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六九章 ?去吐谷浑的人选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25:23
A+ A- 关灯 听书

“哎呦,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啊,殿下!”

对于李承乾的讨要润笔费的要求,李昊表示出了由衷的赞赏:“可是提字什么的属于文化人的事情,这个怎么能跟钱挂勾呢,俗,忒俗,要是被人知道了,还不得跟陛下那儿弹劾你。”

李承乾:“……”

合着就你能厚着脸皮跟老子伸手,老子若是跟你要钱就是俗人了呗。

“李德謇,算是本宫求你,你可当个人吧!”

李承乾悲愤欲绝的表情落在李昊眼中,心情大好,打了个哈哈道:“那成吧,你说顶帐就顶帐好了。不过话说回来,这事儿对外你可不能说一文钱没花,若是有人问起,必须咬死了五千贯,否则咱这生意可就没下次了。”

李承乾并未直接否定李昊的提议,哼了一声道:“你个守财奴,以前我怎么没看出来你如此贪财。”

“那是因为殿下您缺少一双善于观察的眼睛。”

又逗了一会儿嘴,表达了一下数月未见的离别之情,话题终于又回到正轨,李承乾正色道:“玄奘的事情你想怎么解决?此事已经过了这么长时间,那大和尚是不是活着我们都不知道,若是死了,或者此时根本不在吐谷浑人手里,要怎么办。”

说到不让人省心的大和尚,李昊眉头不由皱了起来。

李二说通关文牒是三个月前送回来的,但到底是三个月前被带出吐谷浑还是三个月前就送进了皇宫呢?这前前后后可是差了好几个月,鬼知道那和尚能不能活那么久。

另外就是大和尚到底在什么地方的问题,就像李承乾刚刚说的,万一大和尚死了,又或者通关文牒是被他半路遗失的呢?

“唉,人手不够啊。”李昊忽然叹了口气。

“怎么讲?”李承乾精神一振。

李昊并没有急着回答,只是坐在一旁发呆,手指轻扣桌面,隔了好一会儿方道:“此事说来还真有些棘手,首先一点就是陛下并不打算对吐谷浑用兵,也就是说,就算我们可以确定那大和尚没死,人还在吐谷浑,也很难出兵把人抢回来。”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凝神静气的李承乾本以为李昊会发表一些有建设性的意见,结果听了半天竟然是这个,当下郁闷道:“这还用你说,傻子都知道朝庭不可能为了一个和尚派兵去吐谷浑。”

“殿下稍安勿躁,我话还没有说完呢。”李昊押了一口温热的茶水,不紧不慢道:“我认为,眼下想要解决这件事情办法只有一个,那就是派一能说会道又武力超群之人与吐谷浑交涉,活要见人死要见尸,逼着吐谷浑把人给交出来。”

李承乾脸色变了变:“这怎么可能,万一事情不是吐谷浑做的,岂不是冤枉了好人。”

李昊撇撇嘴:“便是冤枉了他又如何?携这次大胜突厥之威,我就不信吐谷浑敢说从牙缝里蹦出半个不字。”

李承乾道:“可人不在吐谷浑又当如何,你就是逼死伏允,他也变不出一个大活人啊。”

伏允,吐谷浑国主,曾经被隋炀帝击败,远走西域。

隋炀帝便在吐谷浑的地盘上设立四处郡县,奈何当地土地过于贫瘠,气候条件又极差,故而四处郡县能被隋朝统治的只有一处。

而后隋朝内乱暴发,远走西域的伏允又乘势而起,用了几年时间不仅把原来吐谷浑的土地收了回去,还将隋朝的河右啃下来一块,变成了吐谷浑的地盘。

自此以后,伏允便膨胀了,一而再,再而三的袭扰大唐边境,直到贞观十年,才被老头子追杀到穷路末路,自尽而亡,这就是李昊对伏允的全部了解。

换句话说,这伏允就是块牛皮糖,属于那种有便宜就占,看着要吃亏了掉头就跑的类型。

对于这样的人,来软的屁用没有,弄不好还会惹一身骚。

总结了一下伏允的性格,李昊嗤声道:“便不是他干的又能如何,以咱们现在的实力说是他就是他,不是也是,至于他怎么交人跟咱们有什么关系,那是他的事情。”

这回李承乾算是听懂了李昊的意思,呵呵笑道:“遇到你伏允可真是倒了大霉了,这黑锅背的,呵呵……。”

李昊一摊手:“没办法,谁让东西是在吐谷浑发现的呢,咱们不找他找谁。”

李承乾点点头:“好吧,这个主意不错,但人选呢,你打算派谁过去。”

说到人选,李昊懊恼的挠挠头,终于体会到了一把千军易得,一将难求的痛苦。

办法有了,可是执行人选谁呢?

老家伙们是不用想了,不是没能力,而是调不动。

年轻一代,要不就是读书读傻了的书呆子,要么就是徒逞口舌之利的‘赵括’。

当然,年轻一代能打的不是没有,席君买、纥干承基、铁柱武力值都在90+往上,可问题是这几头兽武力值虽然不错,但智商不在线,你让他们去砍人那指定没问题,千把百的不在话下,至于去谈判那是别想了,谈字怎么写来着?

要是时间再往后拖几年就好了,到那个时候,像什么一人灭一国的王玄策,三箭定天山的薛……。

诶,薛人贵?没让错的话这家伙应该是大器晚成,从军的时候都好几十岁了。

‘啪’,李昊一巴掌拍在桌上,吓了李承乾一跳:“你干什么!一惊一乍的。”

李昊嘿嘿一笑道:“有人选了,殿下听说过薛礼薛人贵没有?”

“薛什么贵?”李承乾还在惊魂未定的状态,根本没听清李昊说的是什么。

李昊一字一顿道:“薛……人……贵。”

李承乾想了想,果断摇头:“没听说过。”

“没听说过就对了。”李昊晒然一笑,语气轻松道:“薛礼薛人贵,绛州龙门人氏,北魏河东王薛安都六世孙,每餐斗米,熟读兵书,勇力过人,战场之上有万夫不挡之勇。”

李承乾惊道:“这么能吃,这人脖子下面都是肚子吧?”

李昊无力抚额,能吃不是重点好么,重点是万夫不挡之勇和熟读兵书,若是能把此人拉来,去吐谷浑的人选就有了。

至于年龄……,在古代年龄从来都不是问题,甘罗十二岁都当丞相了,薛人贵此时怎么也有十七、八,已经是个成熟的工具人了。

摆摆手,示意李承乾不必在意细节:“能吃不是重点,重点是此人有勇有谋,正是派去吐谷浑的最佳人选。”

“你说行就行呗,本宫等你好消息。”出于信任,李承乾并没问李昊是如何知道薛人贵这个人的。

对于李昊选人的能力,他有着深切体会,先有铁柱,后有席君买,这两个当初被所有人当成李昊随从的家伙在这次的北伐中大放异彩。尤其那个席君买,竟然把突厥大将阿史那社尔给生擒了,这足以说明李昊看人的眼光有多么独到。

敲定了人选的事情,李承乾又与李昊聊了一会儿漠北的事情便回宫去处理展销会的事情去了,相比于解救大唐和尚,李二交给他的任务才是最重要的。

而李昊则是带着刚刚赶回来的铁柱离开东市,直接回家。

从漠北赶回来虽然走的并不甚急,可一路颠簸下来终是不那么舒服,眼下大事基本解决了,休息便成了重中之重。

在回家的路上,李昊隔着马车的窗子与铁柱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柱子,少爷我什么时候才能喝上你的喜酒啊?”

铁柱大步跟在马车边上,速度一点不慢,憨憨答道:“少爷你搞错了,俺已经成过亲了。”

李昊顿时满头黑线:“想哪儿去了,还想再娶一房小妾咋地,信不信我回头就告诉兰铃。”

铁柱显然也是个妻管严,当场脸色就变了,急忙解释道:“没,俺没那心思!少爷您就饶了俺吧,千万别跟兰铃说。”

“没出息的东西,男子汉大丈夫,三妻四妾怎么了,这次凭你在漠北立的功劳,就算不能捞个爵位,官升一级那也是肯定的。”李昊没好气的数落着铁柱,好像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前后两句话截然相反的意思。

铁柱被他说的整个人都是懵的,一时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李昊见状不由哈哈大笑:“哈哈……,好了,不逗你了。刚刚少爷问你的是啥时候生姓,这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你这年纪也老大不小了,是该要个娃了。”

“呃……”铁柱见说,一张黑脸瞬间涨的通红,吱唔了一会儿才吭哧瘪肚说道:“走,走之前兰铃就已经有了身孕,再有两、三个月怕是要临盆了。”

“我靠,这么大事儿你不早跟我说!”李昊一下坐直了身子,盯着铁柱道:“放着怀孕的老婆在家里守空房,你跟着我跑去漠北。哎我说你到底是咋想的,这要是在漠北出点什么事,你让我怎么跟兰铃交待。”

“少爷不用跟兰铃交待什么,这次出征之前俺们已经商量好了,俺们的一切都是少爷您给的,俺怎么可能在少爷最需要俺的时候不在您身边,便是俺想,兰铃出不会答应。”