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四章 ?不值钱的玻璃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21:16
A+ A- 关灯 听书

一个人西行万里就算放在后世那种和平年代,也需要极大的勇气。

远的不说,就说国内吧,罗布泊那神秘的百里的无人区你怎么过,茫茫戈壁又怎么闯。

更不要说一千四百多年前的大唐这些地方还不属于国内,人口也不如现在的多,走进这些地方说白了跟找死没有任何区别。

前路迢迢充满未知,茫茫隔壁荒无人烟,毒虫遍地,路上还有马贼、强盗,就算那些常年往返于大唐和西域的商贾都不敢保证大队人马能够每次都平安无事,更不要玄奘只是孤身一人。

但是通关文牒最后那几行字却在瞬间给了大和尚无穷的勇气,让他知道自己并不孤独,在他的身后有一个强大的国家做为倚靠。

数日之后,长安城北,渭水河畔。

李昊,李承乾等几个小年轻再次聚首,替玄奘送行,送他上西天。

史书记载,玄奘走的时候并未经过李世民同意,故而十分落寞,现在因为李昊的无心干涉,一切都发生了改变。

皇太子亲自出城相送,卫国公世子以白马相赠,赵国公世子送盘缠五十两(路上贼多,不敢多送),卢国公世子程处默有感而发,赋诗一首:“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

玄奘还没听完,脸颊就开始抽搐。

旁边李昊一脚崩过去:“憨货,你这是送人么,我看送葬还不错。”

程处默挠挠头,本想换一句,玄奘怕他再说出什么不吉利的,连忙插口:“呃,不用了,不用了,世子心意贫僧心领了。”

“哦,那就好,那就好啊。”

李昊无奈,行于玄奘近前:“大和尚,刚刚的事你别放在心上啊,那家伙这货时间突然喜欢上读书了,学艺不精,见笑见笑了。”

“无妨,贫僧理会得。”其实能得到李承乾的相送,玄奘已经很满意了,至于程处默说的是什么……无所谓。

正打算过去与李承乾辞行,玄奘又被李昊拉住,只见他神秘兮兮的低声问道:“大和尚,我听说你是佛祖弟子转世,这事儿是真的不?”

“然也!”大和尚一本正经的点点头,眼底露出一抹得意:“少施主消息灵通,竟然此事都知道。”

我当然知道,《西游记》里写着呢么。

李昊腹诽了一句,见玄奘要走,又把他拉了回来小声嘀咕了几句,很快大和尚的脸就变成了青色,冷汗层层而下。

待与李承乾说了几句之后,直接翻身上马带上两个随行武僧,逃也似的消失于众人眼前。

李承乾看的直懵,叫过李昊问道:“德謇,你跟他说什么了?”

李昊望着大和尚消失的方向,略有些失神道:“哦,我就问问他,是不是佛祖弟子转世。”

“这有什么好问的,谁都知道好不好。”程处默咕哝了一句,显然刚刚没给他再次赋诗的机会让这憨货很不满意。

李承乾依旧不想放过李昊,继续问道:“我刚刚看那和尚脸色铁青,你应该问的不是这个吧。”

李昊回过头,瞥了程处默一眼:“既然你们都知道那和尚是佛祖弟子转世,那你们知不知道,吃他一块肉就可以长生不老?”

李承乾等人顿时无语,齐齐露出这种话你也信的表情。

长孙冲直接吐槽道:“李德謇,你想吓死那和尚么,这消息要是传开,估计他还没走到咸阳就得被人煮来吃了。”

李承乾舔舔嘴唇,半真半假附和道:“肥水不流外人田,不如我们索性把他抓回来试试好了。”

想比于李承乾和长孙冲等人的幼稚,李昊做为一成年人,思想比较成熟,抽着鼻子道:“算了吧,长生不老又能怎么样,王八活的久不久?若是被人逮住放血照样会死。”

众人:“……”

妈个鸡的,正话反话都让你给说了,让我们说什么。

一路开着各种玩笑,几人回到长安,李承乾难得出宫一趟,不想那么早回宫,几人便相约来到东市。

东市繁华依旧,一个和尚的离开并没有影响什么,相比于那种虽千万人吾往矣的勇士,这个世界上更多的还是俗人。

“德謇,我听说你前段时间在东市盘的间铺子?”闲逛了一会儿,长孙冲抽空问道。

“对啊,俺也听说了。”程处默大咧咧道:“不如俺们去他那歇歇脚如何。”

“呸,你一路都是骑在马上好不好,歇脚,亏你说得出来。”李昊鄙夷的看了程处默一眼,伸手一指前面:“我那铺子就在前面不远,马上就要到了。”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嘿嘿……,那正好顺路。”程处默双腿一磕马腹,速度提了起来,一马当先。

李昊等人无奈,只能跟上。

不多时,到了李昊盘下的那间铺子外,抬对看去,只见门前匾额上写着三个大字“养心斋”。

养心斋是什么意思众人无暇思考,真正让他们在乎的是铺子窗户上的玻璃。

与大唐所有窗子不同的是,李昊这家店的窗子竟然是透明的,进到店里隔着窗子也能清楚的看到外面的情况。

阳光透过窗子照进房间里面,整间铺子显的特别明亮。

站在窗口的阳光下,太阳晒在身上暖暖的,格外舒服。

李承乾等人自认见多识广,可也没见过这样的情况,一个两个嘴巴长的老大。

“这,这也太奢侈了,李德謇,这些水晶你花了多少钱?怕不是要倾家荡产了吧?”

铺子二楼的窗边,一副茶盘,几人相对而坐,李承乾摇头感慨道。

“没有,花不了几个钱。而且,那叫玻璃,不是水晶。”李昊淡淡解释了一句,继续着泡茶的动作。

“不是水晶?”

“玻璃是什么?”

“你说这东西不值钱?”

几个纨绔顿时来了兴趣。

李昊十分确定以及肯定的点点头:“的确不值钱,整间店全下来,也就十多贯。”

“才,才十多贯?李德謇,俺读书少,你可别骗俺。”程处默嘴巴张的老大,在他看来,整个店铺的这些窗子加在一起至少也得万贯出头,结果没想到竟然才十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