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三一章 说话不硬气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24:19
A+ A- 关灯 听书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直到天色渐渐黑下来的时候,疲惫的余元基才扶着冯煕从冶铁工坊出来。

整整一个下午的交流与沟通,两人成了无话不谈的知交好友。

嗯……,类似于俞伯牙河钟子期那种。

将作监负责人老韩早急的不行了,见两人出来,二话不说直接冲了上去:“怎么样,有结果了没有。”

“呼……,有结果了,但是……”余元基表情有些古怪,欲言又止。

老韩急的直跺脚:“哎呦,我的个祖宗,您二位就别在这吊我胃口了成么,陛下这都等一个下午了,成没成你们给个痛快话不行吗!”

想想这一下午的大起大落,冯煕有气无力的道:“可以说成了,也可以说没成,老韩呐,这事儿一时半会说不清楚,咱们还是先过去吧。”

“那……,成,咱这就过去。”

经过整整一天的等待,前来凑热闹的老货们已经彻底放弃了,权把今天当成一次聚会。

李二与杜如晦摆开棋局杀的不可开交,身边围着长孙无忌、房玄龄等文化圈的老家伙;程咬金、秦琼、段志玄、尉迟恭等一众杀坯组成另一个圈子,各持兵器打的不可开交,四周还时不时传来叫好之声。

至于李昊……,这会儿正蹲在墙角画圈,左右两边是李承乾和李泰。

“陛下,臣等有事禀报。”

老韩的声音很快引起了众人的注意,李二丢下手中棋子,淡淡问道:“怎么,有结果了?”

“回陛下,有结果了。”老韩说着,给身后的冯煕打了个眼色。

不等李二再问冯煕已经开口:“陛下,经过今日试验,李……李侍读提供的焦炭的确可以将铁矿石彻底焚烧成铁水,但……。”

程咬金掇着一杆铁枪,急不有耐的嚷嚷道:“但什么,你这人说话怎地跟那些酸丁一般,忒不爽利。”

等了一个下午,老程只想知道李昊到底有没有办法将冶铁工艺改进到之前的百倍产量,具体生产过程他并不关心。

李二虽然也是如此想法,却不能表现的太过明显,想了想道:“冯卿,有什么话但说无妨,万事有朕替你做主。”

“不不不,陛下,臣……。”冯煕急的汗都快要下来了,李昊可以说是他的恩主,如果没有李昊,他现在还带着儿子在咸阳过着有今天没明天的日子,他是真不想把这个少年牵扯进来。

纠结良久,还是余元基在一旁道:“陛下,李侍读的方法的确可以做到将铁矿烧成铁水,赌约之事,是小人输了。”

“哦?这么说……新的冶炼之法的确可以将之前的生铁产量翻上一百倍?”李二的身体一下子就坐直了,所有疲惫不翼而飞。

相比于百倍生铁产量,一天的等待算得了什么,就算等上十天半个月也无所谓。

长孙无忌也是呼吸一窒,紧张的不行。

此时此刻,余元基的每一句话对关系到长孙家钢铁生意的未来。

众人紧张的注视下,余元基扭头看了眼蹲在不远处角落画圈的三人组,苦笑一声:“陛下,如果再将冶炼炉改进一下,别说百倍产量,就算是千倍也是有可能的。”

“什么?!你……,你……”百倍生铁产量就已经够惊人了,这会儿又弄出个千倍,是这帮人疯了还是朕疯了。

“陛下,陛下淡定啊!您再不松手就把人掐死了。”

忽然觉得有人在拉自己,回过神,李二这才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来到那个叫嚣着千倍产量的家伙面前,正薅着对方的衣领。

可怜的家伙脸都憋紫了,正不断翻着白眼。

李二有些不好意思的松开手,讪讪道:“呃……,朕,朕有些过于激动了,那个……,来人,带他下去休息。”

“不,不用了,陛下,是小人不会说话。”余元基大口喘着粗气,三纲五常的教育,让他对李二生不出半点反抗的念头,一边道歉一边把飞快把自己的意思表达出来:“按照李侍读的方法,只要将那个冶炼炉等比例放大,完全可以一次熔炼近千斤生铁,用时不会超过十二个时辰。

但这个方法也有一定的弊端,那就是矿石融化之后无法取出,只能等到炉温彻底降下来,才能继续操作。也就是说,除非能够将炉中铁水引出来,否则每炼一次铁,就要重新修建一座冶炼炉。”

呼,看来小命是保住了。

将自己知道的一切都说完,见李二并没有再上来薅自己,余元基松了口气,在老韩的示意下与冯煕两人退到一边。

李二坐在那寻思了片刻,觉得很有必要找个明白人问问具体情况,清了清嗓子:“德謇啊。”

“……”

没反应。

“德謇爱卿!”李二的声音高了八度。

“……”

依旧没反应。

怒了,李二大喝一声:“李德謇,马上给朕滚出来。”

“哎,这儿,这呢。”阴影处,李昊一个激灵跳了起来,对着李承乾和李泰飞快的打了几个手势,三人急忙忙来到李二面前:“陛下,您找我?”

看着三个家伙点头哈腰十分狗腿的样子,李二额头垂下几根黑线:“都给朕站好了,一个个不是皇就是世子,怎么一点人样都没有。”

李承乾和李泰条件反射般站的笔直,一看就是李二积威太重。

只有李昊依旧弯腰,含胸,低头,撅屁股,臊眉耷眼。

李靖在边上越看越气,喝道:“逆子,你想干什么!”

李昊微眼皮:“没钱,没订阅……呃不是,没炼出铁来,说话不硬气。”

“噗哧”李二一下没憋住,直接笑了出来:“说话不硬气,这么说你还知道丢人了?”

李昊摇头:“那丢人倒是不至于,不是臣吹,就臣设计的那冶炼炉,只要稍微改改,一座炉子每天出铁千把斤不成问题。”

“呦呵,还没说你胖,你就开始喘上了。”李二似笑非笑的看着李昊:“那你跟朕说说,这稍微改改是怎么改。”

“这个……”李昊舔舔嘴唇,眼珠四下乱瞟。

说不知道那肯定是不行的,这不符合他营造出来的无所不知,无所不晓,英明神武的形象。

说知道更不行,万一李二继续追问,非露馅了不可。

不过这一点点小困难还不足以对他造成困扰,几乎眨眼间就在心里编了一套说辞,干咳一声道:“陛下,不是臣敝帚自珍,不想把方法说出来,而是臣觉得将改进之法交给将作监的匠人们比较好。”

在确定了钢铁产量的确可以成百上千倍的增加之后,具体细节在李二看来已经不是那么重要,晒然问道:“哦?这为何啊?”

程咬金的大头自李昊身后探了出来,伸手拍拍他另一侧的肩膀:“嘿嘿,因为这小子自己也不知道呗,否则早就说了。”

李昊脸一黑,瞎说什么大实话,老子好不容易骗一回人,容易么。

眨眨无辜的眼睛,李昊没搭理程咬金,直接对李二道:“陛下,臣之所以这样做,一是因为太容易得到的东西不会有人珍惜,二是因为臣觉得应该培养我们自己在冶炼方面的人才。而且不但在冶炼方面如此,其它方面更要如此。”

说的似乎有些道理哦。

李二眉头微皱,认真琢磨起李昊的建议。

大唐眼下正处在飞速发展的阶段,国家的各个方面都需要有无数的人才来补充。

李昊见自己的话已经引起李二的沉思,笑着继续说道:“陛下,眼下咱们大唐对钢铁的需求其实并没有那么大,何不给那些匠人一些时间让他们自己琢磨?俗话说的好,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臣的确在奇技淫巧方面多有建树,可就算臣浑身是铁又能打几颗钉呢?

咱们大唐发展的越来越快,很多方面都需要专业的人才,臣以为授之以鱼不如授之以渔,只有这样,才会形成良性循环,我大唐才会涌现越来越多的人才。”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李二露出认真的表情,点头道:“不错,德謇此言甚善,也罢,反正眼下也不需要太多的钢铁,就让将作监继续研究吧。”

“陛下圣明!”李昊一揖到地。

终于混过去了,看来皇帝也是很好忽悠的嘛,只要投其所好便好。

直起腰,正打算好好表扬自己一下,身后又传来程妖精的吐槽:“不错啊小子,把无知说的理直气壮,厉害。”

咋那么不爱搭理他呢,这老几巴灯不说话能死不。

李昊翻了个白眼,闪到了一边,该做的事情基本已经做完了,接下来只要等将作监把冶炼炉改好,自己就可以躺着混吃等死了。

有人问的话,老子也可以挺直腰板说一句,老子家里有矿。

至于跟余元基那老头儿的赌约?这个无所谓,相信长孙无忌应该能把他安排的明明白白,到底关系到长孙家未来的生意,估计自己就是想把些人要过来,老长孙也不可能答应。

不过话说回来,老子是开煤矿的,弄个炼铁的回来干什么?完全莫的用处嘛。

……

李昊在长安折腾的风声水起,远在海外的长孙冲和程处默、李震就比较郁闷了。

四人中最坏的一个回长安了,但走之前却把金胜曼和金俊英留了下来。

哦,金俊英还好说,人质嘛,新罗人给钱之后就给放了,可金胜曼就比较难处理了。

抛开她新罗公主的身份不说,与李昊之间不清不楚的关系让她提出拒绝离开的条件,搞的三人组好不被动。

这一日,三人组又一次聚到一起,还未开口,就齐齐叹了口气。

长孙冲沉默片刻,首先开口:“不是我说,哎你们谁能告诉我,那个女人到底要怎么处理。”

程处默哼了一声:“依俺看把她绑了送回新罗算了,天天在营地里指手画脚,烦死个人。”

李震一声不吭的点点头,显然是支持程处默送走这个建议。

长孙冲嘿嘿一笑:“处默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音音妹子跟德謇的事将来会怎么样谁也说不准,你要是现在把他那姘头给送走了,小心他回头跟你翻脸。”

“翻脸就翻脸,俺老程还怕他不成。”程处默牛眼一瞪:“我给你说虫子,德謇跟音音的事那是俺爹定的,这事不管他同意不同意都改不了了。”

“行了行了,要我说你们还是别折腾了。”李震摆摆手,皱着眉头说道:“那女人好歹也是公主,又知道咱们老巢,就算送走了也能回来。”

见他如此说,长孙冲和程处默彼此看了一眼,郁闷的摇摇头。

良久,长孙冲叹了口气:“算了,还是说说其它的吧,这次咱们该谁出去巡逻了?”

“俺。”程处默一折桌子,恶狠狠说道:“到俺了。”

所谓巡逻,便是架着船在百济沿岸走上一圈,然后将但凡能在水上飘着的东西全部摧毁。

这事偶尔干上一回两回还比较有意思,可时间长了就有些无聊了。

再加上百济人似乎也摸清了他们巡逻的规律,每次他们出行的时候就躲起来,等他们过去了又全都跑出来该干嘛干嘛。

简单的说,长孙冲他们一伙儿已经有两个月没有开过张了。

见程处默老大不情愿的样子,李震抽了抽鼻子:“虫子,俺们这都按照一定的套路折腾了两个月了,也该换换套路了吧?”

长孙冲嘴角微微翘起,对两人勾勾手指,待两人都凑过来,这才压着声音神秘的说道:“上次我出海的时候,曾派了一个小队出去,两条小船。”

“为啥?”程处默纳闷的问道:“一个小队就十来个人,能顶什么用处。”

“用处大了。”长孙冲抬头向四周看了看,发现没有什么碍眼的人物,这才继续说道:“他们的任务就是混进百济人中间,探查百济人出海的规律,顺带着看看有没有什么大型商队借着我们巡逻的间隙进入百济。”

李震一听就明白了长孙冲的想法,一拍大腿:“高,高啊。哎你说我怎么就没想到这一点呢,若是早点安排,说不定又能干一票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