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三零章 管杀不管埋?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24:17
A+ A- 关灯 听书

是的,大家没有看错,前些时日李四胖回宫之后以李昊为借口没有被揍,反而被表扬了。

原因嘛……,有很多,可能是李二心疼小胖子,也可能是李二觉得小胖子不会骗自己,更有可能是小胖子有一条好舌头。

总之,这小胖子没有被打不说,反而被李二好一顿表扬,夸他勇于任事云云,弄得李承乾嫉妒不已。

等李四胖赶到丽政殿御书房的时候,李二正与长孙无忌聊着什么,见他来了随意指了个位置让他过去坐下,便继续说道:“百倍产量,这小子也真敢吹,无忌,你觉得这可能么?”

“臣也不知道,此子多有出人意料之举,就像之前的火炮,没见过实物之前臣绝对无法想像会有一种武器可以威胁到两千步之外的目标。”长孙无忌痛苦的摇摇头,理智上他认为李昊绝对是在吹牛·逼。

可万一是真的呢?那可是百倍产量,若真能实现,他长孙家可就真发达了。

凭着当今圣上对自己的信任,将这份产业继续经营三……,不,五……,不,还是十年吧,百倍产量经营十年,当将于以前的千年积累。

通俗点说,那就是:tm发财了,发大财了!

李二见长孙无忌有些走神,倒也没打扰他,转头看向小胖子:“青雀,前些日子你不是与李德謇讨论过冶炼之法么,你来跟朕说说,他的办法真能让生铁产量提高一百倍?”

“呃……”迎着老头子满含期待的目光,李四胖把准备了一路的理由重新压了回去,从心的道:“回父皇,儿臣觉得德謇绝不会无地放矢,儿臣相信他。”

不从心不行啊,小胖子看的清楚,百倍钢铁产量的诱惑下,老头子虽表面上不动声色,可心里已经疯了,否则断不会向自己一个小屁孩儿寻求心理安慰。

李二得到儿子的肯定答复,心里敞亮了许多,点点头:“嗯,青雀言之有理,德謇爱卿从未让朕失望过。”顿了顿,觉得意犹未尽,又长叹一声:“没想到啊没想到,德謇爱卿竟然这么快就找到了新的冶炼之法,此子当真是朕的股肱之臣啊!”

疯了,真是疯了,一心只读圣贤书的李四胖并未意识到百倍钢铁产量代表了什么,他只知道,老头子很不正常,非常不正常。

……

关于李昊掌握新式冶炼之法的传言越传越广,不足半日功夫,就连吐蕃众人也都知道了消息。

“你说什么?李德謇研究了新的冶炼之法,可以把生铁产量提高一百倍?你确定不是在开玩笑?”松赞干布眼珠子都红了。

吐蕃缺铁,缺技术,大唐不缺钢铁,也不缺技术。

可为什么像李德謇这样的人才没有出生在吐蕃呢,苍天这是何等不公啊。

论科尔很能理解自家侄子的想法,甚至就连他自己也是费了好大功夫才将这个消息消化掉。

可话说回来,这事儿听着其实挺不靠谱的。

想了想,论科尔不死心道:“赞普,这可是百倍的产量啊,您相信么?”

松赞干布的表情有些丧:“无风不起浪,空穴不来风,就算没有百倍,翻个三、五倍总有可能吧,这还真是富者逾富,贫者逾贫。”

“唉……”论科尔挣扎了半天,最终只能陪着叹了口气。

……

不知不觉间,数日时间一晃而过。

这一日,将作监再次变的热闹起来。

李二携长孙无忌、杜如晦、房玄龄、李靖等一班众臣来到此间,打算共同见证李昊与余元基之间的赌约。

尽管这次赌约只是两人间的一次较量,但其中的含义却非同寻常,它代表了新旧两代冶炼之法的比拼,若李昊真的赢了,那就代表着百倍钢铁产量可期。

余元基何尝见过如此大的场面,在得知皇帝陛下亲临之后,激动的差点连姥姥家姓什么都忘了,直叫祖宗保佑。

李昊倒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上前见礼之后,老老实实站在一旁,等着最终的比拼结果。

而在将作监冶铁坊里面,一众匠人则围着一套新设备面面相觑,大摇其头。

原因无它,看不懂。

大家都是铁匠,虽然后来入了将作监不用再从铁矿中提炼生铁,可方法他们却没忘。

但面前这套设备到底是什么鬼,两个套在一起的火炉是什么意思?

“冯大匠,开始了没有?”将作监负责人老韩急急从外面赶了进来,见手下众人全都呆立在炉边,不由催促道:“陛下正带着众臣工在外面等着,你们倒是抓紧点时间啊。”

“老韩,不是我们不抓紧时间,实在是……这东西怎么用?”说话的是一个大块头铁匠,四十多岁的样子,皮肤粗糙,声音大的像打雷。

老韩一听就怒了:“怎么炼铁还要我教你们?这么大年岁都活到狗身上去了!”

这人一入朝为官,人就变的不再单纯,老韩也是如此。

相比于匠人们如何炼铁,他更关心的是如何向李二交待。

大块头还想再说什么,冯煕摆了摆手:”罢了,各位听我安排,这几日我倒是听李侍读讲过一些设备的用法,我们就先试试吧,若是不行就只能去找他进来了。”

老韩闻言倒是没再说什么,只是深深看了大块头一眼,然后对冯煕说道:“冯大匠,你抓紧点时间,若是不行马上让人来报我。”

“嗯。”冯煕敷衍的应了一声,转头便吩咐众人开工。

众人都是老匠人了,配合上自然不会出什么问题,在老冯的指挥下,很快动了起来。

新的冶练设备虽然样子比较奇怪,但却并不复杂,回忆着李昊这几天露出的只言片语,老冯先是命人将一座被砖石包裹起来的石炭炉点燃,随着火势渐旺,又命人将另外一座与之连在一起的石炭炉点燃。

只不过,第二座石炭炉中烧的并不是普通的石炭,而是昨日里李家庄特地送来的一批叫做焦炭的东西。

焦炭虽然看上去与石炭差不多,但却也有些区别,加入炉中很快便烧了起来,而随着与第一座石炭炉相连的风箱被学徒们推动,第二座石炭炉中的焦炭立刻燃起了炽白色的火焰,就算隔着老远,都能让人感受到其中制热的温度。

冯煕的双眼不由自主瞪大了双眼,心中那份震惊无论如何都掩饰不住。

其余忙碌中的众匠人也感受到了炉中非同寻常的温度,不由面色大变。

“这,这怎么可能。”

“好高的温度,如此高温或许真的可以把矿石烧化了吧?”

“说那么多干什么,加料,快点加料。”

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炽热的火焰烧的炉壁都红了,人根本靠都靠不过去,想往炉中加入铁料几与痴人说梦无异。

……

“怎么回事,为何还没有消息,这都半个时辰了,不就是炼几块铁么,要不要这么长时间。”将作监前院,程咬金急的像头拉磨的驴子,时不时就会向冶铁坊的方向看上一眼。

秦琼笑着打趣他道:“知节若是着急,可以去问问你那女婿,他搞出来的东西,想必应该清楚。”

“他知道个屁。”秦琼不劝还好,一劝程咬金气就不打一处来:“二哥以为俺老程没问过他么,可那混小子竟然告诉我他也不知道。”

“什么?他也不知道?”

“可不是么,俺老程这辈子就没见过这么不靠谱的后生,你说没连半点把握都没有,凭什么说让钢铁产量翻一百倍,这不是吹牛么,传出去让俺老程的脸还往哪搁。”

秦琼:……。

你程咬金还有脸?大唐上下谁不知道你混世魔王的名头。

李靖也等的有些心焦,趁着众老货不注意,将李昊叫到身边:“德謇,怎么回事,为何还没有消息。”

“不知道。”李昊摇摇头。

关于高炉炼铁,他也就是纸上谈兵,将作监里那套设备完全就是他借着臆想弄出来的玩意儿,他只敢保证这东西一定可以把矿料烧成铁水,其它全凭天意。

当然,在弄这些之前,他根本没想过一场赌约会闹出这么大动静,满朝文武有名有姓的几乎都跑来看热闹。

若是早知如此,怎么也要提前好好准备一下,至少也要炼上几炉好铁,再来比试。

“哎哎哎,出来了,出来了。”挤在一起八卦的老货不知是谁突然叫了一嗓子,将众人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

李昊扭头一瞧,却见远处一个高壮的大块头正向这边跑来。

不多时,待那大块头跑到这边,陪在李二身边的老韩立刻迎了上去:“怎么样,有结果了没有?”

“呼呼呼……”大块头摆摆手,呼呼喘了一会儿,咽了口唾沫:“没,没……”

“没炼出来?”老韩的心一凉。

“不,不是。”大块头摇头,一副便秘的表情,喘着粗气说了句让众人绝倒的话:“炉火太旺了,矿,矿料装不进去。”

程咬金这会儿正溜达到老韩的身后,闻言大眼珠子一翻:“那个谁,你啥意思?合着这么半天你们就光在后面烧火玩儿呢呗!”

老韩:“……”

大块头:“……”

这话虽然有点冲,可说的却是事实,他们还真就是在后面烧了半个时辰的火。

后面众老货也有些傻眼,等了半天本以为有消息了,结果……人家说还没开始炼,将作监啥时候这么不靠谱了。

李二更是满头黑线,把头扭到旁边,索性装成什么也没听到的样子。

这个时候他这个当皇帝的实在没有办法表态,总不能把人都拉去砍了,那样的话,将作监只怕就没人敢再炼铁了。

余元基隐隐有些好奇,凑上前去:“不如我去看看吧,或许能派上一些用场。”

作为长孙家的冶铁工坊的负责人,余元基的本事并不一定比冯煕差,他的要求立刻得到了长孙无忌的首肯:“德謇,便让元基也过去吧,或许能帮上什么忙也说不准。”

“嗯,这样也好。”李昊微笑点头,显得信心十足。

能做的事情他之前已经做完了,理论上将作监冶铁坊的那座超小型高炉完全可以将铁矿石烧成铁水,至于其它……难道不应该专业的事情交给专来的人来做么?

跟着大块头来到冶铁坊,看到怪异的设备之后,余元基也是一脸懵逼,脱口而出:“这是什么东西?”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炼钢炉。”冯煕皱着眉头沉思,随口答道。

“这就是李……李侍读说的能把矿石烧成铁水的东西?”余元基再次向冯煕确认道。

“咦?你是……。”冯煕这才注意到身边之人自己并不认识。

“在下便是与李侍读打赌的余元基。”余元基这次倒是没有露出什么狂傲的态度,围着新设备转了一圈之后,对冯煕问道:“这位……大匠,不知现在面临的困难是什么?”

“装料。”冯煕叹了口气道:“我本打算按照之前的方式装料,可将炉火引燃之后才发现,这根本不可能,先不说这个什么钢炉烧起来之后人根本无法靠近,就算能靠近,也无法将矿石放进去。”

“这样啊。”余元基同样陷入苦思当中,望着面前造型诡异的炼钢炉,琢磨着如何能把矿石装进去的办法。

此时他已经完全忘记了与李昊之间的赌约,面对新的设备和新的冶炼方式,好奇心占据了他的全部心神。

良久之后,余、冯二人猛的抬起头,异口同声道:“有办法了!”

余、冯二人:“……”

“你先说……。”

“你先说……。”

“……”

“好吧,我先说。”

“好吧,我先说。”

“……”

苦笑过后,余元基首先开口:“我觉得,应该先装矿石,然后再把炉火烧起来。”

“我也是这个意思,不过……”冯煕舔舔嘴唇,犹豫道:“不过矿石若真的烧化之后要如何拿出来呢?余兄,你想过这个问题没有。”

余元基摇头:“我觉得这不是问题,我们眼下需要的是把矿石化开,至于如何取出来,完全可以等到以后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