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九五章 ?耽罗国的贡品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23:20
A+ A- 关灯 听书

看了李昊一眼,李承乾从自己的位置走出,一本正经的行了一礼:“父皇,儿臣以为,要想富,先修路。”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会说人话不。

李二不动声色嗯了一声,淡淡道:“具体说说。”

“是。”李承乾再次回头看了李昊一眼,彼此间用眼神交流了片刻,转回头道:“父皇,儿臣前段日子去了李卫公家里,发现李卫公家里的水泥路很是平整,故儿臣想建议父皇修一条自长安通往洛阳的水泥官道。”

“修水泥路,那不是修城墙的么?”

“水泥是什么?”

“重修长安到洛阳的官道,这还真是个大工程。”

“这工程会不会太大了,别再重蹈前隋的覆辙了吧,眼下百姓都在为今年的收成发愁,再进行如此大的工程……。”

随着李承乾的建议声落,大殿上响起一阵议论的声音。

不过……有人反对就有人支持,在李二还没有下定决心之前,已经有人站了出来:“陛下,太子之言甚是,水泥路臣曾经看过,的确坚固耐用,只要维护得当,只怕用上三、五十年不成问题。”

“李靖,你开什么玩笑,那水泥是你家的,太子又与你家李德謇交好,你当然觉得太子之言甚是。”

“李某一心为公,绝无半点私心。”

李二见马上又要展开新一轮的争吵,敲敲桌子道:“好了好了,都不要吵了,这一大早上就吵来吵去,你们把朕的朝堂当成什么了!”

“臣等有罪!”‘哗啦’一下,大殿上所有人全都躬身拜了下去。

李二无奈摇摇头,没理会众人,看向李承乾道:“太子,你是如何想到修路的?”

李承乾没有直接回答,反而对李二问道:“父皇,您还记得儿臣时常生病的事情么?”

李二条件反射的点点头。

自己这个儿子从小就体弱多病,时不时就要病上一场,为此从不信鬼神之说的他请过玄都观的道士前来为李承乾作法。

李承乾点老爹点头,微微一笑继续说道:“正因为儿臣经常生病,与太医们接触多了,故而时常会有一些想法。

就说拿这次蝗灾来说吧,儿臣以为,如果把我煌煌大唐看成一个巨人,这次蝗灾便是这个巨人的身体上得了某咱疾病。”

李二起初并未把李承乾的话放在心上,在他看来一个小屁孩能有什么高深的理论。

可没想到的是,李承乾竟然把蝗灾与生病联系到了一起,这不由让他有种耳目一新,儿子长大了的感觉,愣了一下道:“你这看法倒是新鲜,继续说。”

“诺!”李承乾答应一声,站直了身体侃侃而谈道:“既然说到生病,那么问题就简单了。因为人之所以会经常生病,主要还是身体过于孱弱,想不生病,只要让身体强健起来便好。”

跟说相声一样,有逗哏的就要有捧哏的,眼见李承乾的独角戏唱的有点跑题的意思,李昊连忙在下面插了一句:“太子殿下,你说的这些与修路有什么关系呢?”

“自然有关系,且听本宫娓娓道来。”与李昊对了个眼神,李承乾心领神会道:“刚刚本宫将大唐比成一个巨人,既然是人,那身体里就免不了有经脉。而在本宫看来,我大唐的官道,正是这巨人身上的经脉,路修好了,巨人自然脉搏强劲有力,将来自然就会少生病,就算真的生病了,强壮的经脉也可以将药物更好的输送到身体的各个角落。”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随着李承乾的声音落下,一直黑着脸没有开口的魏征首先站了出来:“说的好!殿下之言深入浅出,深得治国之三味。”

杜如晦也轻轻颔首:“然也,殿下之比喻恰如其分,储君如此才华,实为我大唐之幸也。”

李二也没想到这段时间忙到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儿子竟然能有如此见地,目光中满是欣慰之然,原本紧锁的眉头也就此舒展开。

不管修路这个想法成效如何,至少代表着李承乾已经逐渐成熟起来,并且得到了一部分朝臣的认可,这远比治理一次蝗灾要强的多。

“如此,便按太子的建议办吧,克明,你来负责此事,太子辅助。”

“臣(儿臣)领旨。”

随着杜如晦与太子退开,李二忽然瞥见地上似乎还趴了一个,重新把注意力投注在李昊身上:“李德謇。”

“臣在。”李昊上前一步。

“这耽罗国倒底怎么回事,给朕说清楚。”

看着趴在地上,死人一样的耽罗王子,李昊也是牙痛的紧。

要知道,回来的路上他可是教了这家伙一路大唐官话,这家伙在路上也说的好好的,可来到朝堂上一紧张,这货竟然啥都忘了,害的李昊亲自出马:“陛下,耽罗王子还是带了贡品的,此时就在殿外,还请陛下下旨。”

“哦?”李二眉毛一挑:“来人呐,将耽罗国贡品抬上来。”

“诺!”殿外有禁军应了一声,不多时,一个口袋被提了进来,放到大殿中央。

什么鬼?不是抬上来么,怎么就一个口袋?所有人都探头探脑继续向殿外张望。

李昊很尴尬啊,吱唔了半天:“那个……,别看了,就这些。”

李二顿时就愣住了,老实说,自打当了皇帝,他还没见过谁送贡品只送这么一小袋的。

“就这些?李德謇,你在跟朕开玩笑么!”

“陛下,您别急啊,好歹看看里面是什么再说。”

“哼!”对于李昊的不靠谱,李二是深受其害,瞪了他一眼,给身边的小太监打了个眼色,立刻有人飞快的跑到大殿中央,将袋子打开,露出里面白到耀眼的细小颗粒。

“这是……盐?”距离最近的崔干等人好奇的靠了过去,待看清里面是什么,不由冷笑:“李德謇,你别说耽罗国的贡品只是一些盐。”

本以为李昊会再次出言狡辩,结果没想到,他竟然一本正经的点头:“对啊,就是盐。”

“大胆,李德謇,你把我大唐朝庭当成什么了,区区一点细盐也拿来当成贡品!”似是抓住了李昊的把柄,崔干眉毛一竖,对李二一抱拳:“陛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