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三章 ?大和尚的通关文牒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21:15
A+ A- 关灯 听书

有了李昊的帮忙,腌白菜的进度大大加快,过了大概半个时辰,随着最后一颗菘菜被放入腌菜的大缸,每年必须进行一次的腌菜工作进行到了最后一步。

拍拍手上的泥土,在铁柱的搀扶下站起来,腰有些酸,不过李昊觉得这样挺好,挺接地气的。

老朴紧张的端来一盆水,又从大锅里盛了些热水出来,兑到一起请李昊洗手。

今天的李昊让他大开眼界,对世家公子的印象大为改观,借着休息的空当小心说道:“少爷,老朽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李昊啧了一声:“啧,如果是想劝我放弃尖底船,你就不用讲了。”

“可是少爷,尖底船没人造过,万一不成……。”

“老朴,没有什么万一或者一万,我知道,造船方面你们都是专家,在长安没人比你们更精通这个,但经验主义害死人,懂么。”

“……,懂。”老朴艰难的吐出一个字。

“走吧,我们去河边看看工程进度。”

船匠的聚居地附近有一条渭河支流,丈许宽,深度大概有两米。

小河的边上是一个小型的船坞,船坞里人声鼎沸,船坞外人来人往。

进入里面,入眼所见的是一条根长达五丈左右的巨木,巨木的两侧每隔两米左右便有一对类似肋骨的木料斜冲天际。

龙骨,以前并不存在于造船概念中的新鲜物事,可以提高战船整体结构的完整性,使战船可以承受再大的扭曲力。

不管是大唐还是新罗、倭国,目前造船都是没有龙骨的,有点类似于后世轿车的承载式车身,这样的战船航行于波澜不惊的河面上还可以,必竟没有强大的外力影响。

但若是到了大海中,狂风巨浪对船身造成的扭曲是完全不可想像的,没有龙骨的加固,不管是五牙大舰亦或是其它,只要下水,用不了多长时间就会散架。

拍拍已经修造好的龙骨,李昊回头对铁柱道:“柱子,试试能不能把它掰下来。”

“少爷,怎么掰都行么?”铁柱也不客气,卷起袖子就准备动手。

“只要不用工具,怎么掰随你。”大船龙骨最细的木料也有成人大腿粗细,李昊并不认为铁柱有能力空手将其破坏掉,可又不得不试试。

没办法,谁说这个时代没有测量的仪器呢,为了检验龙骨的坚固程度,只能让铁柱动手。

一刻钟之后,铁柱累的脸红脖子粗,用事实证明了龙骨的坚固程度。

“还不错。”李昊点点头,算是认可以新罗工匠这段时间的工作。

随着李昊的声落,一个女人的声音从身后传来:“那当然,这可是本公主亲自监督的工程,若是这么容易就能被破坏掉,本公主的面子往哪里放。”

李昊失笑转过身子,回头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金胜曼,新罗公主。

此时的她已经恢复了女装,紫色的长裙,洁白的披风,意气风发,英姿飒爽。

“呵呵,原来是公主殿下,不得不说,你穿上衣服我都不敢认了。”

“……”

这话有语病啊!

金胜曼俏脸瞬间一冷,手按腰间短刀:“李德謇,你想死了是吧。”

李昊连忙摆手:“别别别,开个玩笑,我重说行了吧。”

“有你这么开玩笑的么!”金胜曼眼睛一瞪,虽然江湖儿女不拘小节,可说到底她也有着公主的身份,当着这么多本国船匠的面,被李昊这样一说有些下不来台。

“好了好了,别生气了,我这不是逗你开心么。”李昊笑着来到金胜曼面前,回身指了指身后的龙骨:“这个是你亲自参与的?”

“当然。”金胜曼高傲的昂起头,不屑的说道:“本公主可是精研过鲁班锁和孔明锁的,六柱,十二柱,十八柱信手拈来,区区一个龙骨算得了什么。”

李昊眨眨眼睛,如果金胜曼不说,他还真没看出来这丫头是个木匠。

不过话说回来,数百年后,还有木匠皇帝呢,眼下出个木匠公主好像算不得什么。

见李昊呆呆盯着自己不说话,金胜曼更得意了,来到已经建好一多半的龙骨边上,伸手拍了拍:“怎么样,榫卯结构,整条龙骨没有一根钉子,厉害吧。”

李昊伸出拇指:“厉害,相当的厉害。”

“哼!”金胜曼不屑的撇撇嘴,似乎对李昊的吹捧并不感冒。

但就在下一刻,却听李昊说道:“但是我觉着吧,能想到给战船增加一条龙骨的人好像更厉害。另外,在我们这里有句俗语,叫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相信公主殿下听过吧?”

“李大祸害。”金胜曼顿时绷不住了,顿足道:“难怪你到现在还没有定亲,就你这张破嘴,准备打一辈子光棍吧你。”

李大祸害?我靠,我怎么就祸害了,我祸害谁了!

咋实话实说还不行了呢,李昊很无语。

与此同时,皇宫大内,弘文馆。

李承乾摆弄着手中一份不大的小册子,小册子有一个学名,叫通关文牒。

当然,他那个不怎么靠谱的侍读更喜欢把这东西叫护照。

李承乾的对面,站着一个白白胖胖的大和尚,二十多岁的样子,浓眉大眼,身上散发着一种淡淡的香气,正眼巴巴的瞅着他手中的东西。

良久,就在大和尚脚都快要站麻了的时间,李承乾开口道:“玄奘,你的陈表本宫看了,你想要西行求法是吧?”

舅舅说过,上位者要有城府,李承乾并不太懂,想来说话慢一点应该算吧。

大和尚微微躬身:“是的殿下,我大唐佛经有很大一部分在战乱中或是遗失,或者被焚毁,已经残缺不全,贫僧此去打算将之收集齐全,另外,听说天竺还有更加高深的大乘佛经,贫僧亦打算去收集一下。”

李承乾点点头:“其志可嘉。”

大和尚眼前一亮,心底升起一丝希望:“望殿下成全。”

片刻之后,李承乾将手里的通关文牒交给太监常公公:“好吧,既然你执意西行,本宫准了。”

大和尚心中激动,用颤抖的双手接过常公公递来的通关文牒。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有了这东西,他就可以带人名正言顺的出关,不用在意各方留难。

常公公见他抱着通关文牒发呆,面色一变,尖着嗓子道:“和尚无礼,还不谢过太子殿下。”

声音尖利刺耳,类似于钢铁摩擦,大和尚被吓了一跳,连忙俯身道:“贫僧谢过太子殿下。”

“罢了。”李承乾摆摆手,示意他起来:“来人,上酒。”

一个镶着金边的托盘被呈上来,两杯高度酒,一小碗泥土。

李承乾亲自上前,伸出两指捏了一点土放入其中一个杯子,又将那杯子递到大和尚面前。

大和尚脸颊抽搐接过。

脏不脏的无所谓,下不下毒也无所谓,关键是和尚不让喝酒好么。

李承乾拿起另外一杯,与大和尚碰了一下:“玄奘,知道为什么要在你的杯子里放些土么?”

大和尚摇头:“贫僧不知。”

“呵呵……”李承乾微微一笑,举杯道:“宁恋家乡一捻土,莫念他乡万两金。玄奘,西行之路万里迢迢,危难重重,本宫望你能够早日平安归来。饮胜!”

‘宁恋家乡一捻土,莫念他乡万两金’是《西游记》中的台词,李昊上次来宫里得知玄奘准备西行的时候对李承乾说过。

太子殿下觉得逼·格挺高,索性拿来用用。

大和尚本想说佛门戒酒,可李承乾话说到这份上,估计不喝是不行了,索性硬起头皮,眼一闭一口把酒闷了下去。“阿弥陀佛,贫僧谨记殿下教诲。”

酒也喝了,通关文牒也拿到了,辞别李承乾,玄奘兴冲冲离开皇宫。

出了宫门,大和尚越想越兴奋,越想越开心,伸手出怀将通关文牒拿出来仔细观瞧。

封页上是通关文牒鎏金四个大字,里面是身份,户籍等信息,以及鸿胪寺的印章。

中间有许多空白的页面,想来是给途经的国家准备的,翻到最后,几行颜色鲜艳又与通关文牒内容格格不入的字迹出现在玄奘眼前。

玄奘自认定力深厚,但在看到那几行字的时候,亦忍不住浑身颤抖,双眼发涩。

咀嚼着那几行字,不自觉的念了出来:

字喻大唐子民,当你在境外遭遇危险,不要放弃!请你记住,在你身后,有一个强大的祖国!

噗通一声,只跪神佛的大和尚回身面对太极宫跪了下来,仰天长啸:“大唐子民陈祎叩谢天恩!生为大唐人,死为大唐鬼!”

出来送行的常公公被吓了一跳。

啥情况?咋看着看着突然就跪了呢。

而且竟然用了俗家名字,这和尚该不是后悔,想要还俗了吧?

还没等常公公想明白,大和尚已经站了起来,目光透着无比的坚毅,对他施了一礼,语带铿锵道:“阿弥陀佛,公公留步,贫僧这去矣!”

言罢,大和尚转身毅然而去,后背挺的笔直,脚下再无半点踌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