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五章 ?杯子惹祸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21:17
A+ A- 关灯 听书

“骗你有什么意义。”李昊鄙夷的瞥了程处默一眼。

这憨货呆头呆脑的,还用骗?

程处默显然相信了李昊的话,嘟嘟囔囔道:“没骗俺就成,俺最恨别人骗俺了。”

李昊笑道:“放心吧,哥们儿我外号称诚实可靠小郎君,绝不骗人。”

茶台边,红泥小火炉燃起,李昊亲自动手,泡起功夫茶。

程处默心思不在这里,拉着李震跑去看那些奇怪的玻璃,李承乾与长孙冲则好奇的看着李昊在那里卖弄。

时间不大,房间中茶香四溢,李承乾狠命抽了抽鼻子惊诧道:“好香啊,德謇,这又是你鼓捣出来的新玩意儿?”

“功夫茶,让殿下见笑了。”两盏清茶,分别置于李承乾与长孙冲面前,翠绿色的茶汤清澈见底,与大唐以往的茶大不相同。

李承乾端起杯子闻了闻,又轻轻抿了一口,叹道:“好东西啊,原来这才是茶的味道,以前本宫喝的简直连马尿都不如。”

大唐的茶类似于后世藏地的酥油茶,里面往往会添加许许多多的辅料,像什么红枣,生姜,糖,醋之类的东西。

这样的茶煮好之后味道有些怪,但却并不怎么难喝,而且同一种茶往往会因为辅料不同而产生不同的味道。

只是在李昊看来,这样的煮茶方式有些low,根本体现不出茶的意境,换句话说就是没有逼·格。

长孙冲见李承乾喝了,也拿起面前的茶盏轻轻抿了一口,闭上眼睛咂咂嘴巴,摇头晃脑道:“入口微涩而后甘,回味悠长,的确是佳品。”

见两个纨绔痴迷的样子,李昊笑着说道:“喜欢的话,等会儿每人给你们带上半斤,别嫌少啊,我一共也就五六斤的存量。”

“那怎么好意思。”长孙冲嘿嘿一笑,嘴上说的客气,但却没有拒绝。

李承乾却将盏中茶一饮而尽,感慨道:“李德謇啊李德謇,你可真会享受。”

“殿下,说话得凭良心好么。”李昊一口茶差点没喷出来:“我享受……,你扳着手指数数我现在有多少差事,翎府的训练我要管,远洋水师的组建我要操心,另外我还要负责造船,将作监那边我还有一屁股烂事,我现在都恨不能把一天掰成两天用好么。”

李承乾撇撇嘴,混不吝的道:“这跟我有什么关系,父皇说过,能者多劳,你想抱怨找我父皇去。”

这天聊不下去了。

李昊翻了个白眼:“成,你要是这么说的话,你那一份茶没了,我留着自己享受。”

李承乾微微一笑:“李德謇,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大老爷们儿吐口唾沫总不能自己舔回去吧?”

“呕……”长孙冲被恶心到了,差点吐出来。

李昊同样被恶心到了,瞪着李承乾恶狠狠道:“一斤,不能再多了。”

“好吧,一斤就一斤。”李承乾脸上挂着阴谋得逞的笑,拍着李昊肩膀道:“不过你放心,本宫也不白拿你的东西,这次回去可以帮你在父皇面前说和说和。”

李昊狐疑道:“说和,说和什么?”

李承乾转着手中的茶盏,一字一顿道:“你知不知道,又有人告你状了。”

“告状?告我什么?”李昊给自己斟上一杯茶,狐疑道:“我最近已经很老实了好吧。”

“逾制。”

“噗……”一口茶水喷出来,李昊:“啥?逾制?”

“嗯。”李承乾点点头,缓缓说道:“本宫听说你家里的杯子全都是琉璃所制,比宫里的都要好,这事有吧?”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胡说八道,你这都听谁说的?”

“那你别管,反正有人把你告了。”李承乾慢条斯理的说道。

“艹,这帮人都特么吃饱了撑的吧?”李昊从未想过,几个玻璃杯也能惹来麻烦,拍案而起来到墙角一个柜子前,打开之后指着里面对李承乾和长孙冲说道:“来来来,十文钱一个,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想要多少拿多少。”

李承乾初时并不知道里面是什么,直到李昊让开身子,才看清柜子里摆满了或红、或绿、或蓝、或透明的杯子,午后阳光的照射下流光溢彩。

咕嘟……。

长孙冲艰难的咽了口唾沫:“你刚刚说多少钱?十文一个?”

李昊没好气的接口:“一百个以上可以打九折。”

“我靠,这都是什么?”程处默和李震被这边的声音吸引过来,往柜子里看了一眼之后,眼珠子差点没瞪出来。

“呼……”李昊吐出胸中一股浊气,吐槽道:“天下本无事庸人自扰之,我特么就想不明白,老子用几个杯子招谁惹谁了,还至于去陛下那里告我,草,别让老子知道他是谁。”

众人:“……”

这尼玛是几个杯子的事么?你要不说价格,放在外面说它十贯一个都有人买好么。

……

……

太极宫,丽政殿,李二书房。

草绳穿起来的十多个杯子被放到书案上,李承乾抄着手,没事儿人一样站在李二面前。

“这是何物?”李二抬起头。

李承乾答道:“玻璃杯。”

李二面色微沉,拿起一个放在手中打量片刻:“需要不少钱吧?”

“嗯,花了差不多两百文。”

“胡闹,太子,你也不小了,当知一粥一饭来之不易,花两百贯买这些没用的东西……”说了一半,李二突然顿住,眨巴眨巴眼睛:“等等,你刚刚说多少钱?”

李承乾伸出两根手指:“父皇,差不多两百文,您看是不是给孩儿报销一下?”

“两百文?十文一个?这怎么可能!”李二不淡定了,就算宫里的琉璃盏都没有这东西好看好么,这么一堆才两百文,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好么。

李承乾被吓了一跳,缩了缩脖子道:“父皇,的确是十文一个,李德謇说了,这东西不值钱。”

举一反三之下,李二立刻明白必然是李承乾把前几日有人状告李昊的事情告诉了那小子,故而才会有这么多杯子出现在自己的桌上。

瞪了李承乾一眼:“你跟他说了?”

“嗯。”李承乾点点头,耷拉着脑袋:“儿臣与德謇亲如兄弟,实在……实在不想瞒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