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九四章 ?太子,你怎么说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23:19
A+ A- 关灯 听书

随着崔干的指责,又有人附合着说了起来:“就是,国书可以解释成土人不识字,仪仗可以说蛮夷不懂礼,可贡品说什么也得有吧,这是做人最基本的道理。”

“说那么多干什么,眼下要讨论的是这次天罚,眼下京畿地区人心惶惶,总要有人为此事负责吧。”

“天降横祸,自然是人间有妖孽,若不将之铲除,怕是还有更大的灾祸。”

“灾祸不可怕,怕的是民怨沸腾,大家不要忘了前隋的旧例。”

李昊一脸懵比,蝗灾的事情不是早就安排好了么?怎么又出了乱子。

再说,你们讨论就讨论,为毛要看着老子呢?

发现越来越多的人不怀好意的看向自己,李昊对着李二的方向歪了歪头:“不就是蝗灾么,看我干啥,看那边。”

众人:“……”

这小子怎么没有半点自觉呢。

李承乾干咳一声,提醒道:“德謇,刚刚崔侍郎弹劾你是奸侫,对此你可有什么解释。”

李昊一愣,诧异的看向崔干。

怪不得老小子一直针对自己,原来在自己进来之前还有故事。

抱着以牙还牙,以眼还眼的原则,李昊一呲牙当场发飙:“你特么有病吧,闹场蝗灾而已,跟老子有个毛的干系。”

崔干到底是个文人,哪里见过如此市井手段,顿时石化当场。

倒是一个五品御史,见崔干不语,挡在他身前对李昊喝道:“黄口孺子,休要狡辩,若不是你去年收购蝗虫引得蝗神大怒,今年怎会有如此一场蝗灾。”

“我去你大爷的,老子收蝗虫就闹蝗灾,那是不是老子今年收猪肉,明年就闹猪灾,明年收粮食,后年就闹粮灾,扣帽子也特么找个好点的理由,没想好就把嘴闭上,瞎哔哔个几巴毛。”

李昊这会儿也看出情况不对了,面对众人指东打西,指南打北,污言秽语层出不穷。

一副古有诸葛孔明舌战群儒,今有李家德謇怒喷群丑之势。

朝堂之上,除了程咬金听的津津有味,露出后继有人神情之外,其余人等尽皆大惊失色。

终于,李二忍无可忍,一拍桌子:“都吵够了没有!给朕闭嘴!”

“吵够了,陛下息怒,臣万死!”李二声落,大殿上立刻响起李昊诚惶诚恐的声音。

众人再次石化。

“李德謇,朕念年幼无知,不与你计较殿前失仪之罪,但崔侍郎等人全都认为这次蝗灾是因你而起,对此,你可有何辩解。”机会给你了,看你能不能抓住,李二说话的同时,给李昊打了个眼色。

李昊是什么人,当即心领神会,换上一副大义凛然的表情道:“陛下,子不语怪力乱神,崔待郎等人身居高位,蝗灾之前不思如何君分忧,却一味想着打压排挤同僚,臣羞于与此等尸位素餐之辈同殿为臣。”

说的好!辩的有理有据,一下子把话题引到了如何解决问题上,看来这次又被这小子混过去了。

只是,虽然眼下没问题了,可如果没有针对这次蝗灾的解决之法,估计想要逃过这次来自五姓世家的弹劾还是不那么容易。

李靖暗暗捏紧了拳头,打算如果真没有好的解决办法,不惜在大殿之上动用武力,也要保证儿子不出问题。

崔干到底还是读书人,讲究个脸面,见李昊不再胡搅蛮缠,冷笑一声问道:“哼,李侍读,你说我等怪力乱神,尸位素餐,不思为君分忧,那本官倒是要问问你,对于蝗灾你可有解决之法?”

是啊,你可有解决之法,大殿上所有人都看向李昊。

万事只因强出头,每一个人都知道,崔干针对李昊的弹劾绝对是针对配方泄露的打击报复,奈何五姓世家在大唐的影响力过于庞大,他们就算看出来了又能如何?难道还真能在这个时候站出来与李家共患难不成。

这些混久的朝堂的老狐狸哪个不是人精,相比于雪中送炭,他们更喜欢锦上添花,虽然这样得到的好处少了些,但至少安全。

时间一点点过去,大殿上的众人都在等着李昊的答案。

却见李昊只是露出一副悲天悯人的表情望着大殿外,就在众人等的心焦,马上就要失去耐心的时候……。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唉,天下本无事,庸人自扰之。”李昊长叹一声,失望的看了崔干等人一眼,转过头对李二拱拱手:“陛下,臣有一法,可解燃眉之急。”

李二皱了皱眉:“什么办法?别说是继续收购蝗虫,此事已经在做了,收效甚微。”

“非也。”李昊又拿腔作势了一阵子,这才缓缓开口道:“陛下可听过工代赈?”

以工代赈?老油子杜如晦、长孙无忌等老货眼睛一亮。

李二虽然身为皇帝,但却不是不食人间烟火的皇帝,略一思索也领会了其中的意思,紧皱的眉毛一松:“你的意思是……朝庭雇佣百姓做工,然后补发粮食?”

李昊信心十足道:“不错,就是这个意思。手里有食,心中不慌,收购蝗虫使百姓手里有钱,以工代赈使百姓手里有了粮,即便蝗灾再大又能如何。”

“胡言乱语!”听了李昊的解释,崔干的眼中闪过一抹慌乱,急声说道:“这次蝗灾影响的可是整个关中,受灾的百姓不下百万,朝许哪有那么大的工程来雇佣如此多的人。”

心情刚刚放松的李靖一颗心又提了起来。

要说行军打仗,排兵布阵啥的,朝堂之上他是谁也不怕。

可牧守一方却不是他擅长的。

正紧张的不行之时,却听李昊满脸不屑说道:“谁说朝庭没有大工程,就我所知,太子殿下眼下正有一桩棘手的工程需要大量人手。”

“胡说,太子怎么可能有那么大的工程。”

“就是,太子殿下眼下的要务乃是学业,哪有什么工程。”

“怕是疾病乱投医了吧,仗着太子侍读的身份想要把太子殿下拉下水,还说自己不是侫臣。”

李二听下面下的议论之声,看向目瞪口呆的李承乾:“太子,你怎么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