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二九章 长安震动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24:15
A+ A- 关灯 听书

踩一个工坊的负责人并不是什么值得炫耀的事情,李浩在说完之后便将注意力重新放到四周正在忙碌的铁匠身上。

长孙无忌狠狠瞪了余元基一眼,也不再理他,装成若无其事的样子也四下看了起来。

最后,老长孙发现,自己实在是看不懂。

想了想,干咳一声:“咳,贤侄啊,可看出什么来了。”

李昊摇头:“没看出来。”

理论是理论,实践是实践,别看他说的头头是道,但真要说炼铁、炼钢……,他也就知道个高炉。

长孙无忌差点没被气死,没看出来你站那装什么大尾巴狼,害的老子也跟你一起吹热风。

嗯,工坊里到处都是炉子,温度高的吓人,没多大会儿的功夫,长孙无忌的后背已经湿透了。

“不过……,长孙伯伯,虽然我没看出来这些工匠的水平如何,但却知道他们这样炼铁肯定不行,人力有时穷,你就是累死他们,产量也不可能提高到一倍以上。”

“切,这还用说么。”李昊的话听的余元基肝疼,撇撇嘴,低声嘀咕了一句。

声音随低,但因为他人就站在长孙无忌和李昊身边,自然被这二人听了去。

长孙无忌当场就怒了:“滚一边去,还嫌丢人丢的不够吗。”

李昊则是摇摇头,将差点暴走的长孙无忌拦了下来:“长孙伯伯不要动气,此人眼下还不能走。”

“怎么?”长孙无忌皱了皱眉,等着李昊继续把话说完。

李昊摸摸鼻子,想了想越过长孙无忌,对余元基说道:“我知道你心中不忿,觉得我是在纸上谈兵,现在我给你一个机会,咱们打个赌。若你赢了,一切休提,本世子当众给你道歉,但如果我赢了,今后这一个月,你一切听我安排,不得找任何借口推三阻四。”

“好,赌就赌,希望世子说话算话,不要后悔。”余元基炼了一辈子铁,就从来没听说谁能把生铁产量提高一百倍的,当下连赌什么都没问,直接答应下来。

“呵呵……”李昊呵呵一笑,并未将余元基毫无敬意的话放在心上,看了长孙无忌一眼:“长孙伯伯,您可愿给小侄做个公证人?”

长孙无忌犹豫片刻,深深看了李昊一眼:“贤侄,你确定要打赌?你要知道,若是输了,不管你是否道歉,都会影响你的名声。”

“无妨。”李昊摇摇头:“小侄既然敢赌就有必胜的把握,而且我也不欺负他,就跟他赌我有办法将炉火的温度再提高500度。哦对了,你们可以不知道500度代表了什么,那我换个说法,就是我有办法将铁矿石直接烧成铁水,如果我做不到就算他赢,做到了算我赢。”

铁,铁水?那是什么?

长孙无忌看了余元基一眼,想从他那里得到答案。

结果不看还好,一看发现余元基也是一脸的懵逼。

从打接触冶铁的那天开始,余元基对冶炼的概念就是把矿石烧红,然后再锻打把杂质去除,至于说把矿石烧成铁水,这根本就不是人能做到的。

当然,如果真的有人能够做到,别说让他一个月听从安排,就是这辈子都听从安排又能如何。

想到这里,余元基不等长孙无忌开口,直接说道:“好,老朽便跟世子赌上一场。不过……”话说到一半,余元基顿了顿:“不过,若是世子输了老朽也不要世子道歉,只要世子不要再说什么改进冶炼工艺便好。”

余元基虽然是铁匠出身,但却也是个人精。

他很清楚,自己的身份与地位根本不配与李昊对赌,若是输了最多被人说不识抬举,他一个匠人地位低下,倒是不怕人说。

可万一要是赢了呢,不说对方卫公世子、太子侍读、水师都督的身份,单说他与自家大少爷交好这一点,将来若是想他给穿小鞋,简直不要太容易的说。

长孙无忌显然也考虑到了这一点,笑着点了点头:“如此也好,贤侄啊,依老夫看就这么决定吧,你好歹也是太子侍读,万不可失了身份。”

话说到这个份上,李昊也不好得了便宜卖乖,笑了笑算是应承了下来。

从长孙家的冶铁坊出来,李昊谢绝了长孙无忌的邀请,神色坚定的爬上了马背,宁可冒充老长孙的护卫,也不想再受一次颠簸之苦。

待回到家,打发了随行的席君买和铁柱回去军营,李昊施施然进了家门。

正准备回自己的小院,却见老头子黑着脸坐在正厅中间。

“爹?您老怎么回来了?”看看天色,李昊诧异道:“该不会是翘班了吧?”

老头子的脸黑如锅底,目光身边案几上的藤条上瞟过:“逆子,亏你还有脸说,老夫问你,这段时间你到底在折腾些什么,为何数日不归,还有那天在水师驻地为何要向陛下谏言改进冶铁工艺。”

说来也不怪李靖生气,从打那天在水师驻地回来之后,他就一直没见到李昊的踪影,一连堵了他好几天,甚至最后连兵部都不去了,也没逮着他。

这要是放在平时,见不着也就见不着了,反正眼不见心不烦。

可问题是,那天在水师驻地,李昊曾面着皇帝的面谏言要改进冶炼工艺。

这小子要干什么?家里存着几百万贯还不够花的?竟然还想把手往钢铁产业上伸,嫌命长了么?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长孙无忌敢把手往钢铁产业里伸那是因为他与李二的关系好,人家妹子是皇后。

可李家有什么?

是,这两年皇帝是比较宠信这小子,可这也不是作死的理由吧。

望着随时会暴起的老头子,李昊眼珠乱转,身后大门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关上了,平时最疼自己的老娘到现在还没出现,应该是不在家。

怎么办?

李昊并不认为自己这两手三脚猫的功夫能应付得了老头子。

当然,就算能应付,他也不敢还手不是。

见李昊久久不语,李靖怒从心头气,恶向胆边生,劈手拿起身边的藤条。

眼见躲是躲不过去了,李昊把心一横:“爹,你等等,我有话说。”

“那就说,今天老夫倒要见识见识你这花言巧语的本事。”李靖重新从回椅子上。

老婆红拂出去搓麻将去了,刚走没多大会儿,估计没有两、三个时辰回不来,没了这道挡风的墙,面前这臭小子还不是任由他老汉搓扁捏圆。

李靖信心十足,李昊又岂是省油的灯,片刻间已经想到了应对之法,在老头子的逼视下幽幽一叹:“爹,这些年您一直在外征战,娘又时常陪着您身边,您可知孩儿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

面对李昊必杀技第一招,动之以情,老头子沉默了,气焰降了一份。

这些年他的确常年不在家中,对李昊也疏于管教,想想有些对不起儿子。

见老头子不语,李昊暗道一声有救了,继续使出第二招:“爹,孩儿知道您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这个家,是为了孩儿的将来,战场之上危机四伏,稍不小心就有万劫不复之噩。”

莫名的,李靖心中生起孩子已经懂事的想法,沉声道:“既然知道,为何还要到处惹事。”

“爹,孩儿没有惹事啊。”李昊立刻叫起撞天屈:“孩儿做的这一切也是为了这个家啊,您想想看,眼下家里花的每一文钱,不是孩儿辛辛苦苦赚回来的。爹,赚钱不易啊,商场如战场,稍有不慎,就会倾家荡产啊。”

李靖忽然觉得有些惭愧。

眼下家里的生活条件跟以前相比还真是大不相同。

现在老婆出门都开始揣金叶子了,自己也是一样,去酒楼请客点菜都不带问价的,打赏小厮都是直接丢银子,铜钱……那是什么?

啥时候自己家变的这么奢侈了,似乎是从去年除夕开始的吧。

如果不是这臭小子捞钱的本事大,照这么个花法,只怕家里的房产都要卖出去。

连番打击之下,李靖的嚣张气焰已经所余不多,起身来到李昊面前,扶着他的肩膀:“德謇呐,为父知道你这段时间过的不容易,可是……,可是你再怎么也不能把手往钢铁产业里面伸啊,那是长孙无忌那老狐狸的自留地,你若是动了,他将来若是报复你可怎么办,这些你想过没有。”

李昊松了口气,知道今天这顿打应该是拖过去了,搀着老头子回去花厅坐下,正色道:“爹,您误会孩儿了,孩儿其实并没有与长孙家一较长短的意思,毕竟就不算不考虑长孙伯伯,那长孙冲还与孩儿是好兄弟呢,孩儿怎么可能做出这等破坏兄弟情谊的事情。”

李靖皱了皱眉:“那你到底想要干什么,当着那么多的人面你向陛下提出改进冶炼工艺,你以为别人都是傻子么。”

“爹,您知道孩儿今日去了哪里么?”

“去了哪?该不会是长孙老狐狸家吧?”

“正是,孩儿不仅是去了长孙家,还跟长孙伯伯一起去了他家的冶铁工坊。”

为了不让老头子过于担心,李昊决定先给他透露一点消息:“孩儿的目的很简单,将改进治铁工艺的功劳推给长孙家,这样一来就算工艺改进成功,也与我没有半点干系了。”

李靖更糊涂了:“为什么?费了这么大功夫,你到底图什么。”

“石炭。”李昊嘿嘿一笑:“爹,做钢铁生意风险太大了,插手其中别说会得罪长孙无忌,就算不得罪他,孩儿也不想插手其间。但石炭生意就不一样了,这东西就跟木炭,柴火一样,开采买卖都没有任何风险,而且石炭还是冶炼的必须品。

不管是长孙家也好,朝庭也罢,只要有人炼铁就一定要用石炭,他们炼的越多,对石炭的需求量就越大,恰好我们家眼下正在经营两座石炭矿。”

李靖:“……”

为了把石炭卖出去,改进冶炼工艺,现在的年轻人,套路都这么深的么?

不,不对,炼铁不都是用木炭么?什么时候改用石炭了。

李靖反应过来之后,摆手止住李昊:“你等等,刚刚你说用石炭来炼铁?”

李昊理直气壮的说道:“对啊,长孙无忌家的工坊已经在用了,今天我去他家工艺亲眼所见。”

李靖深吸一口气,觉得还是有些不对头:“德謇呐,不是为父给你泼冷水,就算石炭真的可以用来冶炼,可你想过没有,你这样做完全是在为别人做嫁衣。”

“不会。”李昊神秘的一笑:“因为如果冶炼工艺改进成功,石炭就必须经过一定的加工才行,否则炉温不够,冶炼工艺就算再怎么改,也不可能比以前翻上一百倍。”

李靖的呼吸为之一滞,像是不认识一样看着自家儿子。

这小子怕不是疯了吧?把钢铁产量翻一百倍,做梦都不敢这么梦好吧。

说出去怕不是要被人笑掉大牙才好。

“你,你该不会已经跟长孙无忌那条老狐狸说了吧?”老头子有些忐忑的问道。

“对啊,不能说么?”李昊点点头,一脸无辜。

算了,说都说了,还能怎么样呢。

李靖忽然生出一股爱咋咋地,老子不管了的想法。

李昊倒是没想那么多,他这几天躲在城外的庄子上已经把焦炭烧出来了,只要有这东西在,再弄一个简单点的高炉,百倍钢铁产量并非不能实现。

当然,矿石的产量也是限制钢铁产量的必要条件,但这似乎不是他应该考虑的问题。

不在其位,不谋其政。

他眼下只要亮出百倍产量的工艺就好,至于矿石,相信李二到时候自然会想办法。

李昊在家里与老头子坦白了自己的打算,却不知外面已经掀起轩然大波。

他在长孙家冶炼坊的豪言壮语不知怎么就泄露了,整个长安上至皇帝,下至百姓,就没有不知道条消息的。

前些日子被李二好一顿表扬的李泰听闻这个消息之后大惊失色,第一时间叫来宫人抬着自己去了丽政殿。

他必须去找老头子坦白自己被李昊那个二货给坑了,那个什么冶炼工艺跟自己没有半点干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