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四六章 李淳风的问题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21:48
A+ A- 关灯 听书

李昊坐在一处回廊下面,远远看着众人忙碌。

远处棚子下面,工匠在忙着,几大世家也有人手在里面,人手一份配方拿在手中按照上面所写的步骤核对。

正想着什么时候把配方通过什么样的渠道放出去,李昊的肩膀突然被人拍了一下,回头发现竟是李承乾不知什么时候溜了过来。

李昊诧异道:“你怎么来了?这个时候你不是应该在进学么?”

“已经中午了好不好。”李承乾指了指已经有些偏西的太阳,坐到李昊身边:“再说我这不是关心你么,听说你要卖配方,就过来看看。”

“这有什么好看的,当心被人弹劾不务正业。”李昊意有所指的嗤声说道。

李承乾脖子一梗:“本宫会怕?对了,我听表哥说市面上已经假贞观皂出现了,此事你为何没有跟本宫提起?”

“因为那假货就是我弄出来的。”李昊压低声音对李承乾解释道:“这叫抢占低端市场,说了你也不懂,反正以后准备看好戏吧。”

李承乾果然一头雾水,想了半天始终无法理解李昊到底在搞些什么,最后索性不想了,换个话题道:“哎,对了,我听父皇说你办了个技院?”

“对啊,怎么样,有没有兴趣过来当校长?我给你说……”

“你可拉倒吧!”李承乾撇撇嘴:“你那起的什么破名字。还技院!那天我要是那找你,别人问本宫:哎,你干啥去?本宫说:哦,本宫去技院……!知道的还好,不知道的还以为本宫有什么不良嗜好呢。”

李昊:“……”

明明挺好一名字,怎么到这位太子殿下嘴里听着就像在开车呢。

“你这种人思想怎么如此龌蹉,我那叫大唐技术学院好不好!”

李承乾挑挑眉毛:“不管怎么说,总是会引起误会的吧。”

对于这种思想过于坑脏的人,李昊向来是不待见的,翻了个白眼,没再搭理李承乾。

刚刚出锅的香皂已经冷却好了,正在一块一块被切出来,几大家族的族人正拿出几块交由族内代表鉴定,最后得出结论——正品。

既然是正品,接下来的事情自然没什么好说的,几大家族的代表拿着配方乐呵呵的告辞离开,至于蒸酒,为了表示对李二和陈叔达的信任,这个不需要验证了,相信应该不会有假。

等到众人全部离开,李承乾这才说到正题:“德謇,给你介绍个人认识。”

“谁啊?”李昊有些纳闷的问道。

李承乾一直都在宫里,基本上他认识的人自己全都认识,何至于用他介绍。

李承乾抬手指了一个方向:“看,那边呢。”

顺着手指的方向,李昊看到了个三旬左右的道士正远远望着自己这边:“那人是……?”

“李淳风。我给你讲,这道士挺厉害的。”李承乾眉飞色舞的说道。

关于李淳风的厉害,李昊听说的远比李承乾介绍的要多,也夸张的多,更重要的是看到那道士之后,一个念头忽然自心底升起。

片刻之后,李淳风大袖飘飘走了过来:“贫道李淳风,见过卫公世子。”

“太史令不必客气。”李昊拱了拱手,笑着对李淳风说道:“不知太史令找我何事?”

“哦,是这样。”李淳风看了一眼不远处正在拆棚子的工匠,犹豫片刻说道:“贫道刚刚观察了一下,发现世子配制贞观皂的方法,与道门炼丹之法有些相像。”

配制?炼丹?道士的脑子果然与正常人不大一样。

李昊微微一笑:“太史令对炼丹感兴趣?”

李淳风摇摇头:“不是,贫道只是好奇,既然方法差不多,为何世子制贞观皂可以万试万灵,而道门炼丹却只能凭运气,这其中莫非有什么关窍?”

李昊皱了皱眉,认真思考虑李淳风的问题。

李淳风见他不语,还以为是自己问的方式有问题,和声解释道:“世子放心,贫道并没有打听您隐私的意思,只是觉得有些好奇,若是您觉着不方便,可以不说。”

李昊摇摇头,示意自己并没有其他想法,沉思片刻之后说道:“太史令,说实话,你的问题我也有些无法解答,按理说只要有炼丹的配方就不应存在炼制失败的问题,而你却说道门炼丹全是凭运气,这……。”

不管怎么说,科学就是科学,道士们炼丹虽然出发点有迷信的成份,但他们炼丹的过程却是有科学依据的。

这就好像在零海拔的位置,把水加热到一百度,水必然会沸腾,绝对不会存在加热到一百度水没开这样的情况。

李淳风暗中观察李昊,发现他似乎并没有隐瞒什么的意思,无奈只能叹了口气:“唉,这么说……世子也不知道其中的关键是什么,看来是贫道想多了。”

失望的李淳风说完之后就想告辞离开,但却被李昊拦了下来:“哎,等等。”

“怎么?”李淳风站住身体,静等李昊开口。

“太史令,最近我办了一间技院,不知你可有心思去任教?”李昊对李淳风发出邀请。

这位可是大能人,专门研究天文星象的,招到学院一定能派上大用场。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再说道门前段时间还答应给送给李昊三十个人呢,这些人总要有个人来管理,在朝中为官的李淳风正是管理这些人的最好人选。

等了半天,李昊没等到李淳风回答,正纳闷,却见这道士正满脸通红的站在原地手足无措:“那个……世子,贫道……贫道乃方外之人,不,不应去那种地方。”

李昊:“……”

哪种地方?哪种地方!这帮人到底怎么了,不开车能死是吧?

李承乾在边上几乎笑出猪叫,哼哧哼哧半晌才对李昊说道:“我就说你这个学校的名字有问题,正经地方谁叫这名字啊!看看,连太史令都误会了。”

“去去去,一边去。”李昊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郁闷的对李淳风说道:“太史令误会了,技院的全称是大唐技术学院,是一间挂名在国子监下的官办学校,不是你想的那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