

就好比炼丹,这其实就是化学的雏形,在炼丹的过程中,火药的雏形被发现,后来又有绿矾油也就是硫酸,这些都是在大唐之前就有的东西,只不过因为战乱或者传人稀少等原因,慢慢都失传了。

李昊正是因为清楚这一点,所以才会打袁天罡的主意,反正这老道赖在自己身边不走,索性废物利用一下。

“什么意思?”袁天罡皱了皱眉,迟疑着道:“你应该知道,我道门虽然也有收过百姓田产,但产出的粮食其实大多已经还给百姓了。”

李昊撇撇嘴:“老袁,我觉得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取之于民,用之于民如果这么简单,我还跟你说个屁。”

袁天罡也有些急了,声音高了不少:“所以我才问你是什么意思。”

“来帮我吧,最近我正在打造海船,你来帮我,或者再找些人来,我知道你们道门有很多精于算学的人,等我船造好了,我带你们去傲游大海。”

袁天罡没想到等了半天只等来这样一句话,气的险些背过气去。

但还没等他开口拒绝,李昊已经再次开口:“海船为远洋水师之根本,远洋水师由陛下亲自下诏组建,在未来会出海远行,去另一片大陆,那里有亩产数十石的粮食,带回来可活人无数,何去可从,老袁你自己考虑。”

“亩产几十石的粮食?李德謇,你唬我?”几十石这个数字把袁天罡吓到了,抛开贫道的自称,直接用了第一人称。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李昊摇摇头,欲擒故纵:“不信就算了,慢走,不送!”

“哎,等等,再商量商量。”

袁天罡既然来找李昊,自然对他有所了解。

知道这家伙虽然在长安名声不怎么样,但却从未有妄言的时候,只要他说的基本都会八九不离十。

牵着不走,打着倒退的家伙,李昊暗骂了一句,摇头道:“不必商量,这个世界不管少了谁,太阳在第二天都会升起,没了你老袁的帮忙,最多我的海船晚半年下水罢了。”

袁天罡忙道:“哎,世子,贫道不是那个意思,贫道的意思是说,要不要再多找些人来帮忙,你知道的,我在道门还算有些地位,说出的话多少还算有些份量。”

短短片刻,袁天罡算是想通了一些问题,就算不考虑亩产几十石的粮食,能够出海对于道门也是一桩美谈。

你大和尚能徒步万里西行,我老道就能远渡重洋,布道天下。

若干年后,大家比比,看看谁的功劳大。

想通了这些,袁天罡走路都觉得轻了二两,裹挟着从李昊那里敲诈来的茶俱,出门直奔族叔袁守诚的住处而去。

……

……

李昊送走了袁天罡,只觉浑身轻松,抱着紫砂茶壶溜达着来到新罗船匠的聚居地。

船匠的聚居地紧靠着李家封地,百来户人家,形成一个不大的村落,日暮时分,家家户户升起袅袅炊烟,鸡鸣犬吠声中,倒是显得别有一番滋味。

在村里转了转,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李昊停下脚步,隔着半人高的院墙:“老朴,忙什么呢。”

忙活的不亦乐乎的老仆闻声回头,看清是李昊立刻放下手里的活计迎了上来,操着一口并不怎么熟练的大唐官话:“哎呦,少爷,您怎么来了!”

走进院子,李昊四下打量着:“没事过来转转,怎么样,日子过的还习惯吧。”

“习惯,嘿嘿。”老仆搓手干笑着,半晌似想起了什么,一拍脑袋,跑去边上抱了个木头墩子过来:“你看我这脑袋,少爷您坐。”

李昊摆摆手,来到院中手足无措的妇人跟前,笑着道:“老嫂子,忙什么呢这是。”

“少,少爷。”妇人显的很紧张,结结巴巴半天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老朴在一边苦笑:“少爷,您是贵人,这老嫂子小人们担不起啊。”

“什么担起担不起的,身份是身分,辈份是辈份,天理人伦岂能乱了。”李昊板着脸说完,注意力被锅中正在煮着的菘菜吸引,再看看一边的两口大缸,恍然道:“这是准备腌白菜?”

老朴答道:“是,少爷。”

李昊没想到,新罗人竟然也会腌白菜,点点头:“那成,等腌好了记得给我那送几颗。”

“好,好,等好了第一时间就给您送过去。”老朴有些兴奋,在他看来李昊那就是天,这样的贵人什么好吃的没吃过,跟自己要几颗腌菜那是看得起自己。

李昊对此有些无奈,指了指还在锅里来回翻滚的菘菜:“那个快要煮烂了吧。”

“哎呦。”妇人这才想起锅里还煮着东西,手忙脚乱的开始忙活着往外捞。

李昊上辈子也是北方人,读军校之前每天都会跟着老爹、老娘腌酸菜,望着眼前熟悉的一幕,卷起袖子也加入进去。

一颗菘菜拿起来,用刀将菜头砍掉,外面已经半干或者烂掉的菜帮掰下来,再将白白胖胖的菘菜码到一边放好。

整套动作如行云流水一般,没有半点迟滞,看的一边跟着他过来的铁柱瞠目结舌:“少,少爷,您,您还会这个?”

李昊撇撇嘴,手脚麻利的砍好一颗菜放到一边:“柱子,你记住,这个世界上除了生孩子,你家少爷就没有不会的东西。”

老朴夫妻也看的有些呆,怎么也想不明白,在他们眼中高不可攀的少爷为什么会干这个,难道大唐国公家里也需要自己腌菜?而且还要亲自动手?

呆滞的众人都不知道,李昊只是在用这样的方式来怀念自己的过去,怀念自己的曾经。

离开那个世界已经一年多了,希望双亲依旧安好,不要为自己的离开太过伤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