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九六章 万恶的章节名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23:22
A+ A- 关灯 听书

不等崔干把话说完,李昊一声大喝:“闭嘴,给你脸了是吧?”

“你……”崔干被这一声大喝吓了一跳,盯着李昊道:“李德謇,你……”。

“我怎么了,我话说完了么?”

崔干气的鼻尖都红了:“好啊,你说,区区一点细盐,老夫看你能把它说成什么。”

“说成什么?盐就是盐,还能说成什么。”李昊鄙夷的看了崔干一眼,转身换上一副狗腿相:“陛下,您看这细盐品质如何?”

此时已经有人将细盐呈到了李二面前,这位帝国主义头子捻起一些放在手里搓了搓,点头道:“不错,上上之品。”

李昊继续问:“陛下可喜欢。”

李二脸更黑了,就这么一小袋盐,你问朕喜不喜欢?是欺负朕没见过世面么。

不说李二,就连站在一旁的李靖都看不下去了,再次一脚崩在李昊某个肉多的地方,将其崩出一丈多远:“逆子,这个时候你卖什么关系,有话就说,有屁就放。”

“说,说,我说还不行嘛。真是,还是我亲爹呢,下脚也不知道轻点。”揉着屁股爬起来,李昊也不嫌丢人(话说,自从不要脸以后,做人轻松多了)咕哝了一句,讪笑着对李二说道:“陛下,这样的细盐……耽罗国愿每年进贡朝庭两百万石。”

声落,整个朝庭顿时炸了。

“什么?!”

“两百万石?”

“开什么玩笑,我大唐每年产盐才三百万石左右,区区一个耽罗,竟然每年进贡两百万石?”

崔干的脸一下子就白了,要知道,他们崔家有一半的产业是在盐上,朝庭一下子多出两百万石细盐,这尼玛还让不让人活了。

李二原本阴云密布的黑脸这个时候都变成紫色的了。

就是那种白里透红,红里透黑,绿油油,蓝汪汪,黑不溜秋,紫不溜丢……哎粉嘟噜的透着那个美的颜色。

大手一挥:“来人,还不扶耽罗王子起来。礼部,马上在长安寻一处大宅,供耽罗王子居住,另外,调侍女、仆役百人。”

‘呼啦’一下,大殿上执勤的禁军立刻上来四五个,抓着耽罗王子就拖了起来。

耽罗王子原本还趴的好好的,被几个金甲禁军一拖,顿时吓的魂飞魄散,还以为大唐皇帝是要拉自己去砍头,当即哇哇大叫起来,直到被安顿到一边坐下,这才一脸懵比的看向李昊。

对于这个二货,大殿上没人在乎,李二见其已经不叫了,对李昊问道:“德謇呐,你说耽罗愿每年向大唐贡献两百万石细盐,品质可是与这些相同?”

“这是自然。”李昊一本正经的点点头,想到后世旅游圣地济州岛在自己手上已经变成近千亩盐田,一种成就感油然而生。

“好,好啊,看来耽罗国还真是心向我大唐。”李二欣慰的颔首道:“如此,便让该国子民加入我大唐吧,耽罗国改罗州,封耽罗星主为罗州刺使,赐国姓,赏耽罗郡公。”

唰唰唰唰,殿上执守太监立刻奋笔疾书,写好之后由李二亲自用印,自此,耽罗国消失于历史长河,变成了大唐的块海外飞地。

有了修路和耽罗国归唐这两件事的搅和,崔干等人自然无法再继续声讨李昊,臊眉耷眼的全都退了回去。

原本他们折腾这些事情就是抱着得之我幸,失之我命的态度,谁也没打算真把李昊怎么样,目的就是恶心人来着,现在机会不在,索性也就鸣金收兵。

当然,更主要的是,很快大唐每年就要多出两百万石细盐,这些盐刚刚崔干看的清楚,绝对比国内最顶级的食盐要好。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所以眼下他们的任务已经不是恶心李昊,而是回去想想怎么应对市场上的冲击。

丽政殿,李二书房。

“不错,你小子果然没有让朕失望。”李二接过太子递上来的茶水,笑着对李昊说道。

“都是托了皇帝叔叔的福。”李昊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讪笑着答道。

忽见李承乾又端着一盏茶过来,忙露出受宠若惊的表情伸过手去。

结果没想到李承乾这货竟然视而不见的从他身边走了过去,将茶送到了正襟危坐的李靖手上。

“哈哈哈……”看着李昊不住抽动,想说什么又不敢说的样子,李二哈哈大笑,把茶盏放到一边:“好了,你们两个小子表闹咧。德謇呢,跟朕说说那个耽罗国是怎么回事。”

说到耽罗国,房间中长孙无忌、杜如晦、房玄龄、魏征、李靖……所有人都竖起耳朵,将目光停在李昊的身上。

“耽罗国……”李昊顿了顿,收起玩笑的表情,正色说道:“其实就是个大岛,面积跟咱们一个县差不多大,岛上大概有几万土人。”

“那盐是怎么回事?真是耽罗国人献上来的?”李二又问。

说起细盐,不光李二不信,就连长孙无忌、魏征等人都不相信耽罗国能弄出这么好的盐。

毕竟该岛距离百济那是相当的近,如果岛上真有这样的盐,百济那边早就有人运到大唐来卖了,何至到现在大唐还没有人见过如此好的细盐出现。

李昊嘿嘿一笑:“嘿嘿,果然什么事都瞒不过陛下,其实,这盐是臣在降伏那岛上土人之后让他们开垦盐田,又传授他们晒盐之法弄出来的。”

李二点点头,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

李靖则有些不满的瞪了儿子一眼:“你这逆子,既然会那个什么晒盐之法,为何不在咱们这边弄,非要弄到海外做什么。”

李昊被瞪的满脸委屈,却也知道老头子是为自己好,怕李二有什么想法。

缩了缩脖子解释道:“爹,岂不问南橘北枳的道理,之所以不在咱们这边弄,还不是因为那耽罗岛环境比较适合么。”

杜如晦闻言点头道:“南橘北枳,地理位置不同,产出自然不同。李家小公爷这话说的倒是有些道理。”

“哎哟,杜伯伯,可不怕这么说,在您面前哪有什么小公爷,您还是别寒颤我了。”杜如晦一声小公爷,吓的李昊连连摆手,正想说点什么,却听长孙无忌问道:“李家小子,你回来了,我家冲儿呢?”

“虫子?他还在岛上呆着过将军瘾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